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8章 幫她治傷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8章 幫她治傷

    江七那只伸在半空中的手又不甘心的伸了回來,他站起身罵了一句:“那騷貨居然想害我!”

    想也不用想,他就知道謝丹丹慫恿他玩女人的目的了,為此,他還有點開始懷疑是不是老三蔣濤新要害他。

    江七猙獰著一張臉離開了。

    黑頭對守在外面的人都交代了一句:“你們都給我聽著,里面的女人誰都不能碰,誰要是不想被扔下海就給我安分點!”

    “是……”

    等黑頭再次走進去時,林語嫣已經爬了起來,她的腿上滲出了一片血跡。

    “冷太太,蛇君要見你,你現在就跟我走。”

    林語嫣咬著牙忍著疼痛很快跟上了,她正要去質問南宮桀,他到底玩的是哪一出,這樣反反復復簡直是卑鄙無恥的小人!

    ……

    十分鐘后,林語嫣在一間超級寬敞奢華的玻璃天窗船艙里見到了南宮桀。

    南宮桀此刻穿著一件睡袍,屋里的暖氣很足,他里面只穿了條底褲。

    他就坐在黑白條紋的真皮沙發上坐著喝紅酒。

    一開始他沒有看林語嫣,等他注意到她時才發現林語嫣的牛仔褲上紅了一大片。

    “你受傷了?怎么搞的?”南宮桀的語氣有點詫異,但臉上依舊戴著面具,不過此刻已經換成一個金色的簡潔面具了。

    他走到她面前,林語嫣疼得一時站不穩,轉身就看哪里可以暫時坐一下。

    南宮桀一伸長臂攬住她的腰肢,林語嫣掙扎道:“我可以自己來……”

    他冷哼一聲二話沒說將她攔腰抱起走向沙發。

    她掙扎了下也換不來自由,林語嫣不動了。

    南宮桀將她放在了沙發上后,他大步往浴室方向走去,不出半分鐘,他拿著一個醫藥箱走過來。

    “我船上沒有女醫生,除了一些跳脫衣舞的舞娘,你就忍著點,我來給你看看傷口,我十八歲時在同一天受了兩次傷都是我自己……”

    林語嫣打斷他的話:“南宮先生,這恐怕不合適,我自己來!”

    她的堅持讓他笑出聲:“林語嫣,我這人有個毛病,別人越是想忤逆我,我呢越喜歡迎難而上,你要是不想讓我給你看傷口,那行,我讓守在門外的五大三粗的男人給你扒了褲子,讓他們抓著你……”

    “你看吧!”林語嫣氣瞪著他,一臉的咬牙切齒。

    要是被一幫男人看著她的光腿,那還不如被南宮桀一個男人看,她就當南宮桀是男醫生了……

    “哈哈,瞧把你嚇的……不過我剛才確實沒開玩笑。”他的聲音已經變的很平淡。

    不出兩分鐘,林語嫣的牛仔褲已經被他用專業醫用剪刀給剪開了,當一條血淋淋的白皙長腿展現在他面前時,南宮桀面具下的綠眸暗了暗。

    他咽了下嗓子,開始用消毒后的棉花沾上酒精。

    “我自己來吧。”林語嫣再次試圖不用他動手。

    南宮桀的聲音冷了三分:“林語嫣,我的耐心有限,你別考驗我,待會我沒耐心了,就讓那幫男人給你上藥了。”

    他的話讓林語嫣徹底沉默了。

    她一直留意著南宮桀的手勢,是不是想故意占她便宜。

    沒想到戴著醫護手套的他是行云流水般的專業,從未刻意碰到她的皮膚,等他把一塊比較大的碎玻璃從外側的傷口處用夾子夾出來時,林語嫣疼的冒冷汗。

    他抬眸看了她一眼:“你還感覺疼?看來是麻藥沒掌握好劑量,我不敢給你多打,麻藥有副作用……你忍忍吧。”

    也不知道為什么,這話一落進林語嫣的心里,她來時那滿腔的憤怒差不多都沒了。

    連麻藥都不敢給她多打的南宮桀,可能真是不知道有人欺負她的事情,而且她也記得黑臉男人說的話,南宮桀確實是下了命令讓別人不準動她。

    她打算吃了這個啞巴虧,不惹怒眼前的這個男人比較好。

    可她的那些小心思全部沒有逃過一直在治傷的南宮桀,等他用美容針給她縫好傷口后,他站起身脫下了手套。

    南宮桀沒急著整理醫藥箱,他先走到大衣柜處從里面拿出一條緊身的黑色運動褲。

    將運動褲丟給了林語嫣說道:“你先將就著穿,我回頭再給你買,我知道像你這種女人也不會穿舞女的衣服……”

    林語嫣看了一眼那條黑色的運動褲,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南宮桀再次走回來坐到她身邊解釋道:“這條褲子洗完后我就沒穿過,因為尺碼買小了,褲子是新的,你就放心穿吧,我沒艾滋你不用怕。”

    話都說的這么明白了,林語嫣想了想也沒再矯情,直接拿起褲子就穿。

    “你的傷口在五天內不要泡水,這幾天就不要洗澡了,反正你老公也不在你身邊,你倆也用不著辦那種事……”

    他這尷尬的話題一挑起來,林語嫣頓時換了話題說道:“謝謝。”

    南宮桀微微愣了一下,他有些不解的問道:“你這傷痕,肯定是好色的江七給造成的,你不來找我興師問罪現在還給我道謝,林語嫣你還真是有圣母精神呢……”

    “南宮桀,你不要忘記你的承諾,你說過不會讓人傷害我的!你既然是這里的大哥,要守信用!”其實她也沒有什么勝算,只能抓住個點試試看了。

    沒想到,還挺受用,他揮了下手說道:“知道了……不用提醒我,我待會將我的人都挨個通知個遍,這你總放心了吧?”

    林語嫣隱隱覺得這個南宮桀也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壞,這想法一出現,她就試圖問道:“你放了我吧,你義妹的事情……”

    “嘿,這你就越界了啊,我對你客氣是我恪守我的承諾,你現在對我說教那就過頭了,林語嫣,我只是偶爾心情好,并不代表我是個好人啊,你可別被我的表象所迷惑了呢。”他有些不自然的站起身。

    從看到林語嫣光溜溜的腿后,他就突然變得有些紳士了,而這種反應通常是在他對某個想上的女人感興趣時才會有的……

    可他已經說了不會碰林語嫣。

    南宮桀心情煩躁的拿出手機給黑頭打了個電話。

    當林語嫣親耳聽到他要找女人發泄時,她整顆心都沉重不已。

    她立刻站起身拖著一條受傷的腿準備離開。

    南宮桀一聽聲音轉身看了她一眼,他匆匆掛了電話問她:“你要回去?”

    “恩。”

    他蹙眉望著她的背影心里正在猶豫,之前讓黑頭帶她來是為了跟她聊會天,想知道冷爵梟喜歡什么樣的方式,回頭他好告訴南宮月,這也算是幫他義妹了。

    可當看到林語嫣受傷后,他就完全忘了這件事。

    “我送你回去吧。”他說出口的時候自己都有點心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