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2章 無愛婚姻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2章 無愛婚姻

    唐文軒問的突然,林語嫣微微一愣后說道:“想啊。”

    他的眼眸中頓時有了喜悅:“真的?”

    她很認真的點點頭說道:“當然是真的,你是我朋友,我們有段時間沒見了,自然會想起你,但我也想東方擎他們,你們都是我的朋友,曾經都在我失蹤的那七年里努力的尋找我,我一直記在心里面。”

    林語嫣的回答讓他明白,原來他并不是唯一,唐文軒無奈的笑起來:“那你的想念也太廉價了,我不稀罕……”

    “你還真是有病,誰讓你稀罕了。”他那么傲嬌,林語嫣可不會故意寵著唐文軒,他一不是她兒子,二不是她老公,憑什么給他這種面子。

    唐文軒一臉委屈賣萌捂臉裝哭的樣子,還是沒能引起林語嫣的注意。

    他心衰的放棄了,他說道:“語嫣,你也太不捧場了,我知道你最近家里事多,現在好不容易碰到你了,就想逗你笑笑,你倒好讓我尬笑……還真是尷尬呢。”

    林語嫣側臉掃了他一眼:“唐文軒,我不是跟你說了我是去參加葬禮,你覺得我這一路上和你歡脫逗比的嬉笑過去?這合適嗎?”

    她的表情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他總算又正經起來,低著頭輕輕說了一句:“確實不合適……”

    之后,兩人沉默了二十幾分鐘都沒說話。

    林語嫣塞著耳機聽音樂正在閉目養神,唐文軒讓車廂服務人員端了兩杯熱飲過來,他將熱飲放到支起的平板桌面上。

    他側身輕聲問道:“語嫣,喝飲料嗎?”

    她好像是睡著了沒反應,唐文軒就摘下她的一只耳塞再次問道:“語嫣,你睡著了嗎?”

    林語嫣微微蹙眉有點無語,她現在倒是希望一路上就她自己了,這樣唐文軒就不會打擾到她了。

    她摘下耳機,剛想說不喝,冷爵梟就在這時候發過來一條微信。

    唐文軒隨意一掃剛好看見。

    短信內容:老婆,你忘了發視頻。

    林語嫣一看上車時間到現在確實過一小時了,她就打開視頻對準自己,唐文軒還納悶道:“他居然這么不放心你!難道還以為你在偷情?還要求發視頻……這也太幼稚了吧!”

    他這一說話,林語嫣抬眸看他。

    她眼中的情緒有點煩躁,唐文軒無奈道:“好吧,我不說他了……”

    沒想到,林語嫣將攝像頭直接對準了他和她,她道:“你也和爵梟打聲招呼吧,我要是故意不提起你,還真有點不太合適。”

    這按照常理,碰到了她和冷爵梟的共同朋友在一個車廂,還就坐在旁邊,如果她不加以說明,說不定冷爵梟還以為她和唐文軒約好了一起去參加葬禮。

    光聽聽這樣的結伴同行都覺得很詭異。

    等視頻一發過去,冷爵梟很快就回了一條信息:多個人保護你,我更加放心,你們慢慢聊。

    林語嫣一看這好老公的表現,她控制不住的將短信給唐文軒看,正在喝熱飲的唐文軒差點噴出來。

    他將熱飲放下,把林語嫣的手機拿過來仔細的又看了一遍,確定是冷爵梟發的短信后,他頓時佩服起來:“冷爵梟還真有兩副面孔呢……服了,他是只老狐貍,鑒定完畢。”

    唐文軒的話倒沒再讓她糾結,跟個男的朋友討論自己的老公,林語嫣想想也覺得不合適,好像唐文軒對冷爵梟是真的有偏見,她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老公。

    再說了,冷爵梟容易吃醋說明很愛她,林語嫣想想也隨他去了,用不著這么計較。

    反正和這幾個單身男人保持距離也是對的,免得再發生像白景瑞上次的事情。

    曖昧害死人,林語嫣堅決不會和男人玩曖昧,有必要時一定會說的很無情很果斷,不給對方一點念想和期望。

    唐文軒見林語嫣收起手機后又開始閉目養神,他有點急了,這難得的一次偶遇,她這是要一路睡過去?

    “語嫣,我還沒告訴你呢,其實我這次去陸小桃的家鄉是為了幫朋友。”他主動挑起話題。

    林語嫣睜開眼有點疲憊的問道:“哦,什么朋友?”

    “一個女導演……我和她認識有五年了,也許下個月我會和她結婚吧。”

    這個消息一放出來,林語嫣頓時來了精神,她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你下個月真要結婚?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她的大反應讓他瞬間笑出聲來:“呦,怎么,讓你難過了?”

    林語嫣一絲不解的眼神盯著他:“你還像當年一樣,正經話說不了幾句,你要是真結婚我會包個大紅包的!”

    他微微湊近她問道:“有多大?”

    “能有多大,我可不像你們有錢人動不動送房子車子,我也就意思意思,反正你又不缺錢……不過說真的,你怎么突然想結婚了,從沒聽你說起過。”林語嫣覺得現在的人說結婚就結婚,還真是雷厲風行。

    唐文軒的表情開始有點正經起來,眼底有絲無奈和傷感:“其實是為了我爺爺,老爺子今年高壽九十九了,我還想著在他一百歲時能夠讓他抱上曾孫子,四世同堂很難得……可惜我爸那一堂缺了。”

    他的話才讓林語嫣有點印象,認識他這多年多,從未聽他主動提起過父母。

    “關于我父母的事情,我一般從不提起,今天既然聊到了,我順便跟你說說吧,我媽在我三歲時就瘋了,后來跳樓死了。我爸呢自然是一時接受不了這個打擊,因為他是個情種特別愛我媽,我媽一走,他很瀟灑的丟下我直接出家當和尚去了……”

    唐文軒一臉痞子樣好像在說別人的故事,林語嫣卻是看懂了他的表情,他是在刻意裝作無所謂拒絕別人的同情和憐憫。

    “我從小就靠我爺爺撫養長大,爺爺事業心重開公司辦企業,到了我這一輩我就搞起了唐文傳媒,一不小心還搞大了,看來我也是遺傳了我爺爺的經商頭腦……”

    他望向林語嫣很是感慨道:“就這樣一份恩重如山的養育之恩,我這當孫子的怎么也要讓他老人家享受下天倫之樂,趁他的阿爾茨海默病變嚴重之前,趕緊生個大胖曾孫給他老人家樂呵樂呵……”

    雖然唐文軒的嘴角始終掛著似有似無的笑意,但在林語嫣的心里卻有些莫名的難受。

    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當年的冷爵梟,他當時也是很無奈吧。

    有錢人的婚姻其實并不像老百姓眼中那樣自由。

    反倒是一無所有的人,只要相愛就可以在租來的房子里結婚生子,雖然婚后會有經濟上的壓力,但只要有愛支撐,彼此懂得感恩和珍惜,齊心協力想把生活過好,沒有富足生活的愛情和婚姻也可以很幸福。

    林語嫣平靜的問道:“那你愛那位女導演嗎?”

    “愛?”他的那雙黑眸里漸漸陷入思緒,好像是在回憶這些年的點點滴滴。

    大概過了兩分鐘,唐文軒坦誠道:“我對她無愛,她倒是很愛我,為了能夠與我相匹配,她這幾年很拼,不過確實有才華,拿獎拿到手軟,錢也賺了不少,我娶個同行以后還可以幫我共同打理唐文傳媒,這門生意挺劃算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