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6章 被迫離開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6章 被迫離開

    “冷爵梟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雖然我義父確實靠走私軍火和毒品發家,但如今我們都不賣毒品了,我還捐了不少錢建了不少學校呢……我們現在好歹也是上流圈子的人。”

    南宮桀確實有商人身份,但在內圈里混的人都知道南宮桀的底細,正經商人沒人敢和他有生意往來,怕把自己搭進牢里去。

    此刻的冷爵梟心臟漸漸發沉,從林語嫣失蹤到現在,他和唐文軒他們聯手查到了林語嫣的所在地。

    但因為這片海域是南宮桀的地盤,他們要是帶大批的保鏢和雇傭兵根本上不了游輪。

    只能假裝是來加入蛇君的‘高端’俱樂部打進內部,唐文軒甚至為此說服周小溪提前去領了結婚證,因為涉及到救林語嫣,仗義的周小溪二話沒說就答應來了。

    本以為王佳倩出賣信息給謝丹丹,讓謝丹丹如此順利抓了林語嫣是一起私人報仇的事情。

    可現在看來,南宮桀早已經在暗地里下套,等著他們上鉤。

    冷爵梟那雙憤怒的眸子里怎么也不愿相信,其實南宮桀要抓的人是他!

    看樣子就是為了他義妹南宮月!

    荒唐至極。

    “冷爵梟,你要知道,我義父生前救過我的命,他臨死前我答應過他,一定會照顧我的義妹,對她有求必應……所以即便是你已婚的情況,我還是希望你能夠考慮下我的義妹,她年紀小,今年也才二十歲,對愛情什么的也還不懂,她喜歡你,你就接受她吧,也許過不了多久她對你就不喜歡了呢,到時候她就會離開了……”

    南宮桀這一副我要報恩你們都必須配合我的樣子,讓林語嫣忍無可忍罵道:“你神經病啊!憑什么讓我男人去討好你的義妹?你們這樣明目張膽想破壞我們婚姻的行為和強盜有什么分別?”

    她的話讓南宮桀嗤笑一聲:“冷太太,看來你真是看不清形勢呢,我在這里跟你們客客氣氣商量這件事,無非就是希望我義妹跟你們走后,讓你們對我義妹好點,等她玩膩了,我自然會來接她走,你老公冷爵梟白白抱得一個美女,他能有什么損失?你們至于為了所謂的愛情忠貞而不要命嗎?別忘了,你們還在我的地盤,還有,我的武器可不開玩笑!”

    唐文軒忍不住說道:“蛇君,你又何必強人所難呢,如果是錢的問題,你開個價,我們并不想和你為敵,這對誰都沒有好處。你讓冷爵梟去被迫接受一個女人,你真的把他想的太過簡單……”

    “簡單?”南宮桀的聲音突轉陰沉下來,他一個轉身對那群下屬說道:“帶他們下去,把林語嫣留下!”

    冷爵梟本能的護住林語嫣脫口而出:“南宮桀,我答應你了!我帶你義妹一起走,我會讓她住進我家。”

    林語嫣心里發酸,雖然知道他不會接受那女人,但心里還是難受,可目前的處境她是真的沒有底氣再說什么。

    心氣再高,也抵不過不過這群歹徒手里的武器。

    這時,南宮桀慢慢轉身,他笑出聲來:“早答應不就好了,還費我這么時間。”

    他轉眼就對南宮月說道:“月月,哥答應你的事情辦到了,冷爵梟能不能喜歡上你,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南宮月一臉嬌俏的踮起腳尖要去親南宮桀的面具,被他給推開了:“好啦,你帶冷爵梟回去吧,住不習慣了就給我打電話。”

    “恩,謝謝哥!”

    說完她轉身走向前要去拉冷爵梟的手臂,還不等冷爵梟拒絕,男人就將林語嫣從冷爵梟手里拽出。

    “冷爵梟,你帶我義妹走,我自然是要將你老婆林語嫣扣在我這里,不然你拿我義妹當人質,那我豈不是白忙活一場?”南宮桀一個眼神示意自己的親信。

    親信立刻打了電話給別的人:“把那老女人帶進來。”

    不出一分鐘,當王彩霞戴著手銬嘴里塞著布條走進來時,林語嫣急的要沖過去,可她被兩個男人抓住了。

    “林語嫣,你放心,只要你不想著逃跑,我不會傷害你媽,月月就跟冷爵梟回去住一個月,一個月時間一到,哪怕月月不舍得離開,我也會去接她回來,這件事,你們也沒的選擇。”南宮桀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好了,現在只不過是在宣布而已。

    他對冷爵梟說道:“冷爵梟,我知道你現在恨不得殺了我,我老實告訴你,要殺我的人太多了,我真不差你這一個。但我南宮桀能夠活到現在,也不是不講信用的人,那些傳聞說我黑吃黑的是在故意抹黑我,但凡坑我的人我都會讓他提前去見閻王!”

    “就一個月,你和我義妹相處一個月,時間一到,我馬上放你老婆回去。不過我可警告你,如果你在這段時間想來救她,搞不好我就不想遵守約定了……”

    今天的大局已定,想救人已經毫無勝算。

    千算萬算,冷爵梟他們少算了一件事,就是南宮月喜歡他,而南宮桀還真是個寵妹子的‘好大哥’。

    不管信與不信,林語嫣今天是帶不回去了。

    “南宮桀,如果你不守信用,敢傷害我妻子林語嫣,我會將你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來再你吃下去。”冷爵梟的話聽的讓人瘆得慌。

    就連見慣那種場面的南宮桀,在面對這個氣場強勢的商人冷爵梟時,心里還會有點隱隱的緊張。

    這種不動聲色的男人其實最恐怖,你不知道對方在想什么。

    “你放心吧,我會好吃好喝的供著你老婆和丈母娘。慢走不送……”南宮桀已經下了逐客令。

    冷爵梟那萬般不舍痛苦無奈的眼神讓林語嫣讀懂了,她說道:“爵梟,你們走吧,我們會沒事的,你想想辦法先救救顧不凡和樓靜。”

    “恩。”

    再待下去也只是浪費時間,冷爵梟一臉決絕的轉身離開了,他怕再看下去他會舍不得離開。

    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

    唐文軒滿心挫敗的看了眼林語嫣后帶著妻子周小溪離開了。

    ……

    等冷爵梟他們被南宮桀的人送到了游艇后,南宮月坐在另一艘游艇由蔣濤新親自護送。

    一行人五艘游艇很快就駛離了豪華游輪。

    林語嫣就站在最頂層的甲板上望著冷爵梟離開,心里像是被刀割。

    就算沒有被順利就走,但至少他們都平安無事的離開了。

    這就足夠了。

    她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冷太太,滿意了吧?我沒殺了你男人,你該感謝我的……”南宮桀正站在她身邊,臉上的面具依然戴著,在暗夜下真的猶如一個魔鬼。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