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5章 心和靈魂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5章 心和靈魂

    王彩霞親眼看到自己最疼愛的女兒換了一副全新的面孔,就算她沒看到整容的全過程,但她還是在新聞上見過燒傷毀容臉的,光只是想象就像是在挖她的心喝她的血啊……

    她的語嫣太苦了……

    而她作為親媽卻不能代替她受這些折磨。

    王彩霞心痛的無法自拔,心里的愧疚感讓她不知道要怎么樣才能彌補自己的女兒,唯有將她所有的積蓄拿出來交給林語嫣,減輕點心中小小的罪惡感。

    林語嫣望著自己的母親跪在地方,她的整顆心沉重的喘不過起來:“媽,你趕快起來,你這是在折我的壽啊!”

    父母跪孩子,哪有這種天理!

    她的話一到王彩霞的耳朵里,王彩霞驚的瞬間爬起來,她趕緊沖到觀世音的佛前再次跪在墊子上不斷跪拜:“觀世音娘娘,請您一定不要怪罪我們家語嫣,剛才是我自己要跪的……請一定保證我們家語嫣大富大貴長命百歲……”

    林語嫣望著這大喜大悲的母親,心里無奈感慨萬千,她忽然覺得太陽穴隱隱作疼。

    畢竟她們是母女倆,血濃于水!

    七年不相見,心里的起起伏伏是可以理解的,可見到母親反應這么強烈,林語嫣的心里還是很難受。

    這種難受,她不知道該如何去為母親化解。

    她望著不斷在扣頭的母親背影,仿佛感覺到她一下子老了十幾歲……

    林語嫣幾次調整了她的情緒,最終很平靜的說出口:“媽,你現在應該可以明白,為什么我在一開始沒有和你相認了。我就怕這樣的場景出現!媽,你能不能不要這樣對我,你現在這樣讓我壓力變的好大,讓我覺得我就不該回來……”

    她的話讓王彩霞跪拜的身形頓時僵住了,她轉頭望向林語嫣很快站起身走了過來。

    王彩霞滿眼惶恐的坐到林語嫣的身邊,她擦了擦眼角的淚痕,小心翼翼的問道:“媽嚇到你了?”

    林語嫣點點頭沒說話。

    “對不起!語嫣,是媽不好,媽這是太激動了……”

    “媽,我知道我的這張臉可能你一時還看不習慣,真的很抱歉,我無法帶著過去的那張臉回來見你,我也不想的……”林語嫣一臉頹喪的靠坐在椅子上,不知道還能說什么。

    王彩霞意識到她主觀上的情感帶給女兒精神壓力了,她不知所措的想了半天最后說道:“原諒媽,媽錯了!語嫣,你告訴媽,媽該怎么辦?”

    林語嫣忽然站起了身:“也許我還是先回去吧,等你哪天心情平靜些了,我們再聊吧。”

    她不是看不到,每次王彩霞看她時的眼神里都帶著萬分的心疼和隱隱的不習慣,那種下意識逃避的眼神讓林語嫣的心一針針的被刺痛。

    她是母親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身體發膚受之父母,如今她的臉完全變了,親生母親又怎么樣,也還是會一時半兒看不習慣。

    王彩霞是她的媽媽,不像那些沒有血緣關系的男人,也許還真的只有親媽挺在乎女兒過去的容貌。

    畢竟林語嫣那張臉在王彩霞眼中看了整整二十五年啊!

    對于男人而言,林語嫣的新面孔很完美很漂亮,視覺上依舊是一種享受的盛宴,哪里比得上自己父母看孩子時的那種復雜心情。

    林語嫣剛走到門口,王彩霞喊道:“語嫣你別走,媽……會看習慣你的那張臉的,給媽一點時間好嗎?”

    親耳聽到母親講了心里話,林語嫣反倒感覺更舒坦些了,她轉身再次走回到椅子上坐下,雙手搭在王彩霞的手上說的平靜:“媽,別急,慢慢來,我自己也適應了一段時間。”

    王彩霞壓抑著內心的痛楚,可淚水就是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伸出手微微顫抖的摸到林語嫣的臉上。

    “整容的時候疼嗎?”明知道答案,可當媽的還是會忍不住的問。

    林語嫣微微一笑,這一笑像是經歷千帆過后的淡定從容:“疼的時候都過去了,當時覺得活不下去,現在回頭一想其實也沒有那么遭,至少我還能自信的走到大街上去。”

    王彩霞心里一揪,鼻子狠狠一酸,雙手顫抖的抱住女兒,好像此刻的林語嫣回到了小時候,作為母親的她多么想代替女兒承受那些所有的傷痛。

    母女倆就這樣緊緊的抱在一起,再也沒有說那些讓彼此會難受的話。

    ……

    身在別墅書房的里的冷爵梟,坐在輪椅上已經枯坐了整整三個小時,他一言不發,他用心感受著像是陪在林語嫣的身邊。

    又過了半小時后,冷爵梟打開抽屜,從信封里抽出一張他和林語嫣的合照。

    他盯著照片里笑的一臉燦爛的女人,但他看到的好像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的心和靈魂。

    修長的男人手指輕拂過照片中的她,冷爵梟滿心情殤,眼底是壓抑的極致無奈,一滴熱淚滴在了林語嫣的臉上,他擦去淚痕,彩色照相紙有了變化,頃刻間有種老照片的塵封感。

    “語嫣,如果你的臉真是無法替代,佟瑤怎么可能會嫁給蕭毅然呢?她早就成我妻子了……”

    他一向強勢霸道,只要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有什么會得不到?

    如果說他和林語嫣在一開始是以一夜情相識,后以要挾捆綁著她,到最后止于愛情,他是心甘情愿走進了這座愛情的牢籠。

    就算當年是熱戀中彼此心生歡喜,可林語嫣失蹤整整七年,他一個有正常需求的男人從未找過任何一個替代品,如果這還不能用真愛來解釋,他也不懂什么才是真愛了。

    他將照片再次放進抽屜里。

    冷爵梟從辦公桌上拿起自己的手機,打開屏幕想給林語嫣發短信,那被他背的滾瓜爛熟的手機號碼直接被輸入收件人框里。

    他在短信內容里輸入了三個字:我想你。

    而這樣一模一樣的短信,冷爵梟連續給林語嫣發了九十九次,每一次都是一次次親手打的字。

    ……

    一小時后,林語嫣和母親王彩霞吃晚飯之前,林語嫣看了下手機,當她看到短信里九十九條信息時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的手機中病毒了。

    畢竟如今大家都用微信了,誰還沒事發短信啊。

    她點開一看就被冷爵梟的那句‘我想你’刷屏了……

    林語嫣的大腦頃刻間一片空白,她的心跳就像有十幾顆心臟同時在跳動,將她腦中所有的理智攪亂成了一團漿糊。

    臉頰燒的通紅,她甚至有整整十分鐘的時間不能冷靜的思考。

    直到母親王彩霞來她的房間叫她吃飯,林語嫣才回神找回些理智,她對冷爵梟發的短信終于有了反應。

    她將他的所有短信給一鍵刪完了。

    等了半天也沒有得到回應的冷爵梟在吃晚飯時經常陷入神游,就連兒子亞撒都看出他的反常,亞撒嘴里吃著一塊嫩牛肉隨意問道:“爸爸,你怎么了?在想誰呢?”

    冷爵梟低頭望向自己的兒子,他認真道:“在想你媽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