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6章 自我厭棄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6章 自我厭棄

    弟弟劉光明的案子還沒查清楚,她自己還讓王佳倩指著鼻子罵蛇蝎心腸,現在冷思辰又告訴她父親林翔殺人的事情有可能又是有人設局!

    林語嫣整個人有種快要崩潰窒息的感覺……

    這到底是怎么了?

    為什么從她回來后接二連三就發生這些事?

    為什么總是她和家里人出事,到底是誰要搞垮他們一家人……

    “思辰,你說對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在來的路上我也告訴你了,王佳倩姐妹的事情顯然也是有人刻意栽贓給我。”

    林語嫣深沉的表情壓抑的不行,她繼續道:“我爸媽在生活中也沒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敵人,我爸其實是個膽小怕事的人,平時為了生意根本連一個客戶都不敢得罪,他一向講究的是和氣生財。我想來想去,對方很可能是沖著我來的,對方在不斷朝我身邊的人下手……”

    她抬眸望向他說出她的猜測:“如果照你的意思推斷,那我爸失控殺人的事情很可能也是同一個人背后安排的。現在陸小桃已經死了無從查證,我們只能去醫院看看我爸的二兒子林小童了……但之前我開車去接你的路上,我已經打電話給林小童的媽媽,他媽媽說現在的林小童拒絕見任何人。”

    “見林小童的事情我來安排,也許以我律師的身份去見他更合適。”冷思辰滿眼擔憂,林語嫣家里這樣接二連三的出事情,明眼人都能看出確實太不尋常了!

    林語嫣很是感激:“思辰,那這件事就拜托你了。”

    “跟我客氣啥,你身體還難受嗎?不難受的話我們該走了……”

    她立刻將未抽完的煙丟在地方踩滅道:“走吧。”

    ……

    林翔殺人的事情很快讓周圍的人都知道了,佟瑤和劉光明是王彩霞親自打電話通知的。

    當初林翔家里的新保姆還是王彩霞在老家介紹過來的,所以當時林翔一出事,保姆第一個通知了王彩霞。

    目前陸小桃那不到七歲的兒子在老家待著,陸小桃的表哥已經請了律師要為表妹打抱不平,尸體還在法醫處司法鑒定,最快第二天才能讓家屬認領運回去辦理喪事。

    蕭毅然在得知陸小桃被自己的前岳父殺了的消息時,也是好半天回不過神。

    想起這個在他兩段婚姻中都有過關系的女人,蕭毅然一時間也很感嘆物是人非。

    沒想到,那女人就這么死了……

    他在自己的辦公室抽了一個多小時的煙,心情有著揮不散的情緒,唯一能夠想到的女人就是林語嫣。

    蕭毅然很想在此刻見見她。

    ……

    而林語嫣在回到別墅后,晚上沒有吃,冷爵梟在回到家里后,他和她談了兩個小時,為的就是開解她心中的諸多煩惱。

    可畢竟這些讓人頭疼不已的事情都是林語嫣家里的,冷爵梟無法感同身后,她開始有一種深深的孤立感。

    好像深陷在一處有很多陷阱的島嶼,不知道對方是誰,但一次次在害她。

    林語嫣越來越感覺恐慌,她真的怕這個家慢慢的就散了。

    下一個要對付的人會是誰?

    佟瑤還是她?

    冷爵梟本來在房間里陪著她,但他因為林翔和王佳倩的事情開始緊鑼密鼓的查案,包括他自己的都親自上陣了。

    林語嫣讓他不用陪了,他也就沒有再勉強,在冷爵梟看來要趕緊揪出幕后黑手才是唯一的解決辦法。

    這樣他心愛的女人才能在臉上重獲笑容。

    亞撒最近很乖,知道父母面臨很多問題,他每天好好學習按時吃飯睡覺,出奇的聽話,這讓冷爵梟和林語嫣心里都欣慰不少,覺得兒子學會體貼人了。

    ……

    晚上十點,林語嫣站在臥室外的大陽臺上,望著沒有星星的夜空,心里是不能言說的沉重。

    她覺得自己太沒用了,家里出了事情就需要仰仗冷爵梟去處理。

    可最近出事這么頻繁,她都開始擔心冷爵梟會不會厭煩了她和她的家庭。

    她不可自控的連續抽了半包煙,她不敢在他面前抽,趁著冷爵梟在書房忙的不可開交,她卻感覺什么忙也幫不上,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法律她不懂,冷思辰已經在處理這方面的事情。

    軍政商三座大山,她又沒有路子可以靠,都得靠著冷爵梟,她開始漸漸意識到她和他之間的距離。

    她和他,門不當戶不對的問題開始逐漸暴露……

    如果她自己有人脈,也許她可以不需要全部靠冷爵梟。

    當初她刻意表現出來的經濟獨立,現在看起來是如此的可笑,再過十年,她和冷爵梟會不會漸行漸遠?

    換成是誰,如果一直處理她家的爛攤子,最終也會厭煩吧?

    林語嫣望著漆黑的夜空,她身后的臥室里沒有開燈,陽臺上的光線很暗,只有遠處草地上的路燈有亮光。

    她好想念好閨蜜悠悠……

    可能是心有靈犀一點通,樂悠悠就在這時候突然給她打了電話。

    林語嫣將煙無所謂的丟進了樓下的草地,此刻的心情早顧不上這種細節的小問題了。

    她大步走進臥室,在梳妝臺上拿起閃著光的手機。

    一劃開按了接聽鍵,樂悠悠的聲音就傳來了:“語嫣,你在哪呢?要不要出來喝一杯?”

    “好,在哪見?”林語嫣想都不想脫口而出,她太壓抑了,太需要發泄了。

    “東宮見?”樂悠悠提議道。

    林語嫣微微蹙眉:“東宮還開著呢?”

    樂悠悠笑了一聲:“開著呢,不過已經換主人了。那我們在東宮見吧,我有貴賓卡,我在東宮存了兩瓶好酒,你直接上686包間找我。”

    “那待會見。”

    ……

    林語嫣就穿著一身運動服,順手拿了件毛呢大衣就出門了,一張素顏,頭發也只是隨意的扎了個馬尾。

    她帶著一個包,開著一輛法拉利出門了。

    出門前她去了冷爵梟的書房,沒有刻意的討好和委屈自己,就是很平靜的說要和樂悠悠在東宮喝酒,冷爵梟出奇的溫柔,對她說讓她玩的開心點,什么都別想,所有的事情都由他來處理。

    林語嫣點了下頭就走出了書房,在轉身的一瞬間,冷爵梟沒有看到她臉上留下的兩行眼淚。

    有感動,也有無奈和心酸,說不清楚她此刻的心情。

    她只知道她需要很多酒精來麻痹自己的神經,才能停止不去想那么多糟心的事情。

    ……

    林語嫣開的很快,才四十五分鐘就到了東宮。

    等她到了包間,樂悠悠已經點了一桌吃的東西,上面是各種酒和飲料。

    “語嫣,我知道你心里很壓抑,今晚我們不醉不歸,我陪你!”樂悠悠已經走向前抱住了她。

    她的舉動,林語嫣頓時就明白了,最近她家里的事情,樂悠悠都知道了。

    樂悠悠昨天才回國,那些事情應該都是冷思辰說的。

    “悠悠,我好累……我真的好累。你讓我好好的抱一會兒……”林語嫣一臉絕望的閉著眼靠在樂悠悠的肩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