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5章 景瑞生氣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5章 景瑞生氣

    到了晚上八點,冷爵梟開著車準時來接林語嫣去參加珠寶慈善晚宴。

    他都到別墅了才收到林語嫣給他發的短信:老公,我編輯約我見面,要聊漫畫出版的事情,晚宴我自己去,我已經給穆特助打過電話要來地址了。我們晚上見!

    冷爵梟壓了壓情緒,黑著臉自己去慈善晚宴了。

    在白天時,林語嫣給他發短信請求道,讓冷爵梟別對外人公開他們已婚的消息。

    畢竟那種逢場作戲的場合不適合談論私生活。

    冷爵梟當時心里頗為生氣,但表面上還是要面子,他傲嬌的對林語嫣說,你想公開我還不同意呢!

    最后,兩人統一口徑,去了宴會只裝熟人。

    ……

    宴會辦在了一處私人大城堡建筑中,主人正是江瑤瑤的富商男友皇甫少華。

    當林語嫣到達珠寶慈善晚宴時已經晚上九點了,冷爵梟一直在等她,為了避開那些宴會上的鶯鶯燕燕,他已經去雪茄包房和幾位老總談事去了。

    林語嫣剛看到一個停車位,還不等她往前開,一輛粉色的蘭博基尼停到了她想要的停車位。

    沒多久車上就下來兩個女人,正是她的表妹陳梅和鐘美華。

    自從她回市里后,林語嫣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這兩個女人。

    既然停車位被占了,她只能繼續找。

    沒多久找到一處。

    十分鐘后,林語嫣停好了車,她開始前往宴會廳的方向。

    就在林語嫣走進一處薔薇花墻時,陳梅從里面走出來攔住了她的去路。

    陳梅穿著一件檸檬黃走紅毯的走秀高定禮服,她的妝容大氣而又妖艷。

    陳梅盯著林語嫣的臉笑的有些飽含深意:“表姐,七年不見,你真是完全變樣了……”

    鐘美華也踩著高跟鞋從陳梅的身后走出來,她一身大紅色的高定禮服猶如綻放的紅玫瑰,七年過去了依舊美的不可方物,她戴著一雙蕾絲手套,右手握著一把珠寶鑲嵌的金色扇子貴氣逼人。

    “林語嫣你的臉哪里整的?你要是不說,真看不出來是整形的……如今的整形手術真是讓人嘆為觀止,即便是毀容了也有的救……要不然一個女人毀了容還不如直接去死呢。”

    鐘美華的話字字誅心,林語嫣卻是一笑而過。

    她明白在她公開自己身份的時候起,她就要接受個別人的冷嘲熱諷,甚至是有意的言語傷害。

    可她最痛苦的歲月都熬過來了,幾句中傷她的話又算得了什么?

    林語嫣穿著一身黑色低調的小禮服,淡淡的妝容端莊而又得體,她的卷發被高高的盤起,發髻上有一根簡潔的珍珠發簪。

    她的那張混血容顏美的猶如夜空下的星湖,她能夠理解冷爵梟的心思,又想綻放她的美但又保守的收起她的美。

    林語嫣對這兩個一出現就不懷好意的女人是一點周旋的心思都沒有,她直接越過她們倆說道:“失陪了,有朋友在等我。”

    陳梅在她身后冷笑了一聲:“你說的是白景瑞吧,剛才我朋友打電話說,白景瑞現在正和好幾個名模聊的很開心呢……”

    林語嫣的腳步微微有些減緩,但很快她不動聲色的繼續往前走,白景瑞竟然回市里了?

    他不是還在拍戲嗎?

    陳梅和鐘美華一起望著離開的林語嫣頓時心情變的復雜,她們之所以一眼就認出了林語嫣,是佟瑤的助理花姐刻意放出去的消息。

    “美華,林語嫣如今的這張臉可更是狐媚子臉了……”陳梅的黑眸中閃過一絲嫉恨。

    鐘美華挽起陳梅的手臂:“梅梅,我們走,林語嫣剛回來,她早已經不是我們娛樂圈的人了,像今晚這種宴會怎么能讓她全身而退呢……”

    陳梅嘴角勾起一絲壞笑:“你在想什么?按老規矩?”

    “哈哈哈,懂我者陳梅也,如今林語嫣也不是冷爵梟的女人了,王佳倩才是冷太太!據我所知王佳倩已經到宴會廳了,一場年度大戲正等著我們!走,看戲去!”鐘美華笑的一臉暢快,心中頓時涌起當年被冷思辰甩掉的那股仇恨!

