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3章 內憂外患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3章 內憂外患

    親耳聽到他將他的婚姻形容為生意,林語嫣心里是有抵觸的,但她作為朋友能說什么呢,說讓他堅持等待愛情,也許轉角遇到真愛呢?

    這種不走心的雞湯她真說不出口,以唐文軒這樣的人,恐怕很多事情比她還想的要透徹,如果他知道自己要什么,選擇過那樣的人生,那又有什么關系。

    林語嫣再次抬眸時已經掩去心底的真實想法,她微微一笑道:“唐總,那恭喜你了,到時候別忘了發喜帖。”

    她的恭喜落進他的心里,從起初的刺耳到腦中的狂風暴雨,他的那雙眸子始終沒有過多的情緒,對著一個已經和他完全不可能再有愛情交集的女人,他還能說什么……

    最終,他揚起一絲燦爛的笑:“謝謝,可我們不打算辦婚禮,但不會拒收紅包哈,到時候讓你老公包個大紅包給我們……”

    他的笑如此的不真實,絲毫看不到幸福和快樂,林語嫣卻假裝看不透。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無奈和無法改變的事情了,比如唐文軒的命運和人生,她不想去改變也沒資格去改變。

    也許有一天,他會找到屬于自己的愛情。

    又或許,他和那位女導演先婚后愛,最終在精神上也走到一起。

    林語嫣不禁有點好笑,她自己家里的事情還一堆爛攤子,還去擔心別人的愛情作什么。

    “林語嫣,你之前定好酒店了嗎?”唐文軒以一句話結束了剛才的話題。

    “恩,定好了。”

    他豎起拇指道:“真聰明,計劃周全,就算是去參加個葬禮也是有條不絮,我走的急沒定酒店,要不我和你睡一間?”

    林語嫣一臉嚴肅的望著他,他也正看著她,但見他眸色暗沉,臉上卻毫無笑意,林語嫣差一點就信了。

    她哼笑了一聲:“差點真信了你,唐文軒你這種笑話真是一點都不好笑……”

    “哈,居然沒騙到你,我果然只合適當導演,不適合作演員那……”

    之后的幾個小時里,兩人很詭異的再也沒有說過話。

    直到動車到了站,他們準備下車時,唐文軒才主動說道:“行李我幫你拿,反正我們同路也一起坐大巴好了。”

