章節目錄 第239章 敞開心扉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9章 敞開心扉

    冷爵梟的話讓林語嫣抬眸望向他,整顆心因為他的話而熱烈的跳動起來。

    快的讓她一手按住心口,林語嫣感覺到她的臉頰再一次紅了,他的話就像一種強烈的迷藥讓她有些暈乎乎的……

    她忍不住的問道:“你還在等她嗎?”

    冷爵梟沒有看她,卻斬釘截鐵的說道:“我會等她一輩子。”

    我會等她一輩子。

    簡簡單單七個字,讓林語嫣的心就像飛上了夜空,夜空中綻放了五彩絢爛的煙花,即便稍縱即逝,但足以銘記一生。

    他的話讓她很感動。

    真的很感動。

    即便他現在已經擁有了王佳倩。

    可冷爵梟能夠在他的心中依舊保留一個位置給她,林語嫣淚目了,她真的知足了。

    也不枉費她曾經愛過他。

    現在對他的愛,她已經不敢再承認了。

    那就是一種禁忌的愛,只能是被她狠心的鎖進小黑屋慢慢腐爛。

    “東方晴,你說語嫣還活著嗎?你說她現在在哪里?她是不是已經忘了亞撒,也忘了我?”突然傷感起來的冷爵梟對坐著輪椅上的女人敞開了心房。

    而此刻和他在同一間病房里的林語嫣不禁覺得好笑,他在問她,她真的感覺好詭異有種超現實的感覺。

    道出真相的話在她嘴巴里徘徊了幾次,最終還是咽了回去。

    沒有了她,冷爵梟不也是活的好好的嗎?

    就算此刻他在思念她,但她已經不是過去的林語嫣了。

    哪怕冷爵梟能夠接受她現在的樣子,那王佳倩要怎么辦呢?王佳倩肚子里的孩子要怎么辦?

    難道讓冷爵梟跟王佳倩離婚,讓王佳倩獨自撫養那未出生的孩子,讓王佳倩和那孩子與冷爵梟有一輩子的羈絆?

    而她還需要永遠笑臉相迎?

    林語嫣苦澀無聲的笑了,她辦不到,她沒有那么偉大。

    都說愛情是自私的,她辦不到和王佳倩去爭搶冷爵梟,但她也辦不到和王佳倩去分享冷爵梟。

    其實她回來的最終目的就是想讓亞撒接受她,讓家人接受她,至于愛情和婚姻,她真的不再奢望了。

    女人也不一定要愛情和婚姻,有事業和金錢也可以很幸福,就算不能很幸福至少可以實現經濟自由,那快樂也會隨之而來。

    “東方晴,你說話呀,你啞巴了?”此刻的冷爵梟像個孩子,有一點孤寂的可憐,還有一點點可笑的無賴。

    林語嫣壓了壓心中的思緒,她問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問題:“冷爵梟,如果林語嫣有一天回來了,你會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她就是我女人,是我兒子亞撒的母親,只要她一回來我就娶她為妻,一輩子牢牢拴住她,讓她再也離不開我。”冷爵梟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他微微有些驚詫,他居然對東方晴說出了從未對別人說過的話。

    轉念一想,他都可以錯把她當成林語嫣,說這些話也不足為奇了。

    “那王佳倩呢?她和你們的孩子怎么辦?”林語嫣故作輕松的問道。

    冷爵梟慢慢坐起身,他的情緒已經變的平穩放松,但他的眼神認真而又肯定:“我會一輩子好好照顧佳倩和她的孩子。”

    林語嫣心下一沉,果然和她預料的一樣,如果冷爵梟真的接受了她,王佳倩必然會是犧牲的那一個。

    而她只顧著感受著這些無奈的抉擇,卻忽略了冷爵梟言語中的用詞,他說了‘她的孩子’,而不是說‘我們的孩子’。

    冷爵梟望著沉默不語安靜沉寂的林語嫣,他再次問道:“東方晴,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她沒有看他,平靜道:“你說。”

    “佟瑤上次在我的辦公室說,你打她的那一巴掌將她的臉劃傷了,我看你的手指甲剪得很短,手上也沒有佩戴任何首飾,所以我覺得有些好奇,你是怎么劃傷她的臉的?”