    都是林語嫣這個賤人搞的鬼!

    ……

    當林語嫣走進宴會廳時,她已經從宴會廳門口拿了免費派發的威尼斯宮廷面具。

    據門口穿西裝的男傭說,今晚這座城堡的男主人會挑選一位戴面具的女士跳一支舞,而這位女士將有幸得到男主人贈送的一套價值不菲的珠寶首飾作為酬謝。

    得到這套珠寶的人將可以占為己有,或者將它在宴會廳公開拍賣,所得的款項將用于免費支付殘障兒童的手術費用。

    來參加晚宴的任何來賓都可以公開拍賣自己身上的珠寶飾品,所得款項也都將用于幫助有需要的兒童。

    林語嫣之所以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雖然名流搞這種慈善活動像是噱頭,只是為拉攏人脈擴展資源談生意,可對那些有殘疾的兒童還是一件好事,林語嫣很支持,她還順手在別墅拿了兩串冷爵梟當年給她買的紅寶石項鏈。

    全部拿來她不敢,怕冷爵梟會氣炸身亡。

    此時戴著面具走進去的林語嫣,看到現場帥哥美女如云,當然肥頭大耳發福的企業老總也不少。

    現在戴面具的美女寥寥無幾,畢竟臉遮住了還怎么讓她們想進一步發展的男士看到?

    林語嫣一個已婚婦女一點沒所謂,她戴著面具開始找冷爵梟和白景瑞的身影。

    她一身低調的黑色禮服和戴著面具的臉,著實讓人沒法去注意,畢竟大長腿名模和混血美女也有不少。

    更別說還有一些保養好出自名門的名媛千金了,每個圈子都有自己的朋友圈。

    貴族一波,新貴扎堆,名模一群,娛樂圈的演員明星又多了不少。

    當林語嫣看到白景瑞時,他就像陳梅所說,他正和五名模特聊的不錯,看他談笑風生好生瀟灑,只是那眉宇間的惆悵恐怕也只有林語嫣看出來了。

    她慢慢走向他想去和他打招呼。

    還想親口告訴他,她和冷爵梟已經結婚了。

    這個消息拖了這么久,他該知道了。

    也許等她說出來后,白景瑞的心中再也沒有她了吧。

    從此之后,她和他就真的只是朋友了。

    兩人之間再也不會有那種若有若無的期盼和等待了。

    就在林語嫣離白景瑞兩米遠的時候,她輕聲道:“景瑞,你回來了怎么不來找我?”

    她的聲音在五名模特的談話中顯得微不足道,可白景瑞卻在第一時間聽到了她的聲音。

    他抬眸直視林語嫣的黑眸,她雖然戴著面具,但那雙美麗熟悉的黑眸一眼便識。

    白景瑞的臉色頓時白了三分,他的眼底劃過一絲寒氣。

    什么話也沒有,他直接從圍住他的女模特中脫身離開。

    他甚至沒有多看林語嫣一眼。

    白景瑞剛才掃向她的那一眼,讓林語嫣從頭冷到腳。

    從她認識白景瑞到現在,從未見過他用這種眼神看她。

    仿佛她是他心中此生都不想再見到的人!

    隨著白景瑞的大步離開,林語嫣回神后很快心慌的跟了上去。

    她隱隱有點明白了,也許他知道她和冷爵梟已婚的事情了……

    她一直跟著白景瑞去了走廊的盡頭,林語嫣親眼看著他上了二樓。

    沒有猶豫,她也踩著高跟鞋跟上了二樓。

    就在她走到二樓走廊不知道白景瑞去哪的時候,她身后的一間臥室房門突然打開,一只強勁的男人手在暗黑的臥室里把她拉了進去……

    房門一關上,臥室里漆黑一片。

    林語嫣甚至來不及看清男人的臉,她要呼救的唇被男人的大手捂住了。

    男人將她圈禁在懷中壓在門框上。

    冷到骨子里的低沉嗓音傳進她的耳朵里:“為什么要一直跟著我?”

    在聽到對方的聲音后,林語嫣頓時心安,是白景瑞。

    白景瑞捂在她唇上的手一離開,林語嫣就說道:“景瑞……”

    才一秒,她的話被吞噬在濃濃的酒味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