    林語嫣沒說話也沒意見,這龍花龍月還在后來的動車上,最后一班大巴車是趕不上了,龍花姐妹要么是叫輛車連夜趕路,要么在這路過的城市里先住上一晚。

    不過林語嫣也知道,龍花龍月肯定會連夜出發的,就算她們想住宿一晚再走,冷爵梟也不會同意的。

    目前有唐文軒這個大男人陪著也不壞,雖然玩世不恭了點,但至少好過單獨去陌生的縣城。

    陸小桃的老家是個旅行縣,那有寺廟,建的還挺大的,當地還和影視公司有合作一起投資了,將寺廟的周邊設施都給擴建了。

    唐文軒就是為了幫那位女導演去采風,拍些寺廟周圍的高清照片回去,再決定要不要來這個旅游縣取景拍攝電視劇。

    ……

    等林語嫣和唐文軒坐著大巴車到達旅游縣時,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

    冷爵梟在途中打過電話,確認唐文軒一直陪著她之后,他就更放心了。

    而龍花龍月姐妹不出兩小時也能到酒店了。

    就像唐文軒所說的,他確實沒有訂酒店房間,像這種縣城級別的酒店,如果不是遇旅游節,酒店房間不會這么緊俏。

    果然,他隨意就開了一間高級套房,算是這里最貴的酒店房間了。

    唐文軒還好心的將林語嫣和龍花姐妹的標準間都升級成了商務套房。

    林語嫣要給他錢,唐文軒一再推托說不收,最后都急了,他直接說讓林語嫣參加完葬禮后,讓她請他吃飯算回贈了。

    她答應了。

    坐了一路的動車和大巴,唐文軒和林語嫣其實都很累了。

    等唐文軒將行李幫她放進酒店房間后,他很快說了聲晚安就離開了。

    林語嫣在酒店房間里匆匆洗了個澡,頭發只吹了一半就堅持不住要睡覺了。

    她和冷爵梟也只是匆匆聊了不到一分鐘就掛了,冷爵梟還給她發了亞撒睡著后的照片。

    看到兒子的睡顏,林語嫣感覺這身處異鄉的孤單感頓時一掃而空。

    她乖乖的躺下了,在她睡覺前,冷爵梟讓她開著微信視頻,他要盯著她睡覺,也算是一種遠程距離的保護吧。

    而身在市里別墅書房里的冷爵梟正在處理一份加密文件。

    他每隔幾分鐘就會看一眼手機那頭的女人,看著她的睡顏讓他心安。

    已經睡著的林語嫣不會知道,冷爵梟因為不放心,在林語嫣今天的動車開出去五分鐘后,他就派出了十輛保鏢車一路疾馳趕往她所在的旅游縣。

    陸小桃的家人別想動任何歪腦筋在他老婆身上,唐文軒這個半路護花使者,也不會讓他再有護送林語嫣回來的機會……

    笑話,他的女人,就該他護著。

    如果不是要著急處理王佳倩姐妹的案子,冷爵梟真想親自過去接林語嫣回來。

    今天晚上的那頓飯,王佳敏和王佳倩都沒有出席,但王佳敏給冷爵梟主動打了電話。

    她說,不管是線索斷了還是很難查,她和佳倩只看結果,她們就給了冷爵梟一周的時間,如果一周后還是無法證明林語嫣的清白。

    王佳敏放話說就要以牙還牙,以血還血了。

    冷爵梟當時差點就跟王佳敏在電話里吵起來,雖然他也放過話,說她們要是敢對林語嫣動手,讓她們小心她們全家的命。

    可事實上,他不可能和她們真的自相殘殺。

    王佳敏和王佳倩本身就是受害者,如果他還去殘害她們,那么他和那群歹徒有什么區別?

    當務之急就是盡快查到線索。

    陸三在一小時前給他發了個加密文件,為了防止第三方看到,冷爵梟將文件放進了防御系統一級的軟件里進行解碼。

    在二十分鐘的等待時間里,他接了一個電話,是高隊長打來的。

    事情雖然和王佳倩她們的案件無關,但高隊長爆出的信息讓冷爵梟的整張臉都徹底寒了下來。

    林語嫣的母親王彩霞推了王彩月,導致王彩月被車撞至今昏迷的事情終于有新線索了!

    那位肇事者司機的債務問題就在這段時間中陸續解決,雖然銀行賬單上顯示的是一些投資項目上的分紅所得,但通過黑客技術查到那些項目的所在公司,背后竟同屬一家公司。

    而且那家公司正是蕭毅然上市公司名下,眾多子公司的其中一家小公司。

    這家小公司的注冊地址還在國外。

    很明顯,這件事情就是蕭毅然派人所為。

    冷爵梟這回是下了狠心,這么多年沒有對這個卑鄙齷蹉的男人下手,一直都是因為不屑,當然也因為蕭毅然并未真正觸到他的底線。

    可如今,蕭毅然實質的作出這種傷害林語嫣家人的事情,他不會再忍下去了。

    他不是不敢樹敵,只是不想樹敵,他的生命里已經有林語嫣和亞撒,他已經不像當年那樣殺伐果斷。

    現在辦事會留有余地,沒有必要不會去趕盡殺絕。

    此刻,冷爵梟用電腦給穆天直接發了份郵件指令:將蕭毅然公司偷稅漏稅的問題用匿名電話舉報……

    ……

    第二天一早,等林語嫣在酒店房間的醒來時,她發現手機已經黑屏了,手機沒電了。

    而就在她將手機充上電的那一刻,酒店房間里突然觸發了火警報警器,裝置上開始噴水……

    林語嫣反應迅速立刻拿了手機和充電器,直接沖過去將桌上的挎包背上就跑向酒店房門。

    至于身上是不是穿著一套睡衣已經顧不了形象了,逃命要緊!

    也不知道是哪個孫子一大早觸發了火警器,又或者是酒店里真的起火了……

    這一切不得而知。

    等她開門走出去時,龍花龍月已經在門口,龍花正要砸門。

    “快走吧!”林語嫣也不廢話,立刻朝安全通道的方向疾步走去。

    唐文軒從樓道跑下來時,正好看到林語嫣和龍花姐妹……

    他還沒來及時說話,樓道口里沖出來十個值夜班的特種兵保鏢,他們穿戴整齊,訓練有素的為林語嫣開道……

    不少住在酒店里的客人都慌慌張張的跑向樓道口,一時間人滿為患。

    唐文軒眼尖看出這批黑衣人是冷爵梟的人,他大聲道:“語嫣,快走!他們會保護你下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