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9章 心碎身世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9章 心碎身世

    路易斯望著陸圓圓跪在地上求饒的樣子有些不明所以,陸圓圓身后的道長泰開口道:“她之前說這件事和孩子有關。”

    孩子?

    路易斯的眼眸瞇起說的很肯定:“陸圓圓,只要你坦白真相,我可以饒了你的命。”

    陸圓圓能對著他說出饒命的話,想必這件事不會是小事了。

    跪在地上的陸圓圓不敢抬頭看路易斯,如果不是因為雙胞胎被車撞死,而路易斯突然要再作親子鑒定,她也不會害怕東窗事發,畢竟孩子在出生時已經有過一次親子鑒定。

    陸圓圓的聲音有些抖,她輕聲道:“路易斯先生,其實我在答應當代孕這件事情之前,我隱瞞了一件事,我在移植胚胎的前兩天……我和分手的前男友發生了關系,我們沒有作保護措施,我想著不會這么巧……可沒有想到……”

    也不知道是后悔還是害怕,陸圓圓單手捂著嘴開始痛哭起來。

    這樣的真相一說出來,路易斯顯然有點沒站穩。

    陸圓圓這個當了他三年私人飛機的空姐,就是看中她為人善良潔身自好還很聰明的特點,才會讓她成為代孕母親,沒想到她居然作出這么不專業的事情來!

    路易斯陰沉著臉問道:“當初孩子親子鑒定毫無問題,不要告訴我那位檢測中心的檢測員剛好就是你前男友!”

    陸圓圓一臉心如死灰的默認態度讓路易斯差點一腳踹向她!

    他將心中那股爆裂的怒氣發泄在不遠處的沙袋上,那一記記悶聲的拳擊聲聽在陸圓圓的耳中嚇的使勁磕頭,生怕下一刻自己的腦袋要被打爆了……

    路易斯足足對著沙袋暴擊了十幾分鐘,直到他將腦中想殺人的念頭都給揍沒了為止。

    他的拳頭紅腫破皮,雙手的關節處都有血跡斑斑。

    路易斯走到陸圓圓面前咬牙切齒道:“我念在你過去三年兢兢業業的工作饒你一命!你和你前男友對我的詐騙我也不以追究,但你拿走的一千萬代孕費我要你一分不少的退回來!少一分我讓你后悔來到這個世上!”

    陸圓圓一臉驚恐,眼淚噼里啪啦掉下來,一個勁的點頭。

    路易斯繼續道:“錢我限你一星期之內還清,之后你和你的前男友都必須離開這里不準再回來!如果讓我發現你們還在本市,我可以送你們上路去見你姥姥……”

    她一聽嚇的差點大叫,她姥姥三年前就去世了,有一次路易斯心情不錯在飛機上和她聊過天。

    陸圓圓跟在路易斯身邊三年,她太清楚他的手段了,表面上他是個賭神和成功商人,但貴族后裔的身份有著龐大的人脈,路易斯的實力不會遜于在本市只手遮天的冷爵梟!

    誰要是真的惹毛了路易斯,那種讓人憑空消失再也找不到的事情他完全可以辦到。

    “路易斯先生!您放心!那一千萬我一分都沒花都在銀行存著呢……我們馬上就走……”陸圓圓惶恐之至的表決心。

    路易斯收起充滿戾氣的眼神,他走過她身邊時留下一句話:這種奇恥大辱,你們要是敢說出去,我會讓你們生不如死!

    “謝謝路里斯先生……謝謝路易斯先生……”陸圓圓一個勁的磕頭直到路易斯走遠了還在磕。

    已經走出健身房的路易斯眼中終于染上一絲久違的快意,在得知那對雙胞胎不是自己親骨肉的時候,那種如釋重負的奇妙感覺讓他第一次覺得原來被人詐騙也是一件好事。

    但陸圓圓和她前男友如此惡意欺騙他,還是無法得到他的原諒,但看到那對去世雙胞胎的份上,他不想沾上他們親生父母的鮮血,好歹那對龍鳳胎還是給了他一段快樂的時間。

    想到劉光明這個肇事者,路易斯的心依舊沒有改變決定,但他已經不確定會不會隨著時間的改變,而為了林語嫣妥協什么……

    但這種沒好處的事情,他還是不想輕易去改變,顯得他太過仁慈沒有威信!

