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5章 只能是她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5章 只能是她

    冷思辰穿著一身西裝,手里還拎著公文包,像是剛結束了會議。

    他之前給林語嫣打了三次電話,林語嫣始終未接,然后他就給樂悠悠打,一看樂悠悠的手機定位竟然是在一家歌廳。

    這家歌廳,他很熟悉,曾經還是他帶著樂悠悠來的。

    “你們倆這是久別重逢將其他所有人都撇在一旁了?”冷思辰已經走到沙發前,將公文包往身邊一放。

    樂悠悠已經將歌曲按了暫停鍵,她搖晃著走過去,還算清醒的林語嫣扶著她走向沙發。

    自己剛剛想的發瘋的男人就這樣突然出現了,喝醉酒的樂悠悠不可自控的主動坐到他的身邊。

    她臉頰微醺一臉笑意的問道:“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

    冷思辰面無表情的看了林語嫣一眼,再轉眼看向樂悠悠,他從褲兜里拿出自己的手機晃了下,平靜的說道:“手機定位。”

    當年分手后,他和她的手機定位都對彼此保留著。

    “哈哈哈,對啊,我真傻……”樂悠悠醉醺醺的將頭靠在冷思辰的肩上。

    剛才喝下去不加冰的一整杯威士忌已經上頭了,樂悠悠閉著眼喃喃自語:“思辰,我好想你……”

    她的話讓冷思辰垂眸沒有說話。

    包廂里因為沒有音樂聲一時安靜的令人尷尬,林語嫣想起昨晚沒有將短信發給他的事情有點小小的愧疚,但一想到冷爵梟反正遲早也會跟他說的,她就覺得沒有主動說其實也沒什么。

    可她怎么會猜到此刻的冷思辰的心情極其復雜,那一汪深沉的眼眸被他濃密的睫毛覆蓋了,他的整個身體都是隱隱顫抖的。

    東方晴就是林語嫣……

    而他之前和林語嫣在超市偶遇,她卻裝作成了陌生人。

    他的那只握著手機的手青筋微凸,情緒早已經處在激動中。

    可他終究是沒有爆發出來。

    林語嫣和冷思辰就這樣沉默的各自坐在一邊,兩人都沒有看對方。

    直到樂悠悠的睡姿倒在了冷思辰的懷里,他終于出聲道:“我們把悠悠送回去吧。”

    林語嫣抬眸看了他一眼,輕輕說了一個字:“好。”

    ……

    十五分鐘后,冷思辰扶著樂悠悠來到了地下停車場。

    林語嫣肩上背著自己的斜挎包,手上還拎著冷思辰的公文包和樂悠悠的香奈兒。

    就在冷思辰將樂悠悠放倒在后座時,林語嫣給冷爵梟回了一個短信:今晚住在悠悠家,不用等我了。

    她收起手機放進了包里,今天她出門時是打車的,因為晚上決定喝酒,樂悠悠也沒有開車,這會兒她和樂悠悠就坐上了冷思辰的車。

    林語嫣望著樂悠悠勾著雙腿側躺在了整排后座上,她微微蹙眉選擇坐到了副駕駛位上。

    冷思辰沒有看她,但就在林語嫣系上安全帶后,他就穩穩將車駛離了停車場。

    一路上,他和林語嫣都沒有說話。

    整個車廂的氣氛因為樂悠悠時不時傳來的酒后呢喃而有點尷尬。

    樂悠悠的酒話中都是關于冷思辰的。

    林語嫣心中哀嘆,她才知道原來悠悠愛的那么苦,愛的這么深怎么可能還會接受其他人……

    冷思辰全程寒著一張臉,他并沒有因為樂悠悠的酒話中有他而有所動容。

    整整五十分鐘,冷思辰和林語嫣全程沒有一句交流。

    當冷思辰的車開進樂悠悠的小區后,林語嫣問了他一句:“你有悠悠家里的鑰匙嗎?”

    他沒有看她,語氣倒是森冷不屑:“我怎么會有她的鑰匙。”

    林語嫣側眼看了他一眼,心想沒有就沒有嘛,至于這么大反應嗎?

