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0章 私人恩怨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0章 私人恩怨

    冷爵梟安撫了兒子后,他牽著兒子的手走向王雨馨,準備去和她談判。

    這也是為了拖延時間,他在等那六名特種兵。

    一路上他作了特殊的記號,他腳上穿著的那雙皮鞋很特殊,只要一路走過去就會留下腳印,但只有戴上特殊的電子眼鏡才會看見。

    他相信特種兵很快就到了!

    此時王雨馨望著走向她的這對父子倆,畫面是多么和諧溫馨,可越是這樣的場景越是讓她憤恨!

    她陰鷙的眼眸盯著冷爵梟那張完美的男人臉,幾秒后她突然笑出聲來:“呵呵呵……冷爵梟你的這張臉確實能讓女人為你神魂顛倒……可惜我的傻妹妹就是中了魔才會落到那樣的下場!”

    “你這種人渣仗著自己有錢就找那些清純的女人,多少女人被你給糟蹋了!”王雨馨雖然說的義憤填膺,但她眼底隱藏的異樣目光還是有點泄露了。

    冷爵梟敏銳的捕捉到了她的眼神,他心里閃過一絲驚訝。

    他以為王雨馨真的只是為了她妹妹王夢蝶報仇,沒想到她對他還有那種意思……

    他馳騁商界十幾年,對那種眼神一點不陌生。

    多少女人在得不到他的關注時所展現出來的那種深深的不甘心,讓他一眼便能看穿。

    冷爵梟忽然想起一件事,有一次王雨馨在給亞撒上鋼琴課,休息期間時,他剛好來問亞撒事情。

    王雨馨當時在喝水不知怎么的就打翻了水杯,當時有些手忙腳亂,不小心將襯衫扣子崩開了,王雨馨的肌膚就暴露在他的面前。

    她抬眸就望著他,而他卻及時的將頭撇開,直接拉起亞撒的手去外面問事情了。

    王雨馨之后是什么表情他沒看到。

    但正常情況下,如果是意外,女人就應該本能的護住自己,而不是抬頭先看對方的反應。

    那時候,他也不曾多想,就當真是一次意外吧。

    可剛才王雨馨看他的眼神里,明顯還夾著私人怨恨。

    冷爵梟的心底頓時覺得這件事可以加以利用……

    究竟是不是他自戀想多了,一試便知。

    “王老師,你妹妹的事情我感覺很抱歉!但當年我的要求你妹妹都是同意的,她當時也愉快的拿了我的錢,至于后來你妹妹對我有了一些不該有的心思,你實在不該將這種責任推給我。”冷爵梟展現著他一貫商場的冷酷和霸氣。

    但這樣明明孤身一人身陷險境的男人,還能讓他看起來傲氣凌然魅力無限,王雨馨的那雙黑眸已經有了細微的變化。

    其實她在教亞撒鋼琴的那段時間,每次與冷爵梟的相遇都讓她心生期待。

    上了十次鋼琴課后,本來要為妹妹報仇的心逐漸懈怠。

    當初第一次慫恿自己的情人戰飛綁架亞撒時,沒想到還得到了老金牙的認可,老金牙那人敢于冒險,想在退休之前賺一筆大的然后逃到國外去。

    沒想到最終死在了牢里,他的私人財產兩箱金條也被戰飛給獨吞了。

    戰飛本想帶著王雨馨出國,畢竟高隊長一直在派警員抓他們。

    但王雨馨不甘心,她口口聲聲說著要為妹妹報仇,繼續慫恿戰飛去綁架亞撒。

    可戰飛辦事更謹慎些不想貿然行動,本想等著時機更成熟些再出手。

    畢竟綁架冷爵梟的兒子,那贖金可就不是一般的小數目了……

    沒想到戰飛還沒籌備周祥的計劃,王雨馨已經等不及私自下手了。

    當戰飛知道時,他其實很生氣!

    但礙于是自己的女人,他也沒辦法,只好照辦了!

    戰飛一直站在冷爵梟的身后,此刻他看著王雨馨眼中那不尋常的眼神頓時不悅,那種女人愛慕男人的傾心眼神讓他怒上心頭。

    “冷爵梟,兒子你也見到了,現在是不是該給我贖金了!”戰飛立刻走向前站在了王雨馨的面前。

    很明顯,剛才王雨馨被冷爵梟散發出來的魅力看的有些愣神了,她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后,立刻去彌補在戰飛心中的印象。

    兩人相處多年,彼此表現出來的神態舉止,很快就能看透。

    “冷爵梟!只要你把我們要的錢給我們,我們會放你們一條生路!”王雨馨忽然間有點不舍得殺了冷爵梟這個男人。

    如此出色的男人要是就這樣被殺死了,她總覺得很可惜。

    王雨馨的話讓戰飛看向她,他冷聲道:“馨馨,你先跟我進屋一趟!我有話跟你說!”

    她也沒反對,直接轉身就進屋了,戰飛也進屋了。

    冷爵梟開始掃視周圍的環境,他特別往那些遠處可以藏人的灌木叢望去,眼睛里戴著的隱形眼鏡是高端隱形望眼鏡。

    這些所有的特殊作戰裝備,平時都藏在他那輛邁巴赫的豪車內,只為突然有一天需要用到時。

    此時,他在一處灌木叢停留了兩秒,轉眼立刻將眼神掃向了別處。

    在不遠處的雇傭兵們有說有笑都在聊天,但手里都握著武器,但凡冷爵梟想帶著兒子逃跑,他們可以立即動手!

    他們警惕心不高,正好讓冷爵梟有了機會,他已經看到灌木叢后面藏了人。

    那小小的迷彩服一角他看的一清二楚,正是林語嫣所穿的衣服,但如果不用望眼鏡看還真是不容易發現。

    他知道林語嫣他們已經在周圍了,心里更是有了些把握。

    那六名特種兵也已經到了!

    冷爵梟已經在一棵遠處的大樹上看到了他們留下的記號。

    他們就在不遠處。

    亞撒一直很乖巧不吵不鬧,但他的小手緊緊抓著冷爵梟的大手,他知道爸爸一定在計劃逃跑的事情,雖然亞撒不知道該怎么逃跑,但他就是相信他的爸爸很無敵!

    此刻,冷爵梟低頭看了一眼亞撒,看到他身上的電子裝置,心想著一定要將裝置先給拆除了。

    大概過了十分鐘,戰飛和王雨馨一起走了出來。

    戴著超清隱形眼鏡的冷爵梟一眼就看到她嘴角有破損,王雨馨的眼神里也有絲戾氣,似乎是爭對戰飛的。

    他們倆好像吵架了。

    戰飛臉色很不好,他陰寒著臉說道:“冷爵梟,你現在就跟我進屋去轉賬贖金吧!我會放了你們!”

    他一說完,王雨馨的眼神就盯著戰飛,她的眼神很復雜,冷爵梟一時讀不懂她。

    冷爵梟他再次看了一眼亞撒說道:“先把我兒子身上的裝置拆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