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7章 脆弱一面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7章 脆弱一面

    不出幾秒,淚水就滴到了樂悠悠的衣服上。

    樂悠悠無聲的抱著她,一手輕撫著林語嫣的后背,她不知道說什么,只能一直陪伴她。

    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讓愛人承受,樂悠悠知道,林語嫣好強不想將崩潰的一面完全呈現在冷爵梟的面前。

    而面對她,林語嫣找回了當初的自己,想哭就哭,想釋放脆弱就顯示脆弱的一面。

    說白了,林語嫣感覺在樂悠悠的面前,她和她才是平等的。

    在冷爵梟面前,在她的內心深處始終還是覺得高攀了他。

    現在家里的事情一多,林語嫣才知道原來她的能力是這么的有限,因為有了冷爵梟,她才不需要四處去求人。

    等林語嫣哭了半個小時后,樂悠悠拉著她的手走到沙發上坐下。

    “語嫣,其實你不用活的那么累,既然爵梟和你結了婚,你們是夫妻就是一家人,你家里人現在出事,他作為你的丈夫幫你是應該的,你不要老覺得對不起他……”樂悠悠還是了解自己閨蜜想法的。

    “悠悠,你說我該怎么辦?人生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糟心的事情?我欠的人情越來越多……我的心里負擔就越來越大,我真怕我到死的那一天都還不清!”林語嫣一臉頹喪,她端起桌上半杯加冰塊的伏特加一口氣喝光。

    望著空酒杯里的冰塊,她呆滯的掏出酒杯里的冰塊一口塞進嘴里咀嚼,那冰冷的刺激感覺,她好像都感覺不到,神經都有些麻痹了。

    想想父親林翔要坐牢了,她的整顆心就萬分沉重,林語嫣開始不斷想起小時候與父親每一次見面時的點點滴滴。

    那些美好的記憶開始變得越來越深刻,也就變得越來越痛苦。

    她的心里襲來一股窒息的感覺,難受的拿過桌上的酒瓶就對瓶喝起來。

    樂悠悠想勸但沒說出口。

    看著閨蜜那沉痛的表情,她只能是陪著她喝,自己的父親殺了人要坐牢了,這種事情換成誰都不會有好心情。

    這時候,包間門忽然被推開了,樂悠悠剛想發火,她都提前對這里的服務員說過了不要再進來打擾她們。

    可話到嘴邊看到來人就愣住了,還是林語嫣最先反應過來,她對著來人一臉嫌棄道:“你怎么來了?”

    蕭毅然一臉面無表情的走進包間,在離她們最遠的位子上坐下了。

    他臉上有點微紅顯然已經是喝了一輪了。

    “你進包間時,我剛從洗手間回來,看到你的背影就知道是你……本來今晚我想找你見面,但又怕你拒絕我,我就沒有給你打電話……沒想到這么巧,我們在東宮碰面了……”蕭毅然的心情顯然也是說不出來的惆悵和復雜。

    他從自己的牛仔褲兜里掏出煙盒,從里面抽出一支煙,也沒有問她們介不介意,他直接點燃抽上了。

    林語嫣掃了眼說了一句:“我出來急,忘了拿煙,你也給我一支。”

    蕭毅然蹙眉看了她一眼,但沒說話,將煙盒直接丟了過去。

    等林語嫣把煙點上時,坐在林語嫣身邊的樂悠悠忽然笑了一聲:“我其實已經戒煙了,今晚我陪你們。”

    就這樣,三個人坐在沙發上安靜抽著煙都沉默著,氣氛很壓抑,像是誰死了。

    是啊,死的人雖然是她們一直討厭和反感的,但陸小桃的死還是挺讓她們意外和震驚。

    心里是說不出來的沉悶和壓抑。

    而林語嫣是心情最復雜的人,她不禁想起當年,在她得知蕭毅然和陸小桃偷情后,她在最痛恨的時候恨不得這對狗男女都遭報應!

    現在陸小桃被她的親爹給直接殺死了,親爹還要為此去坐牢,林語嫣感覺造化弄人,太他媽的詭異了……

    有種被命運玩弄了的感覺。

    “語嫣,你說當年該死的我怎么會這么糊涂呢?放著好好的老婆不愛,偏偏要去找野外的女人,親手掐死了一段愛情,再親手毀掉婚姻,有時候我想起來真恨不得回到過去殺了我自己。”蕭毅然慵懶的癱坐在沙發上,兩眼無神有些渙散,似乎情陷在過去的時光里。

    林語嫣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她笑的蒼白:“蕭毅然,別他媽說這些廢話了,過去犯過的錯都沒法彌補,這就是人生。每個人要為自己作出的選擇承受相應的代價。”

    “哈哈哈……語嫣,你說的對!就像我一樣,愛上了冷思辰就活該遭受這相思之苦,只要他一天不結婚,我就單身一天!”樂悠悠忽然想起自己的感情來。

    冷思辰成了她多年來的死結。

    林語嫣邊喝酒邊說道:“如果你敢狠下手,我建議你直接給他下藥,讓他當回男人……也圓了你想上他的心愿。”

    她的話讓蕭毅然蹙眉道:“林語嫣,你出的這是什么餿主意?你是不是喝酒喝多了?”

    “你就當我喝多了,你聽不慣就滾,誰讓你待在這里了?”林語嫣的情緒有些開始失控,但也解放了她壓抑的精神狀態。

    林語嫣的情緒化讓蕭毅然最終閉嘴了,他知道她心情不好,家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他能夠理解她。

    ……

    大概十分鐘后,蕭毅然站起身準備離開,他站起身說道:“陸小桃的葬禮你參加嗎?如果你愿意到時候我來接你。”

    林語嫣的黑眸微閃,她的大腦在去和不去之間來回切換,想起林翔殺了陸小桃的事情,她最終說道:“我去。我代表我爸去參加。時間你打電話通知我,但不用你送。”

    蕭毅然沒說話就離開了包間。

    他剛走出包間關上門,就看到匆匆趕來的冷爵梟,蕭毅然不禁輕笑出聲:“冷爵梟,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你都不放心你老婆,你可真夠‘男人’的……”

    冷爵梟隨意掃了他一眼說道:“既然我在這里碰到了你,我正式警告你,你不要再接近林語嫣,我不管你對林語嫣出于什么目的,都全部打消你的念頭。她現在是我的妻子,別讓我對你失去耐心。”

    他的話讓蕭毅然心頭微微一驚,他還以為他安排林語嫣小姨被車撞的事情被冷爵梟查到了,可轉念一想,如果真被冷爵梟知道了,恐怕冷爵梟絕不是口頭警告這么簡單了。

    “冷爵梟,你不要小人之心,語嫣不僅僅是我的前妻,她也是我的朋友,你要是相信她就該給她交朋友的權利。以我對語嫣的了解,她最討厭別人不信任她懷疑她,別說我沒提醒你……”蕭毅然眼底帶笑著離開了。

    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讓冷爵梟黑著臉走進了包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