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7章 代孕要求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7章 代孕要求

    路易斯的話讓林語嫣臉上的表情都僵住了!

    她呆愣了足足十秒,一直盯著她對面那雙灰藍色的眼眸,林語嫣試圖想從中看出一絲絲的玩笑之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路易斯此刻完全沒有開玩笑的心情,還是因為他真的沒有開玩笑,他的表情除了遠在天邊的疏離就是糾結不堪的無奈。

    而他的無奈,林語嫣懂。

    她第一次慶幸她是路易斯的朋友而非敵人,此刻她能夠安然無恙的坐在這里而不是被當場轟出去已屬運氣。

    雖然她和弟弟是帶著真誠的歉意來求得路易斯的原諒,但林語嫣知道這并非易事。

    人命,哪能輕易償還,除非以命相抵。

    路易斯的視線已經從林語嫣的臉上移開,他下榻往不遠處的紅木辦公桌走去。

    他這一走,林語嫣也跟著站起來,慢慢跟在路易斯的身后。

    她始終沒有想好要如何回答他的話,這種明明是無理逾越了正常要求的要求,林語嫣卻能夠理解。

    換位思考這個方式,畢竟路易斯一下子失去了一雙兒女,這種沉痛打擊是常人所無法想象的。

    不管他提出任何無理的要求,在林語嫣看來都是人之常情。

    如果是誰酒駕開車撞死了亞撒,她恐怕會找那人拼命!

    路易斯對劉光明不打不罵這樣的行為,在林語嫣看來已經是非常非常難得了,也許這也是因為路易斯有一半西方人血統的關系,據傳聞還是國外貴族后裔,她也只能去猜測那是路易斯身為紳士的教養和習慣了。

    林語嫣站在離他五米遠的地方保持著沉默。

    五分鐘后,在處理文件的路易斯終于抬頭看了她一眼,他面色冰冷的說道:“林語嫣,你可以走了。”

    讓她走?

    可什么都沒有表態呢?比如她弟弟劉光明到底要被怎么處置?

    冷爵梟有能力可以讓劉光明不用因為酒駕去蹲大牢,但身為肇事者,劉光明如果過不了死者家屬這一關,這往后的生活也會過的戰戰兢兢,時時受良心的譴責該怎么重新開始新生活?

    如果劉光明被這一次車禍事件導致一輩子無法再真正的快樂生活,作為姐姐的林語嫣也是心有不忍。

    她鼓起勇氣問道:“路易斯,那我之前說過的話……”

    路易斯的臉色終于出現了憤怒,他壓抑著恨意低聲吼道:“你們不要欺人太甚!我才剛失去我的兒子和女兒不久!你們現在就主動找上門來要求得到我的原諒,林語嫣你真當我沒有脾氣是嗎?就算我的孩子是試管嬰兒代孕生的,那也是我的親骨肉!如果不是因為你,我早就殺了你弟弟劉光明!毀尸滅跡這種事,只要我想,誰又能拿我怎么樣?”

    他的幾句話讓林語嫣頓時啞口無言,她面色變的有些蒼白。

    她又怎么會不知道路易斯的實力,來之前,冷爵梟也告訴過她,如果路易斯真有心要對劉光明下手,他未必就能護得住劉光明的人身安全。

    除非劉光明打算一輩子活在被人保護和監視下,即便如此,萬一還是出事也不是不可能。

    冷爵梟畢竟不是神,無法阻止在暗中每天二十四小時都想殺人報仇的罪犯。

    “路易斯,真的很對不起!我們沒有奢望得到你的原諒……我們只是想彌補點什么,給我們一個機會好嗎?”林語嫣心里開始有些著急,得不到路易斯肯定的回答,她還是要暗自為弟弟捏一把汗。

    路易斯忽然冷笑一聲,但他的笑毫無溫度且稍縱即逝,他不屑道:“林語嫣,你不要再假惺惺了!一邊說著只要不是殺人放火,不違背良心道義的事情就會竭盡所能的去為我辦到,可我剛剛已經說了我的要求,你的反應又是什么?”

    “你甚至連拒絕我的勇氣都沒有,你假裝沒聽見就是在完全無視我的存在。既然如此,我和你還有什么好談的。你走吧,趁我還沒說出更難聽的話之前。”

    他的話讓林語嫣的整顆心都莫名的發沉,她確實故意忽略了問題。

    因為讓她代孕為他生孩子這樣的要求已經超出她的承受范圍了……

    林語嫣在心中不禁自嘲,路易斯說的對,她確實說的挺假,說的好聽,等他真的提出了,她又辦不到了。

    代孕生孩子這件事,雖然聽起來震驚她的三觀,可真的算不上殺人放火違背良心道義。

    說的直白點,只要冷爵梟同意,她確實可以。

    可就算冷爵梟真的不介意,她自己那一關都過不了。

    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會拒絕,她只是沒有說出口而已。

    “路易斯,除了代孕這件事,你還有其他要求嗎?”林語嫣很平靜的問出口。

    路易斯沒有看她,微微低著頭在處理手中的房地產項目,他回答的很直接:“代孕這件事是我唯一能想到的,你弟弟讓我沒了孩子,那就再還給我一對龍鳳胎!你想為你弟弟出頭求情,那就不是說幾句對不起那么簡單了,錢我有的是,你們完全可以打消金錢賠償的念頭,因為我不會接受。”

    聽到這里,林語嫣越來越覺得無奈,她開始覺得路易斯是在故意刁難她和弟弟了。

    “如果我們負責去找代孕媽媽呢?”她試圖問道,雖然心里已經有了答案。

    他抬眸冷若冰霜的望著她,足足盯了半分鐘才開口道:“林語嫣,我以為你足夠聰明,沒想到你開始學會裝傻了。你覺得我會找不到代孕的女人?只要我愿意,想嫁給我的漂亮女人隨便找找就能有成千上萬,不要再試圖說些毫無誠意的提議了,這樣只會讓我更厭惡你們!”

    路易斯的話讓林語嫣的心瞬間像是被刀扎了下,她依稀記得她和他最后一次在樓清寒的私人醫院見面,他只憑驚人的天賦聽力就確定了她的真實身份,毫無距離的接受了她,還給了她一個想起來至今都感覺溫暖的擁抱。

    她和他淡淡的友情被劉光明這開車一撞,徹底撞的稀碎,因為弟弟的關系,路易斯連著她都開始恨起來了。

    林語嫣的眼眶紅了,為這段逝去的友情而難過,也為這個不幸的遭遇而感慨生活的不如意。

    她留著淚問道:“為什么一定要找我代孕?你應該知道我已經是冷爵梟的妻子了。”

    路易斯往身后的背椅一靠,他笑的充滿戾氣:“為什么?誰讓你是劉光明的姐姐!”

    “我當然知道你是冷爵梟的老婆,但我現在就是看不得你們一家幸福快樂的樣子!”

    他突然從紅木椅子上站起身走向林語嫣,路易斯滿眼痛苦的說道:“你們可以一家團圓,而我為什么就要承受失去兒女的人生悲劇?從車禍發生到現在,我腦子里無數遍的問自己,為什么偏偏就是我的孩子出事?為什么該千刀萬剮的酒駕司機會是你弟弟?林語嫣,你來告訴我這究竟是為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