    待冷思辰將車停在停車位后,他很快下了車,饒過車頭去后座了,二話不說將樂悠悠扶起,此時的樂悠悠早已經睡死過去。

    他微微嘆息打橫將她抱起就往電梯的方向走。

    這處小區里的高級公寓,是樂悠悠創辦雜志社后賺到的第一筆錢買的。

    三室兩廳兩衛,豪華裝修,依舊是她過去的女王風格。

    林語嫣用鑰匙打開樂悠悠的房門時,被屋里的整潔程度驚到了,看來七年時間讓一個不愛打掃房間的樂悠悠變勤快了。

    樂悠悠一直不喜歡請保姆也不喜歡請小時工,所以家里的一塵不染可都是她自己的勞動成果。

    冷思辰在將樂悠悠抱進房間后,很快他就出來了,離開前將臥室門給輕輕關上了。

    就在林語嫣打算跟他道別時,冷思辰忽然對她說道:“你跟我去趟我的律師事務所吧,我有話跟你說。”

    林語嫣一看這時間有點為難,她輕聲道:“要不改天吧,現在很晚了……”

    他的眼神很冷:“我不介意在這里說,但如果悠悠醒了不關我的事。”

    林語嫣:“……”

    她想到了冷思辰可能要跟她談什么,無非就是罵她幾句,樂悠悠之前在咖啡廳也已經提起過了,說冷思辰很生氣。

    “那走吧。”林語嫣往門口走去。

    冷思辰很快跟了上來。

    ……

    一小時后,冷思辰帶著林語嫣走進了他的律師事務所。

    他帶她去了會議室。

    嚴肅的氣息撲面而來,林語嫣微微調整了下心態,走進會議室后找了處角落坐了下來。

    之前去泡茶的冷思辰已經返回,他端著兩杯綠茶放到了桌上。

    林語嫣率先說道:“我先跟你說聲抱歉,昨晚發的短信把你給漏掉了,不過你不是也知道了嘛……謝謝你當年還跟悠悠一起去找過我。”

    冷思辰的眼神開始變的復雜多變,他的氣息漸漸不穩,親耳聽到林語嫣說短信是漏發了,他的整顆心瞬間被開了一個血口子。

    他忽然笑了一聲,寂寞的夜晚在空曠的會議室里,這樣一聲蒼白無力的嘲笑聲,讓林語嫣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

    “林語嫣,我在你心中從始至終就是可有可無的人吧?恐怕就算我死了,你也想不起我是誰吧?”冷思辰那雙黑色的眸子里已是冰冷如麻。

    他的話明明充滿了憤怒和戾氣,可聽到林語嫣的心里總覺得帶著傷,她出聲解釋道:“思辰,你何必把自己看的這么輕?我和你的關系算不上有多好,但好歹也是朋友一場……”

    林語嫣的話瞬間讓他怒的站起身,將桌上的兩杯綠茶揮落在地,那泛起的熱茶水濺在了他的手背上,沒多久就紅了。

    破碎的玻璃聲讓林語嫣也站起了身,她抬眸看了他一眼說道:“我們下次再談吧,你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冷思辰動怒的行為讓林語嫣不想繼續待下去。

    她的轉身離去讓他疾步走來,冷思辰怒氣沖沖的抓起她的手腕,幾個大步將她壓在身后的墻壁。

    不等林語嫣有所反抗,他高大的身軀將她困于他的懷抱中,冷思辰那雙諱莫如深的黑眸里是看不透徹的情愫……

    “冷思辰!你冷靜點!有什么話我們慢慢談,你先放開……”

    一個深沉冰冷的唇覆在了林語嫣的雙唇上。

    冷思辰親的毫無顧忌,將心中所有無處發泄的怒火和強烈思念全部釋放了!

    就如他心中所料,她就是他唯一的解藥。

    還不等林語嫣拼盡全力的掙扎,他便放開了她,他毫無悔意的直面那一記響亮的耳光。

    他知道這是他親她的代價。

    冷思辰沒有看她,轉身就從桌上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

    他將這份文件放在桌上后說道:“林語嫣,通過剛才的測試,除了你,我不對任何女人有感覺。既然如此,我們簽份合同吧,你為我生個孩子,我將我所有的財產轉移到你的名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