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1章 占為上風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1章 占為上風

    “先轉賬再說拆的事情!”戰飛黑著臉不同意。

    冷爵梟嘴角勾起一絲淡笑:“戰飛,他只是一個小孩子,你還害怕他會飛走嗎?我們父子倆什么武器都沒有,除了錢我們還有什么優勢?”

    他的刻意示弱只為不激怒戰飛,面對隨時都有可能變卦的犯罪分子,說什么話變的很重要。

    戰飛掃了冷爵梟父子一眼,心里那種控制人生死的優越感頓時爆棚,心想著,轉賬完就殺了你們!

    “馨馨,你去把他兒子身上的裝置給拆除了……”

    說完,戰飛已經先走回屋里了。

    這電子爆炸裝置就是王雨馨給裝上的,拆掉的事情也歸她管了。

    王雨馨眼中倒也沒有排斥情緒,她二話不說就進屋去拿電子遙控器了。

    不出一分鐘,她返回后走到了亞撒面前,她蹲下對亞撒說道:“亞撒,現在老師幫你拆除裝置,你別怕。”

    王雨馨的這句話,讓冷爵梟黑眸一暗他也蹲下了,一手搭上她的手柔聲道:“王老師,謝謝你。”

    當他的大手一碰到她的手背,王雨馨仿佛遭了電擊般,她的手微微顫抖是激動的,她想不到冷爵梟會主動觸碰她的手。

    此刻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整顆心都有點亂了。

    “不客氣。”

    一句話讓冷爵梟立即趁勝追擊,他低沉的嗓音繼續說道:“王老師,我希望你能夠理智看待你妹妹的死,當年你妹妹確實來找過我的秘書,她想見我一面,但我沒有同意,因為當初我跟她談的就是一筆交易,我沒有強迫過她,一切都是她自愿的……”

    王雨馨說道:“我知道,她都跟我說了。只是沒想到她最終還是……”

    “對不起。”

    冷爵梟的道歉讓她的心又軟下一分,王雨馨揣著一顆亂了的心將亞撒的電子爆炸裝置給拆除了。

    拆完后,亞撒也學著父親說道:“謝謝你王老師。”

    這父子倆明明都是受害者,還對她這個罪犯說謝謝,王雨馨的神情有些慌亂,心里尚未泯滅的良知讓她糾結,她已經站起身說道:“你進屋去轉賬吧!”

    她已經轉身率先走進屋了。

    冷爵梟也站起身拉著亞撒的手走進屋了。

    當父子倆走過客廳一直走到二樓戰飛所在的臥室時,他們當場就看到戰飛打了王雨馨一巴掌,亞撒嚇的往冷爵梟身后一躲。

    冷爵梟將兒子護在身后,他輕聲道:“亞撒,捂耳朵!不要聽不要看。”

    亞撒立刻閉上眼睛,兩只手捂著耳朵。

    幾乎就在同時,戰飛扯著嗓子就罵道:“王雨馨你臉怎么紅了?你他媽的跟我在一起八年了,連哄我開心都不會了,現在看到冷爵梟就學小女孩裝臉紅,你害不害臊啊!”

    王雨馨一手捂著臉怒道:“你胡說什么!你別發神經!”

    “我發神經?我看是你發春吧!從冷爵梟出現的那一刻起,你以為我是瞎子看不出來?你在他那別墅里當鋼琴老師,恐怕早就看上他了吧?什么為妹妹報仇,你就是自己喜歡他對不對?”戰飛滿眼醋意,臉氣的都漲成了黑紫色。

    “戰飛你不要無中生有!我就是為了報仇才接近他的!”

    他一聽她的話沖著地板吐了一口口水:“呸!老子信你才怪!剛才在屋里是誰跟我說讓我饒了冷爵梟的命?當初我們都說好了拿到贖金不留活口!你他媽的變的比風向還快!你就是看上了他那張臉!媽的看我不現在就殺了他……”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喜歡別的男人,戰飛真是氣瘋了!

    王雨馨看著他真要拔武器,她驚嚇的馬上去抓住他的手阻止道:“你瘋啦!贖金還沒到手呢……”

    站在門口的冷爵梟眼疾手快的直接沖過去幫助王雨馨。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瞬間,冷爵梟將戰飛腿上綁著的匕首一把抽出來,直接刺了他一刀!

    他的另一只手捂著戰飛不讓他叫出聲,那深深的一刀刺進去,戰飛的臉痛苦的扭曲了,他不敢相信他就這樣被冷爵梟扎傷了。

    更不敢相信的是王雨馨還當了冷爵梟的幫兇。

    而王雨馨已經嚇傻了,她猛的后退幾步,快速在身后的桌上拿起武器對準了冷爵梟,但是沒有動。

    冷爵梟的眉宇間有絲緊張,他賭王雨馨不敢動手,他沉了沉心說道:“王老師!我是怕武器走火傷了你……逼不得已才出手。”

    此話一出,王雨馨的心情復雜極了。

    一邊望著自己的男人被刺了心里多少有些難受,但另一邊想到戰飛對她的辱罵有些憤恨,在聽到冷爵梟的話后她忽然間有種冒險的沖動。

    她眼中閃過殺意冷冷的說道:“冷爵梟,你要是讓他活著出去,你們父子倆也別想走出云山!”

    冷爵梟心下一頓,她這是在逼著他殺了戰飛。

    可殺人的事情哪那么容易,就算這些人該殺,他也不想臟了自己的手。

    他沒有理會王雨馨,直接將倒在血泊中的戰飛給綁了起來,戰飛的嘴里被塞進了他別在腰間的帆布冒,他的一張嘴就像是快被撐爆了。

    一直舉著武器的王雨馨遲遲下不了手,她慌亂的不知道要殺誰,殺冷爵梟她下不手了,心里不舍得。

    殺戰飛,她也不舍,而且還不敢。

    雖然她與戰飛合著一起作出了綁架人的事情,但王雨馨從未殺過人,不像戰飛已經有殺過人的經歷,只不過殺的是那些吃里扒外的手下,沒有被人發現罷了。

    等戰飛被綁在椅子上后,他的肚子上依舊扎著一把刀,王雨馨還站在原地舉著武器隱隱發抖。

    冷爵梟轉身對她說道:“王老師,你手里武器,殺人其實很簡單,可一旦你殺了人,恐怕你要經歷一輩子噩夢,放下武器,不要讓自己將來后悔。”

    他的話溫潤而富有力量,讓王雨馨的殺意又軟化不少,長時間舉著武器很累,最終她咬了咬牙還是放下了。

    對現在這樣棘手的處境,她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冷爵梟,你想對我們怎么樣?”她盯著他無奈的問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