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2章 拋夫棄子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2章 拋夫棄子

    兩天后的晚上,冷爵梟和林語嫣坐在書房正在挑選林語嫣說的那套別墅戶型。

    茶幾上放了一堆關于別墅周邊設施的宣傳畫冊。

    只要林語嫣選定后,冷爵梟就立刻讓穆天去全款買下,到時候他們只負責簽字就行。

    冷爵梟懷抱著她的腰肢,她的背靠在他的身上,他將臉埋在她的頸窩處暗啞道:“老婆,我們回房吧……”

    他的手已經開始有些不老實,林語嫣知道他話中的意思了,她的臉頰微紅正打算拒絕他,畢竟現在時間還早才不到八點。

    篤篤篤,書房門口傳來敲門聲。

    林語嫣立刻掙扎著站起身,不管是亞撒還是管家忠叔,看到他們此刻這么親昵還是不雅觀。

    冷爵梟坐直了上半身,她從他的懷里起身選擇坐到了他的身邊。

    他微微咽了下嗓子正色道:“請進。”

    沒多久,書房門被推開了,冷爵梟和林語嫣同時站起身,他詫異道:“爸,你怎么來了?”

    冷祁山手臂上搭著件西裝外套,身上穿著襯衫和背心,他的表情不像以往那般輕松,笑的也有點勉強:“不好意思,這么晚來打擾你們。”

    “爸,現在不到八點,哪里晚了?您請坐,我去給您泡茶。”林語嫣準備離開書房。

    “語嫣,別忙了,我不喝茶,今晚我來是有件事情要告訴你們。語嫣,你也坐。”冷祁山已經率先坐到了他們的沙發對面。

    冷爵梟望向林語嫣眼神示意她也留下。

    林語嫣一轉身又重新回到了坐位,等他們都坐下好后,冷祁山抬眸看向兒子說道:“爵梟,你媽媽明天就要來市里了。”

    他的話讓冷爵梟的眸色一沉,心情頗為復雜,他沒說話選擇繼續聽。

    林語嫣自然的伸手將左手放進冷爵梟的掌心,希望給他一點溫度表示站在他這邊。

    她知道他從未見過自己的親生母親陳小英。

    冷祁山垂眸一臉無奈道:“爵梟,我知道當年因為語嫣失蹤的事情后,你就再也沒有主動去找過你媽媽。這次你媽媽回來是來分冷氏的股份,她還帶了她的一雙兒女回了國。你媽媽在西雅圖的現任丈夫上個月剛剛去世,是心臟病,去世的很突然什么話都沒有留下。”

    他沉沉呼一口氣:“但她的丈夫卻留下了巨額的債務,具體多少我目前還不知道。看來你媽媽是被逼的沒辦法了才會想來投靠我們……”

    冷爵梟聽到這里忽然冷笑了一聲:“她倒是很會鉆空子,知道我們公司這兩天股市大漲就也想來分一杯羹!爸,公司是你年輕時一手創辦的,你把公司交到我手里時我說過不會讓你失望,這些年冷氏取得了什么樣的成就你都很清楚。現在你想讓當年只生了我卻從未撫養我的女人來空手套白狼,不好意思,這種要求我不會同意。”

    兒子的心聲又何嘗不是冷祁山的真實感受,可惜他愧對陳小英,面對兒子的不理解,他只好說出實情:“爵梟,語嫣,爸已經老了,即使有再多的錢也帶不進墳墓,我現在所有的一切將來都是你們和亞撒的。”

    “爵梟,但我想對你坦白一件事,我在創辦冷氏時用了些手腕,在當年冷氏發展最強的階段,我收購了不少公司,其中有一家就是你外公的,那是家老牌的電器公司,你外公接受不了他公司面臨倒閉的局面,有一天晚上他獨自來找我……”

    冷祁山的語氣變的充滿悔意:“那天晚上正在下暴雨,而我喝了酒剛從飯局里出來,車開出沒多久,你外公當時就不小心撞上了我的車……唉,你外公當場死亡……”

    “事后,我派人去調查才知道當時有人在暗地里推了你外公,對方也是冷氏當年的競爭對手之一,后來對方雖然被抓走判了刑,但你外公卻因我而死。”

    “你媽媽當時遠在國外求學,你外婆為了不耽誤你媽媽的學業,一直隱瞞你外公去世的消息整整半年,直到你媽媽發覺長期聯絡不到你外公后,她才意識到家里可能出了事,她回國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后就找上了我……我和你媽媽就是一段孽緣,我愛上你了媽媽,你媽媽卻在生下你之后選擇了離開……”

