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0章 同住病房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0章 同住病房

    林語嫣摸著亞撒的頭發,滿眼溫柔,心里早已經軟的一塌糊涂。

    她閃著淚光輕聲的問道:“亞撒,告訴老師,你當時被關在那間屋子里怕不怕?”

    亞撒起初點點頭,然后又搖搖頭說道:“爸爸以前也派叔叔阿姨關過我,所以我不是很害怕,不過當時就是有點餓,那群壞人也不給我們吃飯喝水。”

    林語嫣聽到后掉下淚來,她非常心疼兒子哽咽道:“真是委屈你了孩子,都是老師不好,如果不是老師受傷你也不會想著來看我……”

    亞撒乖巧的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擦林語嫣的眼淚,他微笑道:“晴老師,你不要哭,亞撒看著難受。你看我都沒事,其實潘嬸和楊伯伯當時帶我走的時候就告訴了我,說他們真的沒辦法需要帶我去救姐姐和哥哥……不過姐姐和哥哥沒有救出來……”

    這會兒換成亞撒哭了,林語嫣心疼的將兒子抱進懷里,一個勁的重復道:“不是你的錯!亞撒,你要記住不是你的錯……”

    她真的不忍心讓亞撒背上良心債,無論如何,潘嫂女兒的死和老楊兒子的死都算不到亞撒一個六歲多孩子的頭上。

    這一切都是歹徒的錯!是這些邪惡的靈魂破壞了世界美好的平衡。

    亞撒在林語嫣的懷抱里漸漸平復了心情,他抬眸閃著淚眼說的有些稚氣:“晴老師,我總感覺到你有媽媽的味道……”

    不管是有心還是無心,這話讓林語嫣驚喜的再次將他抱進懷里,她忍不住的說道:“亞撒,如果你愿意以后我就是你的媽媽……”

    亞撒天真的問道:“真的嗎?那我又多一個媽媽了!不過我要問問爸爸的意見。”

    林語嫣和亞撒的話讓其他三個男人都聽見了,這會兒亞撒轉身一望向冷爵梟,他就問道:“爸爸,我可以叫晴老師……”

    冷爵梟黑著臉依舊在醋頭上,他的聲音有點冷:“你這個小沒良心的,你晴老師現在是你最重要的人了?可憐你爸爸受傷了也沒人理……”

    亞撒一臉恍然大悟后的愧疚感,他屁顛顛的趕緊跑過去,冷云長順手將他抱起放到了冷爵梟的身邊。

    亞撒抱著冷爵梟的左手臂賣萌道:“爸爸,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剛才看到晴老師坐在輪椅上好可憐,她都沒地方可以躺,爸爸卻躺的那么舒服……”

    冷爵梟心塞不已,敢情他躺著還有錯了?

    他忽然看向林語嫣的輪椅,轉眼就對站在不遠處的冷思辰說道:“思辰,你幫我跟清寒說一聲,在我的病房加個位子,讓晴老師轉院住在這里吧。”

    冷思辰的眉宇間有絲疑惑,但他不動聲色道:“好,我現在就去跟清寒說。”

    不管怎么說,讓她住在這家醫院,那么他可以借由看冷爵梟的名義也能看到她了……

    誰也沒有看到冷思辰在轉身的那一瞬間臉上是愉悅的表情。

    冷爵梟的擅作主張讓林語嫣已經回神,她立刻道:“冷先生,住同一間病房有點不合適吧……我還是回我的第一人民醫院住就行了。”

    她的話并未讓冷爵梟第一時間去回答,他看了亞撒一眼,亞撒聰明的小腦瓜馬上說道:“晴老師,你為什么不愿意住在這里?這幾天你住在這里的話,你就可以經常看到我和爸爸了!”

    林語嫣的心里閃過一陣嫌棄,兒子,看到你媽媽是一萬個愿意,但你那神經病老爸就算了吧……

    見她一時沒反應,亞撒快速回頭一臉邀功的眼神:“爸爸,晴老師沒意見!謝謝爸爸讓晴老師住在這里,我就可以不用兩頭跑啦!”

    林語嫣親眼看到平安歸來的兒子,再看到兒子坐在冷爵梟腿上滿滿邀功和討好他的語氣,她真是感慨萬千。

    幸好兒子沒事!

    幸好兒子精神狀態這么好,沒有什么后遺癥!

