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9章 明目張膽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9章 明目張膽

    兩天后的下午三點,冷爵梟和林語嫣一起坐在車里,他們此刻正在露天停車場。

    外面陽光普照,偶有微風,深秋即將步入初冬。

    冷爵梟的視線望著前方暖色調的并排別墅區,這里是本市的一處高端人群療養院。

    他側眼望向身邊的她輕聲道:“你真的不進去了?”

    林語嫣本來糾結的心,在他問出口的一瞬間作了決定,她道:“爵梟,王佳倩要見的是你,如果我也進去了,可能會讓她不高興……她們這次在國外遇到的事情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我想現在除了家人的關心外,她們還需要好朋友的支持。景瑞都放下工作去陪她們了,你也陪她們幾天吧。”

    她一臉認真道:“雖然王佳倩之前犯了錯,但我相信她可能也有所悔悟,我們還是給她一個機會吧。尤其現在她們兩姐妹出了事,我們不能再置之不理,這樣顯得我們太無情。她們認識你很多年了,我不想因為我的關系讓你和她們的友情這輩子就這么斷了,我心里會有愧疚感。”

    她的話說的真誠而又冷靜,聽在冷爵梟的心里有些情緒復雜,沒想到認回兒子后的林語嫣變的有些婦人之仁了,善良的都有點過分!

    他垂眸問了一句:“你這么怕得罪人,其實并不是出自你的本心,你是怕給我和亞撒樹敵吧?”

    林語嫣側過身一瞬不瞬的望著他,滿眼愛意道:“你和亞撒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也看到了,生活充滿變數,我小姨至今昏迷還躺在醫院里,恐怕陳梅是要恨死我們一家人了……光明他這一回國定居就要去給路易斯當2年跑腿的,雖然說總比他去坐牢好,但他也是我親弟弟,我是看著他長大的……爵梟,我真希望生活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許你會覺得我很慫吧。”

    “但我還是堅持我的選擇,沒必要與有過關節的人從此都老死不相往來,我相信人都會變的……你看佟瑤她不也是變了嗎?媽昨天突然想去看小姨,佟瑤居然放下手里一切的工作去陪著媽,媽當時好高興……”

    冷爵梟忽然道:“語嫣,你別說了,有些事我作保留意見,我們讓時間去證明。我答應你,我這幾天會多來看看佳倩和佳敏。車你開回去,我會打電話讓穆天來接我。”

    說完他就下車了,再也沒有額外的話語。

    望著高大的身影漸漸走遠,林語嫣明白冷爵梟開始和她有一些觀點上的不同了。

    對人對事的態度,兩個人的心思,總歸會有出入,不會完全相同。

    林語嫣從副駕駛位置下來后就繞過車頭上了駕駛位。

    不出兩分鐘,她將車駛離了停車場。

    這次夫妻倆出門都沒有跟隨保鏢,偶爾他們也想過點正常人的生活,不想搞得每時每刻都像有人要來綁架和暗殺。

    其實在兩小時出門前,林語嫣就收到了蕭毅然發來的短信,他說他要提供一份重要文件,說是關于她弟弟劉光明的酒駕事情。

    他特別指明說這份證據只會給她看,他不會提供給冷爵梟,至于林語嫣想不想要,全看她自己的選擇。

    涉及到弟弟劉光明,林語嫣最終還是答應了。

    跟他約定了時間和地點。

    ……

    一個多小時后,林語嫣出現在一家四合院的私人茶樓里。

    這處茶樓只有六處包間,每一間都是主人的精心設計。

    而且茶樓不外開放,不接受不請自來的客人,只接受事先預約過的客人和熟人介紹的朋友。

    此時,林語嫣將冷爵梟的邁巴赫停好之后,她就直接去了預定好的包間。

    比約定好的時間她早到了十分鐘。

    穿著黑色絲絨長袖旗袍的女服務員將她帶進包間后,不出兩分鐘,茶樓的主人來了。

    他就是慕容景。

    “語嫣,你能來真是給我面子,謝謝你照顧我這小本生意。”慕容景穿著皮衣和牛仔褲,腳上一雙軍靴帥氣冷酷。

    他臉上的笑意很明顯像是有什么喜事。

    林語嫣坐在紅木椅子上笑的自然:“慕容先生就不要說笑了,我聽說某人剛剛分得五家不同城市的五星級連鎖酒店,論財富,你這相當于過去的大財主了……”