    其實在問的時候,冷爵梟已經相信佟瑤是在撒謊,看到林語嫣臉上的劃傷,他就覺得佟瑤這個女人其實頗有一些小心機。

    林語嫣在聽到他的話后抬眸笑道:“她還真是個好演員,給自己加那么多戲?讓我猜猜,她去向你告狀時還哭的一臉委屈是不是?”

    冷爵梟的眉宇間有絲欣賞:“你很了解她。”

    林語嫣揮揮手:“不是了解她,而是我了解這種人。我真是為林語嫣覺得不值,佟瑤明明有著和林語嫣一樣的臉,兩人的脾氣心思卻是南轅北轍,林語嫣有這種親妹妹真是無奈啊……”

    奈何出自同一父母,同一娘胎,林語嫣眼底的那抹嘲諷不經意間就流露了出來,在冷爵梟面前不再隱藏了。

    冷爵梟眸色一轉接著問道:“這次她仗著亞撒出事的事情去醫院打了你?”

    林語嫣此刻也不想裝傻了,她直言不諱道:“對,她說我是狐貍精,勾引你還勾引她老公蕭毅然,她說亞撒要是有事就找我算賬,我真是托亞撒的福,我的命算是保住了……”

    她的夸張調侃讓冷爵梟的心間泛起一絲愉悅,他順勢接話道:“有我在,她不敢拿你怎么樣。”

    林語嫣江湖氣的兩手一拱道:“那就先謝過冷總了!”

    她這無心的舉動讓冷爵梟的面色一僵,他清楚明白的記得當年在馬爾代夫度假時,林語嫣在和他的一次談話中說過一模一樣的話!

    就連她的動作都如出一轍……

    冷爵梟心中的疑問真是大到自己快撐不下了,他擰著眉心問道:“有沒有人和你說過,你和語嫣真的很像。”

    她一指自己的臉笑的豪爽:“我倆長的像?拜托,我現在的臉和林語嫣哪里還有半分相似,早他媽完全是兩張臉了……”

    最后一句話順嘴這么一說出,林語嫣心驚不已,她抬眸盯著冷爵梟的眼睛,而他的黑眸此刻正一瞬不瞬的注視著她,黑眸有些閃動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氣氛突然變的有些緊張和壓抑,就在林語嫣打算講個笑話緩解一下氣氛時,病房門被兩個男人同時推了進來。

    一個矮小的身體頓時跑了進來,本來跑向冷爵梟方向的亞撒在看到林語嫣的存在后,令在場三個男人都驚訝的亞撒已經轉頭跑向林語嫣了。

    這樣的驚喜讓林語嫣瞬間張開雙臂激動的喊出聲:“亞撒……”

    “晴老師!”亞撒沖進林語嫣的懷里,沖勁太大讓她皺眉。

    她這一喊疼,亞撒立刻抬頭望著她,從她的懷里掙脫出來:“晴老師,你怎么啦?”

    林語嫣強忍著笑的勉強:“沒事,老師沒事……”

    冷爵梟滿眼吃醋望著自己兒子抱著林語嫣,但心里又有些心疼她,他知道她身上的傷肯定是之前佟瑤打了她的緣故。

    站在門口的冷云長和冷思辰已經走進了病房,冷云長已經走到冷爵梟面前詢問他的傷勢。

    而冷思辰在看到林語嫣的一瞬間,他的黑眸再也沒有移動過半分。

    沒想到,這么快又見了她……

    他嘴角自然揚起的一絲弧度和眼中的那層深意,讓坐著的冷爵梟盡收眼底。

    冷思辰居然也認識東方晴……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