    她的眼淚又忍不住的滑落,她的情緒全部在冷爵梟有意無意的眼神中放進心里,他輕輕拍了拍兒子的后背道:“下去吧,你晴老師更需要你的安慰,爸爸沒事……”

    “至于你的請求,爸爸同意了,但媽媽的前面必須加一個‘晴’字,因為媽媽這個稱謂只能留給你的親生母親。”

    這是原則問題,冷爵梟從始至終都堅持著。

    林語嫣親耳聽到原來‘媽媽’這個詞語只有她才有資格擁有,她對冷爵梟心生感激。

    她感動的說道:“謝謝冷先生,也謝謝冷先生當初對亞撒的模擬訓練,看到他心態這么好,真的讓我太高興了……”

    冷爵梟的黑眸里閃過一絲濃烈的情愫,但在他垂眸的一瞬間被壓進了心底。

    他單手將亞撒放到了地上,拍了下他穿背帶褲的后背:“去和你晴媽媽聊天吧。”

    亞撒抱著他的手臂甜甜的說了一句:“爸爸,我愛你。”

    冷爵梟的眼眸里全是滿滿的幸福感,他當著二叔和林語嫣的面說不出這么煽情的話,他改說成了一句法語我愛你,為的只是回應兒子的愛。

    亞撒嘿嘿一笑,一蹦一跳的回到了林語嫣的身邊。

    全程幾乎沒怎么說話的冷云長驚訝于亞撒的變化,他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他轉頭望向自己的侄子冷爵梟帶著詢問的眼神。

    而冷爵梟沒有說什么,嘴角帶著一絲笑意望著林語嫣。

    冷云長欣慰的點點頭明白了原因。

    難怪在回市里的路上,亞撒一直說他要盡快回來,說晴老師一定很擔心他,還說自己一定要勇敢要像個男子漢,絕對不能哭。

    亞撒的重大改變,讓一路上陪同的冷云長和冷思辰都很震驚,難道亞撒最想念的人不該是爸爸冷爵梟或者爺爺冷祁山嗎?或者外婆王彩霞也行啊!

    但佳倩媽媽和小姨佟瑤,亞撒甚至都沒有提到過一句。

    ……

    一小時后,冷云長和冷思辰已經離開了病房,包括親自來送餐的冷祁山,在見到乖孫子亞撒后就直接帶走了。

    不過是在亞撒陪同冷爵梟和林語嫣一起吃過飯的情況下,讓亞撒回別墅是冷爵梟的意思,畢竟亞撒還小一整晚待在醫院也不好,還是回別墅更能睡好覺。

    別墅里也有亞撒一切想要的東西。

    林語嫣也希望亞撒回去住,不忍心兒子窩在這里和他們擠在一間病房,在別墅里等待亞撒回去的王佳倩早已經盼望很久。

    因為王佳倩懷孕的原因,冷爵梟沒讓她在醫院里多待。

    而佟瑤早在冷爵梟剛推出手術室后就已經來看過了。

    此刻,病房里終于徹底安靜了,燈光也被冷爵梟調暗了。

    林語嫣為了能夠再次在第二天見到兒子亞撒,她就同意住下了。

    雖然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但兩個都是病人也想歪不到哪去了。

    白景瑞和東方晴本來要來醫院看林語嫣,被林語嫣直接撒了個小謊說還要接著睡覺,希望他們不要來打擾她,他們就妥協不敢來了。

    冷爵梟手里拿著一份報紙,偷偷望著對面的女人,他低沉的嗓音輕飄飄的說了一句:“保護亞撒的特種兵保鏢我已經讓他們重新歸位了,前兩年撤掉是因為亞撒苦苦求我,我才撤掉的,通過這次的教訓讓我明白,不能由著孩子。”

    林語嫣正在發短信,聽到他說的立刻抬頭接話:“你知道就好!你是他爸,就要時刻保證他的安危!”

    她這不經意間流露出的霸氣,讓冷爵梟頓時擰眉笑道:“東方晴,有時候我真有點分不清,到底誰是你老板?”

    林語嫣剛剛在手機里承諾了編輯,她說會恢復畫漫畫,她收起手機坐起身一臉嚴肅道:“冷爵梟,我的老板只有一個!那就是我自己!你嘛……頂多算個學生家長。”

    冷爵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