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6章 登門贖罪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6章 登門贖罪

    下午三點,林語嫣帶著劉光明去了本市郊區的紅葉山莊。

    這從不對外開放的紅葉山莊屬于私人領地。

    她怎么也想不到這山莊的主人竟然是澳城賭神路易斯。

    更讓她萬萬想不到是,弟弟劉光明酒駕開車撞兩死一重傷的人,居然會是路易斯的那對龍鳳胎兒女和保姆!

    龍鳳胎當場死亡!

    保姆被撞成重傷至今還在醫院重癥監護室未脫離危險。

    此時此刻,劉光明就跪在紅葉山莊的客廳里。

    林語嫣本來也想陪著弟弟一起下跪,但冷爵梟之前對她說過,不允許她毫無底線的對路易斯求饒。

    何況弟弟劉光明也阻止她下跪,他說一人作事一人當,不能再連累自己的姐姐跟著他受罪。

    本來想一起來山莊的冷爵梟被林語嫣堅持回絕了,她知道冷爵梟從未對人有過低聲下氣,不想因為她弟弟的事情就讓她所愛的男人去給別人當孫子。

    更何況這件事本來就是弟弟劉光明犯下的錯!

    無論是什么樣的理由,劉光明酒駕是真,撞死人也是真。

    可路易斯一直在書房沒有下樓見林語嫣姐弟倆。

    林語嫣好說歹說讓山莊里的女管家已經去通報兩回了,可路易斯依舊無動于衷。

    路易斯沒有派人直接殺掉劉光明,恐怕還是顧忌到他和林語嫣的關系。

    如果不是因為還有冷爵梟這層額外的交情,劉光明很可能不會活著去坐牢。

    從車禍發生到現在,路易斯均未表態如何處理劉光明的事情。

    林語嫣卻再也等不下去了,她身為路易斯的朋友,發生這種慘劇,她說什么都要來當面道歉!

    ……

    時間就在這極其壓抑的氣氛下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劉光明已經跪在地上整整兩個小時了。

    龍花姐妹一直等在紅葉山莊的外面,另外一輛吉普車里還坐著四名特種兵保鏢,他們很有耐心的等待著,心里卻隱隱的有點擔憂,但冷爵梟事先提醒過他們,路易斯還不至于作出傷害林語嫣的事情。

    他們這幫人之前想進山莊,但路易斯的保鏢不予通過,林語嫣就叫他們留在外面了。

    時間又不知不覺過去了一小時,劉光明跪在瓷磚地上的那雙腿早已經麻木沒感覺了。

    他齜牙咧嘴的強撐著,雖然從未受過這種苦和侮辱,但一想起被他無辜撞死的兩個幼小生命,劉光明就愧疚萬分。

    此時,他抬眸看了眼身邊一直站著的林語嫣。

    “姐,對不起!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發誓這輩子都不再喝酒了!”劉光明一臉決絕。

    林語嫣的腳底板其實站的也早麻木了,為了陪著弟弟,她沒有選擇坐在不遠處的沙發上,既然他們是來道歉的,心必須要誠要真。

    說的嚴肅點,哪怕讓他們不吃不喝跪站在這里兩天兩夜都不過分,比起逝去的兩個無辜小生命,這又算的了什么?

    望著弟弟很深的黑眼圈,臉色蠟黃,她知道弟弟從撞人到現在就沒有睡好覺,即便是又累又困打了個盹也是噩夢連連。

    林語嫣嘆息一聲正想趁著現在對他教育一番,二樓的走廊處突然出現了一個男人。

    五十歲出頭的樣子,男人瞎了一只眼睛,長相頗為兇,皮膚曬的很黑,脖子上掛著純金的觀音吊墜。

    面對這個男人,林語嫣漸漸有了記憶,他不正是當年澳城金山俱樂部的道哥道長泰嗎?

    當年因為賭債他抓了劉國富和母親王彩霞,林語嫣還跟樂悠悠親自去贖人了,最后還是冷爵梟出面擺平了這件事。

    道長泰面無表情的走下樓,等走到林語嫣面前后他說道:“林語嫣,路易斯現在讓你上樓去見他,至于你弟弟就讓他繼續跪在這里。”

    劉光明一聽內心有絲欣喜,似乎事情有了轉機,只要肯見面談判就有希望饒過他。

    林語嫣看了眼弟弟,劉光明立刻說道:“姐,你放心的去吧,不用擔心我!你好好跟賭神談談……不要激怒他啊!”

    他的話讓林語嫣頗感無奈,如今這副死局,她還有什么資格去激怒賭神?

    更何況她和路易斯本來就是朋友,又沒什么過節。

    可現在局勢一轉,當年的八千萬人情債還沒機會還,弟弟這大禍一闖,恐怕他們這輩子是還不清路易斯的債了……

    “道哥,你帶路吧。”林語嫣平靜道。

    道長泰的一只眼瞅了瞅她說道:“沒想到你還記得我……”

    說完這句話后他也沒再多言,徑直上樓了,林語嫣就跟在他的身后有距離的保持著。

    大概走了十分鐘,道長泰將林語嫣帶去了山莊頂層連著的檀香木閣樓里。

    閣樓很精致,每一處圍欄雕花都顯得手工之精湛,林語嫣走過看到也只是本能的贊嘆幾秒,很快腦中就被弟弟的事情給壓抑的什么心情都沒有了。

    等道長泰將林語嫣帶進閣樓的書房后,他就關上門離開了。

    林語嫣望著面積不算大的閣樓有些愣神,她向四周掃了一圈,很快被一處屏風后面的男人給吸引了。

    除了路易斯還會有誰,此刻他就坐在靠窗戶處的木制榻上。

    內墻里鑲嵌著木架,里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書籍,一整墻的書。

    路易斯安靜的如同一尊雕像,他的側臉透著沉重不堪的哀傷。

    正當林語嫣不知道該不該出聲說話時,路易斯開口道:“林語嫣,過來坐吧。”

    他的話如同有魔力的讓林語嫣立刻抬腳走向他,沒多久她就坐在了路易斯的對面,兩人相隔兩米遠。

    路易斯始終沒有看她,他的眼神空洞而又凄涼,他盯著窗外的一棵參天大樹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語嫣猜想他一定是在想念那對枉死的子女。

    她的心也跟著狠狠一揪,為人父母完全能夠想象到那種錐心之痛生不如死。

    林語嫣不知道要去怎么安慰路易斯,她也不奢望弟弟劉光明能夠得到路易斯的原諒。

    她只能等待,而不是馬上去跟路易斯提主動賠償的問題。

    畢竟路易斯這樣的人哪里還會缺錢。

    林語嫣這一坐又是半小時過去了,最終她還是主動說話了,帶著十萬分的真誠和歉意:“路易斯,我知道我們說什么都無法彌補你內心的創傷,也無法讓你的一雙兒女回來,但凡我們能夠有什么可以為你辦到的,還請你一定告訴我們!只要不是殺手放火違背良心道義的事情,我們一定會竭盡所能!”

    她的話讓那雙空洞冰冷的灰藍色眸子微微一閃,他的反應讓林語嫣內心為之振奮,她滿懷期待的等著他的回答。

    大概又過了十分鐘,路易斯終于將視線從窗邊拉回,他直直的望向林語嫣,聲音平靜毫無感情色彩的問道:“如果我讓你代孕生下我的孩子呢?你會答應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