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5章 奇葩兄妹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5章 奇葩兄妹

    冷爵梟的回答當場讓顧影川大笑出聲,笑了幾聲后,他一臉詫異的問林語嫣:“冷太太,你難道活在封建時代嗎?居然還需要自己的丈夫替你回答問題?”

    今晚的顧影川一身暗紫色的大牌走秀款西裝,里面穿著同色系的襯衫,一條精致黑色的領帶上是手工刺繡的金色骷髏頭。

    他有一頭張揚的深紫色觸肩發,他的膚色白皙而又健康,完美的額頭下是一道俊秀的眉峰,那雙狹長的丹鳳眼非常吸引人很是妖氣,原本的黑眸上戴了紫色的美瞳,筆挺的鼻子下是殷紅的薄唇,甚至可以看出他擦了淡淡的玫瑰色唇膏。

    他的言行舉止和穿著打扮都讓冷爵梟一萬分的反感,一個男人妖里妖氣不男不女的打扮讓他已經擰起了眉峰。

    顧影川自來熟的對林語嫣提出那種過分要求,冷爵梟忍不住當場替林語嫣作決定。

    他也知道林語嫣有些犯難無法快速的回答這種問題。

    林語嫣面對顧影川不懷好意的問題,她淡定的說道:“謝謝顧先生的好意,就像我先生說的,我確實很忙。還有,顧先生,如果你是單身,你無法理解我們夫妻間的這種默契,這很正常。”

    她的話不算得罪顧影川,但話語中的回擊也絕對沒有很客氣。

    冷爵梟看了眼自家老婆,雖不動聲色,但心里已經為林語嫣點贊,說的好!

    一直站在旁邊的顧穎具有古典美人的氣質,一頭黑絲長到腰際,精致好看的容貌上化著淡淡的妝容,天生麗質的女人就是隨便打扮下已經足夠吸睛,她就穿著一條無袖的白色基本款禮服,一看就知道是出于名設計師之手。

    她長的很高,穿了高跟鞋后看起來足有一米八了,顧穎此刻微笑著說道:“哥,真是可惜了,也許冷先生因為你是男人所以有所顧忌吧……”

    她轉眼就望向林語嫣問道:“冷太太,不知道我可不可以邀請你當我的人體藝術模特,我正在籌備我的畫展,等明年夏天我想在巴黎舉辦我的個人畫展。”

    顧穎的話頓時又讓冷爵梟的眉峰挑起,他寒聲問道:“人體藝術模特?”

    他主動問話,顧穎一時來了興致解釋道:“是啊,我這幾天已經想到了一個主題,我想畫來自不同職業的女人,既然冷太太是漫畫家和編劇,那正好符合了其中兩個職業。冷先生,你不用擔心,我創作時的畫室里會開暖氣,冷太太不會因為沒穿衣服而感冒……”

    她的話還未說完,冷爵梟抓起林語嫣就走,什么話也沒有留下。

    林語嫣還在震驚于顧穎的自我想象,既然老公冷爵梟都聽不下去了,她也就跟著走吧。

    冷祁山急了:“爵梟,你們這是要去哪里?”

    冷爵梟沒回頭,氣急敗壞的吼道:“我們不想和一群瘋子吃飯!浪費時間!”

    “唉,冷先生,你的思想不會這么迂腐吧?不能接受人體藝術嗎?”顧穎還在他們的身后大聲問。

    一旁坐在輪椅上的顧影川一手托腮勾唇笑的很歡,全程看戲的陳小英望著自己這對搞藝術的兒女一臉寵溺,相反看向疾步離開的冷爵梟卻是眉頭緊蹙。

    這兒子太像年輕時候的冷祁山了……令她厭惡。

    一場家宴,因為陳小英那對活寶子女給搞砸了。

    雖說是冷爵梟帶著林語嫣自己選擇離開,但他實在是忍無可忍了,再待下去他就要揍人了!

    等他和林語嫣開著車離開冷家老宅時,他后悔因為父親冷祁山的邀請答應來見陳小英他們。

    見過之后,讓他更加糟心了。

    想到是這樣的奇葩家庭來分他的公司股權,冷爵梟在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他絕對不會妥協!

    他會讓陳小英一個子都撈不到!讓她哭喪著臉帶著那對搞笑的子女滾回去!

