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8章 殘忍玩笑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8章 殘忍玩笑

    林語嫣低著頭不敢看他,她心生煩躁,為什么面對他的那副表情就不敢反抗他呢!

    此刻的她腦子里全是過去的那些回憶,心亂不已。

    想起前幾天王佳倩對她的警告,她努力平復了下心情正兒八經道:“亞撒爸爸,希望你和我保持距離,你是有妻子的人……”

    林語嫣的逃避讓冷爵梟心生怒氣:“你到底在說什么?誰是我妻子?你說王佳倩嗎?”

    她抬頭看他:“難道不是嗎?你太太警告過我讓我當好繪畫老師,別對你有非分之想。”

    冷爵梟心頭一驚,王佳倩什么時候管他的事情這么寬?

    他寒著眼說道:“我很討厭別人懷疑我,因為是你,我會再對你解釋一次。我那天在醫院跟你說過,王佳倩只是我的好朋友,我和她沒有夫妻關系,我不知道她為什么要警告你,你完全不用理會她。”

    林語嫣的心隨著他的解釋有了一絲釋懷,她壓著心頭的喜悅假裝問的很平靜:“真的?”

    冷爵梟深呼吸一口氣說道:“真的!”

    “好,那我相信你了。你……讓開,我想回去了。”林語嫣垂眸不再看他,這樣曖昧的氣氛下,她的身體都開始不受控制的有些燥熱起來。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什么時候搬進別墅?”他的語氣有點咄咄逼人。

    林語嫣瞬間有絲反感:“我說了會考慮……”

    冷爵梟望著這個一直還在演戲的女人,他忽然有種身體被掏空的感覺,忽然就感覺沒有那么多耐心繼續陪她耗下去。

    “明天就搬進來吧,我會派人去幫你搬行李,你一直住在白景瑞那不方便,就不怕記者亂寫緋聞嗎?”

    她笑的有點無所謂:“沒事,這里小區保密措施挺好,一般人進不了這別墅小區,狗仔隊輕易混不進來……”

    冷爵梟兩手捏住了她的雙肩,他的黑眸透出一絲傷,語氣帶著濃濃的酸味:“你和他一直住在一起,你就不在乎我心里難不難受?”

    她詫異道:“亞撒爸爸,我只是亞撒的繪畫老師……”

    一聽她的話,讓冷爵梟頓時抓狂道:“你這個可惡的女人,你是想把我逼瘋嗎?”

    林語嫣驚異的望著他,還不等她說什么,他一手托著她的后腦,另一手緊緊攬過她的腰肢,他帶著怒氣將唇覆在了她的雙唇上……

    起初她還反抗,可冷爵梟兇猛而又霸道,等了整整七年,大有一種想生吞了她的念頭。

    她漸漸沉淪了,想推開他的手最后無力的垂落,冷爵梟用力親著這個讓他又愛又恨的女人。

    那無盡的思念都全部化在他和她的唇齒之間,她回來了,卻始終當著他的面扮演著東方晴的角色,這一點想起來就讓他氣得不輕。

    被人當面耍的滋味終究是不好受的,沒有人會喜歡這種感覺。

    更別說驕傲的冷爵梟了。

    氣到心頭時,他本能的狠狠咬了她一口,本來還沉醉其中的林語嫣痛的神經一跳,她大力推開了他。

    冷爵梟的雙唇離開了,他的嘴唇上沾著她的鮮血,黑眸一瞬不瞬正盯著她,就好像要一口吃了她的野獸。

    林語嫣微微蹙眉,嘴唇上是火辣辣的刺痛感,那鮮血流到了下巴處,她抬手擦了下,當她看到手指上的鮮血時,她張嘴就罵:“靠!冷爵梟,你他媽的真是屬狗的!你為什么咬我?”

    她真想給自己一耳光,為嘛要和亂咬人的男人親在一起……

    一定是這里的所有家具勾起她心底某些不該有的回憶!

    他的眼神刺骨而又傷痕累累,冷爵梟壓抑著情緒問的低沉:“你打算什么時候搬進別墅?”

    林語嫣瞬間煩躁的吼道:“不搬!我走了!”

    見她要離開,他的雙手抓住她的手臂將她繼續按在墻上,他滿臉情殤:“你打算玩到什么時候?”

    她抬眸直視他的雙目:“你什么意思?我聽不明白!”

    冷爵梟的眼眶瞬間紅了,他望了她很久,心痛到無法呼吸。

    忽然間,他放棄了。

    他不想再當一個裝傻的男人,他和她錯過的時光還不夠嗎?

    在心中積壓許久的情感徹底爆發了!

    冷爵梟一臉寒意的說道:“我知道我當年騙了你是我不對!我不該和歐陽蘭蘭結婚,早知道會失去你整整七年,我就算是看著爺爺一頭撞死也不該答應他的請求!”

    他的話讓她震驚當場,她的身體僵住了一動也不動。

    林語嫣眼中快速交錯的情感極其復雜,一瞬間吃驚的不知道說什么。

    他望著她眼底所有的情緒直面現實,冷爵梟那張完美男人臉上是從未有過的坦蕩和認真,他低沉的嗓音平靜的說出一句話:“我已經知道了你的身份,語嫣。”

    當親耳聽到他知道真相后,林語嫣的整顆心被欺騙所籠罩,她氣的大力開始掙扎,怒吼道:“你放開我!讓我走!”

    她的反應讓他驚詫,他瞬間放開了她,冷爵梟有些失魂落魄的往后退了兩步,他不可置信的說道:“你生氣了?你是在氣我知道了你的身份?難道你從未想過要與我相認?”

    本來要走的她在聽到那令人心碎的質問后,林語嫣的腳步忽然變的沉重不堪。

    她強迫自己快速冷靜下來,她和他這是怎么了……

    什么時候玩起了互相欺騙?

    面對他的質問,林語嫣壓了壓心中的怒火說了句:“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不再騙你了。你曾經騙過我一次,我現在也騙了你一次,我們之間扯平了!”

    她的身后傳來冷爵梟哭笑不得的問話:“就這樣?”

    林語嫣將腦中的沖動壓了回去,她寒聲道:“是。”

    望著她離開的腳步,冷爵梟忽然感受到頭重腳輕有種昏眩感,整顆心像是被丟進了絞肉機里攪成了一團血沫……

    這就是他和她的重逢?

    “哈哈哈……”他大笑起來,感覺命運給他開了最殘忍的玩笑。

    一個讓他已經不知道什么是活著的玩笑。

    林語嫣疾步離開的腳步最終因一聲破碎的玻璃聲而停下。

    她驀然回首,看到冷爵梟已經一拳將沙發前的玻璃茶幾給打碎了……

    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拳頭上血肉模糊,地面上早已經是一大灘刺目的鮮紅血跡。

    心就在那一瞬間被揪的生疼,行動先于理智已經疾步返回,林語嫣沖著他大聲罵道:“你神經病啊!為什么要傷害自己?”

    聲音里隱隱有絲顫抖,她沒有在意,只是心慌的在四周開始尋找可以止血的東西。

    冷爵梟頹喪不堪的站在原地,隨意掃了眼到處是長口子血痕的手笑了笑:“呵,這點傷算什么?我哪里比的上你過去受過的傷……也許我也該去毀個容,你才會覺得我配的上你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