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6章 惡意攻擊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6章 惡意攻擊

    冷爵梟的話讓沙發上的三人全部看向了他。

    此刻的冷爵梟邊下樓梯邊說話,他調侃的語氣和全身上下所散發出來的氣勢真是霸氣尊貴,宛如天神。

    就連身為男人的唐文軒和謝斌一時間都有些自愧不如。

    林語嫣聽到自己老公滿滿的酸意抱怨,心里頓時五味陳雜,這三個男人現在是合起伙來要討伐她呀!

    不過她心里坦蕩有什么好怕的,她站起身走向前去迎接救出她兒子的男人。

    林語嫣微微彎腰手一伸微笑道:“冷總,這邊坐,歡迎加入討伐林語嫣的陣營,要不要我去廚房拿點瓜子水果?”

    自家老婆玩心頓起,冷爵梟微微蹙眉但滿眼寵溺道:“好了,你還來勁了是不是?”

    他轉眼就對唐文軒和謝斌說道:“你們放心,我這后半輩子會好好教訓這個‘無情’的女人,讓她知道什么叫被愛也是一種幸運。”

    謝斌垂眸說的頗為不屑:“唐文軒,我看我們還是走吧,這夫妻倆一起撒狗糧真是喪盡天良。”

    唐文軒搖搖頭感嘆一句:“我差點就信了冷爵梟的話,還以為他真要幫我們討伐自家媳婦……又被騙了。”

    說完他正色道:“對了,有件事我要告訴你們,可能你們剛回來還不知道,現在網上各種大爆語嫣身份的事情,爵梟你這次也成了話題人物,不過我已經讓我的營銷團隊去處理了,白景瑞甚至因為這件事開了個微博去親自解釋這件事了,他把自己當年在伊甸園燒傷的照片都爆了出來,他用他的人格和今后的演藝事業擔保,說網爆的東方晴就是林語嫣本人。”

    林語嫣一聽一臉懵逼,居然還有人拿這件事情炒作。

    冷爵梟看向她立刻寬慰道:“別擔心,這件事我剛才在樓上時穆天已經給我打電話說明了,他已經在著手處理。我讓穆天拿著你更改后的身份證和護照去打證明文件,到時候讓幾個權威機構公開發一份信息就可以,而且若再有人誹謗,他們都將負法律責任,我會讓我的律師團出面處理這件事。”

    他的一番話讓林語嫣頓時心安,什么事到了冷爵梟的手里,林語嫣感覺還真是省心不少。

    她走過去挽住了他的手甜笑道:“謝謝老公!你真棒!”

    她的主動夸贊讓冷爵梟心情愉悅,他投手刮了下她的鼻尖寵溺道:“要謝的話……晚上討我歡心。”

    他的話中隱喻讓林語嫣的臉頰紅的飛快,她都不敢看沙發上的兩個男人,她恨不得擰冷爵梟的腿,他還真是不害臊什么話都敢說!

    在場的唐文軒和謝斌頓時正襟危坐,他們尷尬的統統站起來,內心又酸又澀,再坐下去要被這兩個秀恩愛的夫妻給秀瘋了……

    “那我們先走了!語嫣,你老公強大,你放心吧,這次網絡暴力傷害不了你,但我勸你一句,別看網上水軍噴子的言論,省得影響你心情。”唐文軒說完就往前走了。

    謝斌臉色還有些尷尬,想說點什么又覺得一時間無話可說。

    唐文軒的離開,讓他也是緊隨其后,不過等他走到大門口時,謝斌又轉身對林語嫣說了一句:“語嫣,上次在杜小美家的事情我很抱歉,我聽了你的建議已經在看心理醫生了,還希望上次的事情沒有給你造成心理陰影。”

    林語嫣有些詫異沒想到他還會再次提起,畢竟說起這件事還是需要勇氣的,謝斌上次失控掐了她的脖子像個瘋子,不過這件事她都已經快忘記了。

    “謝斌,你也別太自責了,當時我也有錯我不該去觸碰你心里的底線,謝謝你真的把我當朋友,我一直很想當面對你說聲感謝,當年你放棄音樂事業在歐洲各國沿途尋找我,我真的很感動,希望將來我有機會能夠幫到你什么……”

    她的話讓謝斌心速加快,沒想到她都知道……

    心中那最后的一絲怨氣也散去了,他終于釋懷了。

    謝斌發自內心的給了她一個溫暖的微笑:“謝謝你對我說這些,語嫣,歡迎你回來,希望以后我們真的有合作機會。”

    更多帶有個人感情色彩的話他壓回了心底,畢竟冷爵梟就站在林語嫣的身邊,而已婚的林語嫣已經將他們這些單身男人自動劃上了界限。

    就算心里還忘不掉她,他也不會不知羞恥的去騷擾她。

    謝斌他還是要臉的,內心也是有底線和原則的。

    如果冷爵梟和林語嫣只是情侶關系,也許他還會大膽果斷的追求她,就當給自己一次機會。

    可林語嫣是已婚的身份,這道墻他不敢去逾越。

    望著已經離開的唐文軒和謝斌,冷爵梟的黑眸暗了一層,他突然感覺到就算林語嫣在他的身邊,可他還是會有一種惴惴不安的擔憂。

    他側頭望著這個小女人,她眼中的那點惆悵他全部收進眼底。

    過去和她有過交集的所有男人,多少在她心里會留下點回憶,而他跟那些男人比起來,他和林語嫣之間的回憶卻沒有更大的優勢。

    那缺失的七年時光如果不是因為有亞撒的存在,冷爵梟甚至覺得自己毫無勝算可以得到她的心。

    畢竟當初林語嫣回來根本沒有在第一時間要與他相認!

    每次想起這個扎心的事實,冷爵梟心里還是會很難受。

    他壓了壓眼底復雜的情緒,摟著林語嫣的腰肢說道:“我們上樓睡覺吧,時間不早了。”

    林語嫣的視線從大門口收回,點了下頭和他一起上樓了。

    ……

    等林語嫣和冷爵梟都洗完澡躺下時,她窩在他的懷里疑惑的問道:“爵梟,你說會是誰向媒體曝出那種假消息呢?對方的目的又是什么?”

    冷爵梟眸色發沉,他滿眼肯定道:“對方肯定是認識我們的人,淺顯的目的無非就是利用網絡這個虛擬端口打擊我們的婚姻,往小了說讓我們的心情都感到不爽。”

    “往大了說對方還想利用不知情的網民對你進行道德審判和人身攻擊,甚至想逼你出示當年你燒傷毀容的那些證據,以此來證明你自己的身份,這種自揭傷疤的事情在本質上就是對你的二次傷害。”

    “而且這次營銷誹謗炒作事情還能影響到我的公眾形象,間接影響冷氏的股市。”

    林語嫣一聽恍然大悟,她氣罵道:“我靠!到底是誰這么惡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