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8章 彼此道歉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8章 彼此道歉

    白景瑞看到冷爵梟都跪下了,這樣的場合他不再適合待下去,還是把空間讓給他們。

    “語嫣,我先走了,你們好好聊……”

    他走后,冷爵梟依舊跪在地上,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冷爵梟這一跪,徹底讓林語嫣心中的怒火沒了。

    相反,她反而自責起來,她感覺是她把冷爵梟逼成了這樣。

    林語嫣看了一圈四周的環境,燈光昏暗也沒其他人,她說了句:“你快起來!”

    他滿眼糾結道:“語嫣,以后不要再輕易說離婚好嗎?”

    她望著這個一米九的男人跪在地上依舊有股很強的氣勢,林語嫣點點頭答應了。

    他總算站起來了,一站起來,林語嫣頃刻間又變成了小女人,他摟過她的肩膀溫柔的將她扶進副駕駛位。

    沒多久冷爵梟也上車了,很快開著車離開了這座城堡。

    ……

    在回去的路上,林語嫣一直沒有說話,冷爵梟也面無表情的沉默著。

    仿佛之前的爭吵因為那一跪停止了硝煙,但也將兩人的氣氛將至了冰點。

    林語嫣想起之前她自己說的那些氣話,她以為她已經將那股怨氣給消解了,沒想到在她的心里還是怨他的。

    而冷爵梟在林語嫣最痛苦的那幾年他缺失了沒有陪在她左右,這是他心中的一個坎兒,是個低于任何人的不足。

    當親耳聽到她埋怨他的時候,他的心無奈痛苦極了,卻偏偏沒有任何反駁的資格。

    他是因為深愛著她,怕她離開,才有了那一跪。

    在跪下的那一刻,他已經管不了什么自尊心了,他只知道愛比他的自尊心更重要。

    如果是十年前,有人告訴他愛超越了自尊心,他應該會罵那人是傻逼吧。

    可如今他當了傻逼,且心甘情愿。

    她真是他的劫數,此生無解。

    ……

    整整一個多小時,林語嫣和冷爵梟都不曾交流,兩人都陷入了各自的思緒,或悲或喜,或怨或憎,最后因為一個愛字而再次讓內心平靜。

    就在冷爵梟將車開進自家別墅車庫時,在下車前,林語嫣忽然說道:“爵梟,對不起。”

    他的手剛剛離開方向盤,他沒有看向她輕問道:“為什么事道歉?”

    “景瑞的事情就是個意外,但凡我當時可以阻止我也不會讓他碰我,我知道我已經結婚了,我也知道從始至終我只愛你。”她同樣沒有看他,愛意卻是圍滿了整個車廂。

    冷爵梟終于有了反應,他的心被砸了一下,這一砸將他黑眸里的那點期待都砸了出來,他那張俊如神砥的男人臉也開始有了溫潤的氣息。

    “語嫣,我也有錯,對不起!我不該去懷疑你……那是因為我不夠自信,我怕即使一紙婚書將你拴在了我身邊,我還是輸給了白景瑞和東方擎。”

    他的聲音很平靜聽著卻讓人心疼,她心里堵得慌轉身就去捧起他的臉:“傻瓜,他們倆只是我的好朋友,如果我真能和他們擦出火花,還輪的到你娶我嗎?”

    她的這個提醒簡直讓冷爵梟醍醐灌頂!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將它們拿下來包在掌心,他極其英俊的臉上總算有了發自內心的笑意:“是啊,我怎么沒有想到!”

    林語嫣勾唇一笑,笑他是個缺心眼的呆瓜:“冷總你的智商最近不在線呢……”

    他佯裝生氣:“你現在是在笑話我嗎?”

    “恩!”

    冷爵梟一臉無奈摟過她的肩膀親了她,將她嘴上的那點玫瑰香唇膏都給吃沒了。

    他冷聲道:“這次算白景瑞走運,如果他下次還這么混賬我一定打掉他的門牙!”

