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4章 閨蜜重逢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4章 閨蜜重逢

    咖啡廳的包廂里,林語嫣已經將這七年的遭遇原原本本告訴了樂悠悠。

    樂悠悠已經用掉了三包紙巾。

    她的眼睛已經腫的跟核桃似的,眼淚還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林語嫣勸說了好幾次也不管用。

    “語嫣,你就讓我痛快的哭吧,知道我為什么要了一間包間嗎?我早猜到了我會哭成狗的……其實昨晚上我看到你的短信時我就哭了,本想昨晚上就見到你,可你手機關機了……”

    林語嫣又遞出一張紙巾,滿眼歉意道:“昨晚我自己一個人喝多了,將短信發出后,我知道會有一些人比較受刺激,我一時沒想好怎么面對你們,就關機了。”

    樂悠悠一直握著她的一只手,兩人的手心早已經握出汗了,但樂悠悠始終不愿意放開。

    “語嫣,昨晚上看到你那條短信時,我一度很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夠資格成為你的好朋友,不然你怎么會不告訴我呢?我一時想不開就打電話給冷思辰了,我一說你的事情,他氣的不輕,說他沒有收到你的短信……呵呵,我突然又覺得我是你的好朋友了,至少我還收到了短信。”

    林語嫣聽著樂悠悠調侃自己的話有些難受,她嘆息道:“悠悠,你該懂我的……”

    “懂!不懂的話我怎么會來見你?后來還是冷思辰開導了我,他的幾句話讓我想通了。”樂悠悠拿起林語嫣手中的紙巾擦了擦臉上的淚痕。

    林語嫣有些遲疑的問出口:“你和冷思辰之間……現在就是朋友關系?”

    樂悠悠勉強笑了聲:“是啊,不然呢?我不后悔追過他,至少我已經試過了,我和他有緣無份,愛情這種東西果然是強扭的瓜不甜……”

    “隨緣吧,我現在和冷爵梟也是,能走到一起我就珍惜,如果不行我也不勉強。”林語嫣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樂悠悠倒是立刻勸道:“你別這樣被動行嗎?冷爵梟他對你的癡情,我們這些年都是有目共睹!你要求別太高了,能有這樣的男人守著你們的愛情至今不變心,已經是可遇不可求了……”

    林語嫣淡定的笑了笑沒說話。

    樂悠悠黑眸微微一瞇搖搖頭:“語嫣,你真和過去不同了……”

    “呵,臉都換了,你說能一樣嗎?”林語嫣自嘲的笑道。

    “你我認識這么久了,對我來說,你的臉變了真沒什么,你的心還是過去的林語嫣。只不過,現在的你美的令人仰視,我不是說你的外貌……當然你的美貌毋容置疑,我的意思是你現在的心態真是我現在所不能及的,你把愛情能夠看的如此透徹,還有什么男人可以傷到了你?”

    樂悠悠眼底閃過一片黯淡,她語帶諷刺道:“不像我,和冷思辰分手后,我至今不敢再談戀愛……雖然追我的人也有不少,可惜我對誰都沒有感覺了,已經不知道什么叫心動……”

    林語嫣望著她的眼睛認真的說道:“相信我,總有一天你會遇到真正對的人。”

    樂悠悠的眼眶紅了,她閃著淚光說道:“希望吧,到時候你一定要參加我的婚禮!”

    “當然,只要我沒死那么早……”

    “呸呸呸!你瞎說什么!明天你必須跟我去靈隱寺還愿,去年我在靈隱寺供了十萬元的香火錢,為你買了一盞燈,愿望已經實現!我對靈隱寺的主持說過,只要愿望實現,我會將那盞燈供奉到我死了為止……”樂悠悠一臉笑意。

    林語嫣扶額無語中。

    良久,她無奈道:“你的錢就這樣白白的燒了……以后的香火錢我供吧。”

    雖然花這種錢聽的好冤枉,但好友畢竟是一番好意為了她,她也只能是支持了。

    樂悠悠大手一揮:“別,老娘有錢!這靈隱寺這么靈,往后我就需要求姻緣了,那香火錢還得我自己供,心誠則靈嘛……”

    “好吧,你說了算。”

    林語嫣一想到晚上回去就住別墅里了,想到冷爵梟對她動手動腳的事情就有點心慌慌,她還沒有心理準備跟他這么快就發生關系……

    她忽然問道:“悠悠,今晚我就住你那吧,反正明天我們要去靈隱寺!”

    樂悠悠自然是求之不得,姐倆好的一起結了賬就去逛街了。

    這樣的閑暇時刻整整七年沒有過了。

    ……

    守在別墅里的冷爵梟將臥室的被罩全部煥然一新,都是自己拿去洗衣房用全自動洗衣機清洗的。

    他將今晚的重逢如同看成了洞房花燭夜那么神圣。

    他甚至將被單都給親手熨燙了……

    這樣的舉動讓冷爵梟別墅里的上下所有人都震驚了。

    亞撒還被冷爵梟勒令今晚八點必須準時睡覺。

    晚飯過后,冷爵梟在書房里開始度小時如年,他每隔五分鐘就要看自己的手機。

    他給林語嫣已經發了一個短信:語嫣,你什么時候回來?多晚我都會等你。

    他理解她和樂悠悠重逢一定會有很多話要聊,但他的底線是林語嫣今晚必須回家住。

    只不過這樣的要求他沒敢在短信里說,他現在就像個小媳婦一樣等著她回來。

    亞撒的房間里有座機,他在睡覺前已經接到了林語嫣的電話,說今晚要住在樂阿姨家里,母子倆愉快交談了十分鐘就掛了。

    亞撒還讓林語嫣玩的開心點。

    林語嫣是真的滿心歡喜的掛了電話,這種被兒子理解已經與兒子無障礙交流的現狀,常常讓林語嫣一想起來就傻笑好幾分鐘。

    幸福的笑啊。

    可憐的冷爵梟等啊等,當時間到了晚上十二點,他的耐心徹底耗盡。

    他立刻拿出手機將電話撥了過去,林語嫣沒有接,他連續打了六次,她一次也沒有接。

    冷爵梟不會知道,此刻的林語嫣和樂悠悠正在一間豪華歌廳嗨歌呢。

    兩姐妹整整七年才相認重逢,有太多的話要聊,有太多的老歌要一起唱了。

    唱到情深處,林語嫣哭了,樂悠悠也哭了。

    林語嫣為自己蹉跎的七年青春而哭泣,樂悠悠為她和冷思辰已逝的愛情而哭泣。

    匆匆七年,物是人非,林語嫣已為人母,樂悠悠至今單身。

    唯一不變的是她們倆的友情。

    通過歲月的洗禮,洗去了鉛華,只留下了金色的回憶。

    就在林語嫣和樂悠悠兩人肩并肩,站在大屏幕前唱陳奕迅的十年時,包廂的門突然被人推開了。

    樂悠悠醉眼微瞇望著走進包廂的男人,她詫異道:“思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