    慕容景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他坐下后問道:“是冷爵梟告訴你的吧?慕白還真是什么事情都告訴他……說不定是在向冷爵梟訴苦懇求他幫忙呢,只可惜我家老頭已經讓律師團公證過了,要怪就怪慕白這幾年太游手好閑不辦正事,老頭子不放心將全部家業交到他手上。”

    “那你爸為何就信你呢?”林語嫣不免好奇,對于慕容景的行當,她只知道東方擎的伊甸園里,用的是慕容景開發的防御系統軟件。

    可能是個殺毒軟件大王?

    慕容景那張有些偏歐化的俊臉上有絲得意,他忽然湊近林語嫣小聲道:“實話告訴你,老頭子分給我的這點家業遠不及我在迪拜創下產業的十分之一。我回來根本就不是為了什么遺產……”

    還不等林語嫣問,他就哈哈笑起來自嘲道:“林語嫣你這雙眼睛有毒,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親近,想把內心的秘密都告訴你……我差點就說了……還好我有定力。”

    林語嫣不禁搖搖頭,覺得慕容景這半真半假的話讓她聽不懂,她轉念一想問了一句:“有句話我想問你,你要是覺得不合適就別說,你是不是在陷害你大哥慕白?”

    慕容景挑起眉峰,很自然的從兜里拿出潤唇膏擦了下嘴唇:“以后要多擦唇膏……”

    這是在故意轉移話題?

    正當林語嫣放棄聽到答案時,他將潤唇膏收起正色道:“不錯!我是在陷害慕白,可他在背地里也搞貓膩,只不過斗不過我,我現在不會將他往死里整,先釣他一陣子再說……對了,語嫣,我跟你說過的話,希望你以后不要告訴冷爵梟,不然我以后可不會再幫你找人了。因為我可不想有一天被朋友出賣。”

    慕容景說的很平靜,眼底散出來的陰寒之氣讓林語嫣莫名一冷,她點了下頭說的鄭重:“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你救過我兒子,我信你的為人。只不過身為朋友我好心的提醒你一句,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這個道理你肯定懂。”

    他自嘲的輕笑出聲:“哈哈哈……這我懂,我已經體會到了,最近我回家都有人跟著,我在想慕白還是猶豫了不敢對我下狠手,畢竟他也得到了兩家酒店和三家商場。可我真希望他動手……因為老頭子派人盯著呢,可惜,慕白也沒我想象中那么蠢……不錯,這樣玩起來才有意思……”

    林語嫣聽到這些明目張膽的黑料,她有種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的感覺。

    可惜已經聽到了,她只能假裝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了。

    這時候,包間門口里外三層的刺繡鏈子被人掀開。

    蕭毅然到了。

    慕容景回頭看了他一眼,說不上厭惡,但也談不上有好感,他主動站起身說道:“語嫣,我先出去了,有事你就叫我,桌邊的金色小按鈕一按,我隨叫隨到。”

    林語嫣道:“好,你讓服務員給我們上一壺今年最新的綠茶就好。”

    慕容景走后,蕭毅然踱步走到林語嫣的對面坐下了。

    他手里捧著一束百合花放到了桌上,蕭毅然勾唇笑道:“本來想約你在我別墅里見面,可惜你偏偏要約在這里……不然你可以在我別墅里親自挑選我為你種下的百合花。”

    “語嫣,這花是送給你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