    她微微一笑沒說話,這男人吃起醋來也很幼稚。

    望著她的笑柔而美,瞬間化開了他的心,冷爵梟一手勾起她的下巴說的很認真:“語嫣,為我生個女兒吧,像過去的你一樣……”

    聽到他的期待,林語嫣倒也不玻璃心,她只是很隨意的問道:“過去的我和現在我,哪一個更讓你喜歡?”

    他輕笑出聲:“你是不是在擔心我更喜歡過去的你?你錯了,佟瑤和你長的一模一樣,你說我迷戀過去的你嗎?”

    冷爵梟的話中隱喻,她不是不懂,親耳聽到他這么說,她的心對過去的長相更加變的釋懷了。

    她的唇邊暈染開一絲暖暖的笑意,林語嫣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她想到了一件事主動提起:“之前你在手機里看到了什么?”

    他眼神一頓說道:“是皇甫少華給我發了段視頻,之前你和白景瑞在房間……被夜視監控攝像頭給拍下來了,這孫子還是像當年一樣沒安好心,我以為人總會長大,沒想到他還是這么幼稚。”

    冷爵梟望著她說道:“你放心吧,這種人我以后不會來往了,他曾經是我的高中同學,所以我才給了他一個面子去參加宴會……果然宴會都是這般無聊,以后還是跟你在家好,推掉所有應酬。”

    “以你的身份可以推掉所有應酬嗎?”林語嫣不免有些好奇,談生意的人多少還是需要點逢場作戲。

    他的黑眸里揚起一絲得意:“你老公目前的地位已經可以對所有人說‘不’,除了有一個人我還辦不到。”

    林語嫣本能的問道:“誰啊?”

    他一瞬不瞬的望著她沒有說話。

    大概過了十秒,她才明白,原來這個人就是她。

    “下車吧。”林語嫣的臉頰有些紅了,被人盯著看哪怕是自己的老公也會有些不好意思。

    冷爵梟剛要下車,他的手機響了。

    他轉頭望向后座,林語嫣笑了一聲沒理他直接下車了。

    他倒是很想去追自家媳婦,無奈手機響個不停。

    冷爵梟長臂一撈拿起自己的手機,一劃開就是穆天的聲音:“冷總,高警告剛才打電話來說老金牙被人殺死在了牢房。”

    “這么突然?老金牙說出他義子的下落了嗎?”

    穆天一臉深沉道:“沒有,但之前已經松口了……看來殺死老金牙的人可能就是他義子安排的人。”

    冷爵梟沉思了會說道:“你讓高隊長去查殺死老金牙的罪犯,這些人身上總有弱點可以突破。”

    “好的,冷總。”

    掛了電話后,冷爵梟將手機收起,他心里隱隱有種不安感,總感覺這個老金牙的義子還會再一次出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心里有陰影害怕亞撒再次被綁架。

    現在他的身邊有了一個最重要的人,冷爵梟想了想給龍花姐妹打了電話。

    龍花直接問道:“冷總,有何吩咐?”

    “你們平時還是跟著太太出行,不要被她發現,你們可以經常喬裝,我把姜老頭的電話給你們,他從好萊塢特效劇組回來后一直無所事事,以后正好讓他有點事可以忙。”

    龍花姐妹很愉快的答應了,要知道領著高新卻不工作,她們心好虛啊,保護太太這種事最合適不過了。

    ……

    凌晨三點,本市郊區的一處山頂富人別墅里,佟瑤正在跟助理花姐發脾氣。

    她剛砸了一個大牌眼影盒,花姐的額頭被砸到了,但花姐還不敢生氣,一個勁的說好話:“瑤瑤,你別生氣!伊甸園的祛疤面膜或者也沒傳說中的好,我們再試試別家的產品吧?”

    佟瑤陰寒著眼怒氣森森的罵道:“這他媽都多久了?我的疤痕還沒消下去!都怪該死的林語嫣!她為什么要回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