    此刻林語嫣就坐在副駕駛位上,她望著了眼車速忍不住提醒道:“爵梟,開慢點。”

    弟弟劉光明酒駕撞死人的陰影還沒散去,她可不希望自己的老公,因為那別墅老宅里的人影響心情一個勁的超速!

    她的溫柔提醒,讓冷爵梟的心有絲平靜下來,他知道他超速了,心里那股子火氣讓他有點失控了。

    “對不起,語嫣,嚇著你了。”他已經將車速降下來,開到了正常碼數。

    林語嫣主動提議道:“爵梟,要不我們找處不錯的餐廳去吃飯吧,你看我們今晚穿戴整齊,可以出入很正式的餐廳呢……”

    她的實在可愛讓冷爵梟頓時笑出聲:“老婆,你老公就算是穿著破衣爛衫帶著你去吃飯,你相信嗎,在本市哪怕全世界的任何一家餐廳,我們都不會被趕出來。”

    他渾身的霸氣和眼中的超凡自信,讓林語嫣忍不住伸手去捏他的耳垂,她輕笑道:“我當然相信我老公的實力啦!我知道你的名字就是行走的活招牌!”

    她的稱贊讓他之前的怒氣散去不少,他抓過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用力親了一口,親了后還不夠,開始啃咬上了:“我看飯不用吃了,這里就有一只小豬蹄!”

    林語嫣抽回自己的手嗲怒道:“去你的,你才是豬蹄!”

    冷爵梟爽朗的笑出聲來,心中的郁結一掃而光,他想通了,暫時不去想陳小英和她那對子女的問題。

    就算冷祁山對陳小英那么殷勤,他還是會有辦法讓自己的親爹反感陳小英……

    反正沒有他現任總裁的親筆簽名,陳小英拿不走屬于冷氏的股權,除非冷祁山拿自己的私人財產去補償她。

    但他相信父親冷祁山即便心里對陳小英父親的死再愧疚,心里也還是會有一桿秤一個度!

    畢竟他父親也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角色。

    想必現在面對當年深愛過的女人陳小英,他爹在開始當沒有距離感的暖男了……

    “爵梟,你在想什么呢?還在為他們生氣嗎?你不用太在意他們,那對兄妹既然是搞純藝術的,思維方式異于常人,有些話你不必當真!反正我不會去當他們的藝術模特,你放心吧。”她再次伸手將掌心的溫度貼在他的右手背上。

    冷爵梟左手開車,右手握住了她的手,他看了她一眼道:“我才不會理會這種人。不提他們了……老婆你想吃什么?你選吧。”

    感受到他是真的不生氣了,林語嫣的臉上有了笑意,她一本正經開始思考起要吃的東西……

    還沒等林語嫣說話,冷爵梟的車載系統提示有來電。

    他接聽了。

    很快,一道焦急的中年男人聲音瞬間傳來:“爵梟,我是你王叔啊!我知道前段時間你和佳倩的關系鬧得有點僵,佳倩這孩子也真是糊涂啊……我長話短說,我想問問最近你和佳倩佳敏這兩姐妹都有聯系嗎?”

    冷爵梟冷著臉回答:“我已經公開表態,佳倩她不再是我朋友,我又怎么還會跟她有聯系。”

    他的決絕讓王宣德心中升騰起一股怒氣,可奈何王宣德是有求于冷爵梟,他壓了壓心中的情緒沉聲道:“爵梟,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們這些長輩確實也管不了,但我還是要為佳倩和佳敏這兩個女兒說句話,她們過去對你怎么樣你心里有數……”

    “王叔,如果你是來當和事佬的我看你不必費心,我當初的決定不會改變,如果可以輕易原諒背叛我的人,我想我早就活不到現在。”冷爵梟的話冷靜而認真。

    王宣德嘆氣道:“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也不用再解釋了……那看來我想找你幫忙尋找佳倩和佳敏的事情你也不會答應了……”

    冷爵梟的心下沉一分,他道:“我沒明白你的意思。”

    “爵梟!如果你還有一份心,看在我們兩家人相識多年的份上,你盡快派人去尋找佳倩和佳敏的下落!這兩個女兒真是讓人不省心!我們已經和她們失去聯絡了……她們的手機已經關機整整五天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