    說到此時,冷祁山的眼眶紅了,神情蕭瑟而又悲涼,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幾歲。

    他滿心荒涼的說道:“你媽媽不愛你完全是我的錯!因為當年是我耍了很多手段強行留你媽媽在我身邊,我以為等她有了我的孩子總會愛上我……可最終我沒有如愿。當年我在口頭上承諾過你媽媽,如果將來她有任何需要可以回來找我,我還說過冷氏一半的股權都會給她,那是因為她是你媽媽。”

    他直視冷爵梟的眼睛問的很是愧疚:“爵梟,我當年自作主張將冷氏的股權分出去一半,現在你媽媽回來想拿走屬于她的股權要變現去償還她亡夫留下的債務,你會不會怪我分了你的財產?”

    如今的冷祁山早不是當年一意孤行的自私老頭了,他早已經退出董事會過他的老年生活去了,沒事旅旅游或者把亞撒接去老宅好好陪孫子幾天,就像天下間所有的老年人一樣與世無爭安享著晚年生活。

    所以此刻聽到自己的父親如此卑微的詢問讓冷爵梟內心一酸,他無奈道:“爸,你別這么說,其實我懂你的心思,當年因為外公的事情你覺得始終欠著陳小英,所以這次她主動提出來分股權,你是想還了當年欠下的那份債。”

    冷爵梟的話讓冷祁山頓時老淚縱橫,他有些無措的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淚道:“自古人情債最難還,而我欠了陳家一條人命,你外公的命!你媽媽這次回來拿股權的事情,等到時候我們大家見了面再商量,我現在說就是為了提前給你們打一劑預防針,我不希望你和你媽媽到時候有所爭執。”

    冷祁山當初欠下的債,作為兒子的冷爵梟他也沒法置之不理,但他也不想將經營多年的公司突然就這么割出去一半。

    母親陳小英可以仗著她父親的死來討債,那么作為兒子的他也可以討債!

    “爸,這件事你就交給我處理吧,以后陳小英要是再提出額外的要求,你讓她直接來找我這個現任總裁。”

    ……

    冷祁山走后,冷爵梟寒著臉回到了臥室。

    一直陪著她的林語嫣見他沉默不語坐在一邊,她也不想打擾了他的思緒。

    在她去亞撒臥室跟兒子說晚安后又返回了臥室。

    半小時過去了,冷爵梟還是沉默不語坐著一邊,她微微嘆息一聲走進浴室先去洗澡了。

    林語嫣心里明白,關于陳小英這次回來的目的,冷爵梟需要時間去調整心態。

    前幾天,她清楚的記得冷爵梟說過,他說這輩子不會再去見那女人了!

    冷爵梟說當年就是為了這個拋棄他的陳小英,才讓他和林語嫣被分開了七年。

    每次想起來,他都后悔不已,為什么當年要這么執著想要去問一個答案。

    答案不是顯而易見嗎?

    陳小英就是不把冷爵梟當兒子,她就是明擺著對冷爵梟沒有愛。

    一個不愛自己拋下他的母親,他又何必去在乎。

    林語嫣腦中紛亂繁雜,很是心疼冷爵梟,連著這份心疼也討厭起冷爵梟的母親陳小英。

    她覺得陳小英實在太狠心了!

    世上竟然會有這么冷酷無情的媽媽!

    既然不愛當初又為什么要生下來……

    公公冷祁山的三言兩語,雖然沒有解釋清楚他和陳小英之間的愛恨情仇,但林語嫣還是可以想象到,肯定不是幾句話就能夠說明白的。

    塵世間,唯有愛情最復雜。

    林語嫣心想著以后一定要更好的愛冷爵梟……

    還不等想到更多,她感覺身后貼上了一具高大的身體。

    “語嫣,我們一起洗……可以節約用水。”

    “……”

    林語嫣緊張的一回身就看到那張妖孽絕世的男人臉。

    他的黑眸暗了一層又一層,她下意識的要躲避,他勾唇一笑,抓住她的兩只手臂往身后壓著。

    溫熱的水從花灑中噴灑出來,同時淋在了他們倆的身上,玻璃房內水霧繚繞好似自帶一股仙氣。

    冷爵梟欺身向前將她壓在鑲著金邊的瓷磚墻面上,他黑眸如墨深不見底,薄唇已經咬上了她的耳垂:“我好想你……今晚我要讓你再對我求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