    路易斯沒有回頭,他對身后跟著的道長泰說道:“等親子鑒定報告一出來,你就立刻告訴我。”

    道長泰恭敬道:“是。”

    ……

    第二天一大早,林語嫣和冷爵梟的別墅里迎來一位情緒暴躁的男人。

    他就是冷思辰!

    從管家將他迎進客廳開始,冷思辰看見什么就摔什么。

    客廳里的現代藝術作品被他統統用腳給踹爛了,客廳里風格獨特的玻璃酒柜被價值五百萬的青花瓷大花瓶給砸碎了,幾十瓶價值不菲的紅酒滾落在地,全部碎成了一大灘暗紅色的小河流,頓時整個客廳酒香四溢,卻讓所有的女傭躲在廚房和餐廳不敢出來。

    別墅外面聞訊趕來的保鏢們一看是冷思辰一大早在發瘋,他們滿眼糾結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管家忠叔在問了幾次冷思辰得不到回應后,他急匆匆的上樓去稟報冷爵梟去了。

    時間太早才早上五點半,林語嫣和冷爵梟,還有亞撒和王彩霞全部都還在睡覺。

    等冷爵梟和林語嫣快速穿好居家服準備去客廳時,正巧出來看情況的亞撒和王彩霞都被冷爵梟勸回屋了。

    自己弟弟在客廳莫名其妙發酒瘋,為了避免誤傷其他人,冷爵梟獨自去面對了,實在無法交談時還可以讓保鏢出手。

    林語嫣先去亞撒房間陪兒子了。

    王彩霞為了不添麻煩也乖乖回了自己的房間。

    ……

    當冷爵梟出現在樓梯口時,冷思辰怒紅著眼仰視他,他瞬間大笑起來:“哈哈哈……看看是誰來了……我同父異母的親哥哥冷爵梟!我看奧斯卡金像獎該頒個最佳男主角給你!整整十年你都不曾和我相認……冷爵梟!你可真能忍啊……”

    冷思辰的話讓冷爵梟心中頗為驚異,沒想到他居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冷爵梟相信這件事絕對不會是冷祁山透露的,二叔冷云長也不會去說,那么就只剩下冷思辰的親生母親何春蘭了。

    他的親生母親陳小英來市里后已經住進了冷家的老宅,她的一對兒女也住在老宅,冷祁山現在是天天陪著他們以禮相待,想必何春蘭是聽到了什么風吹草動心有不甘了。

    看著冷祁山的第一任前妻帶著別人的種回來分冷氏的股權,何春來終于拿自己的親兒子出手了。

    面對這種局面,冷爵梟單手放褲袋走下樓,他沒有急著回答冷思辰,而是掃了眼站在客廳邊上的忠叔,他平靜道:“忠叔,去拿醫藥箱。”

    忠叔這才仔細看了冷思辰所在的位置,看到冷思辰的一只手正在滴血,忠叔頭皮發麻的說道:“我這就去!”

    冷思辰盯著這個從樓梯上一臉沉穩走下來的哥哥冷爵梟,他的整顆心像是被扔進了油鍋,噼里啪啦滋滋作響可痛的沒有人理會……

    那種深深的悲哀和蒙在骨子里的絕望讓他心碎。

    沒想到他的堂哥是他的親哥哥,而一直和他保持距離的大伯竟然是他的親生父親!

    冷思辰恨恨道:“冷爵梟!我知道了全部真相!我問過何春蘭了!她都已經承認了……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擔心我會跟你搶奪冷氏集團,所以才不肯認我?”

    望著滿身酒氣的冷思辰,冷爵梟眸色一沉,看來這件事不是何春蘭先告訴他的。

    他冷聲問道:“你先告訴我,你從哪里得知了你的身世?思辰,我希望你現在冷靜點,不要被人利用了都還不知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