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9章 童年遭遇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9章 童年遭遇

    他什么時候有過這種溫柔的時刻?

    “不用了!”林語嫣一口回絕。

    就像南宮桀自己說的,她越是這樣,他就越來勁。

    他大步往她這邊走來,一言不合就直接抱起她,林語嫣驚的使勁掙扎,這一動就牽動了傷口。

    “哈哈哈……你不嫌痛就動吧,反正我堅持送你回去……”南宮桀說著就踢了下房門。

    站在門外的黑頭得到暗示后就推門進來,他一看到南宮桀竟然抱著林語嫣,表情一時僵住了。

    “愣什么?讓你找的女人呢?”

    黑頭反應過來道:“已經讓人去找了……”這才剛打過電話,也不可能這么快啊。

    南宮桀就在不少驚詫的目光中離開了,最主要的是他身上還穿著睡袍。

    他的事情很多都是想到什么就去辦了,生活很是瀟灑不羈,但在生意上很嚴謹狠辣決絕。

    一向沒有固定女人的南宮桀是第一次在眾下屬面前抱一個女人。

    這一舉動,更加讓所有認知到一件事,林語嫣不能碰,不然就是找死。

    林語嫣本來很排斥,在看到那些震驚無比的眼神后,她意識到也許讓這些人看到也好,讓他們不會在私底下對她怎么樣。

    等南宮桀將林語嫣抱到她的船艙后,黑頭下意識的將船艙的門給關上了。

    他總感覺蛇君一時半會還不想走。

    聽到門被關上,林語嫣心里微微緊張了一下,她很快說道:“謝謝你送我回來,我就不送你出去了。”

    說的太快,她又忘了南宮桀的脾氣。

    他本來要走的決定突然間又改了,他大咧咧走到不遠處的雙人沙發上坐下,他笑道:“我醒了后一直還沒吃東西,就在你房間吃。”

    她蹙眉看了他一眼,終于想到他的習慣式反骨思維。

    林語嫣不再說話,垂眸望著被單上的一角。

    ……

    不出半小時,黑頭推著豐盛的餐食進來了,利落的將東西都擺好后就出去了。

    南宮桀抬眸看她:“林語嫣,你陪我吃點東西吧,如果我心情好,就讓你媽住頭等艙。”

    林語嫣內心很排斥的猶豫下,但很快又同意了:“好,希望你不要食言。”

    她的不信任讓他有些怒氣的放下了刀叉:“你怎么就這么不信我呢?”

    林語嫣已經向他走來,她想去搬條椅子坐他對面。

    南宮桀站起身伸手一拉她的手臂,強迫她坐在沙發上。

    她隱隱掙扎下,在意識到只會激怒他的情況下,她最終還是心有抵觸的坐下了。

    兩人開始一起吃東西。

    南宮桀卻一直沒有忘記剛才的問題,問她:“你怎么就這么不信我呢?”

    他這一模一樣又問一遍的語氣,讓林語嫣竟有點想笑,但她忍住了嘲笑他的沖動。

    她平靜的說道:“你辦的事情讓人無法信任你。”

    “我怎么了?”

    南宮桀倒沒有生氣,問的同樣很平靜。

    林語嫣想了想說出了實話:“你為了自己的義妹,這樣不擇手段的將我和我媽扣押在這里,你還指望我去信任你?南宮桀,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她的回答讓南宮桀垂眸想了很久,他正色道:“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不擇手段,這就是我從小所信奉的!我不覺得我有什么錯。也許你沒有經歷過我所遭受的一切,所以你不會懂我。”

    這是他第一次跟人談起這些,跟林語嫣在一起會讓人莫名的想放松下來。

    她的那雙眼睛讓人無法拒絕回答,怕她誤會。

    這種令南宮桀困惑的真實感受,他還沒有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不討厭這種感覺。

    林語嫣忽然間有種想和他當朋友的沖動,是不是和他成了朋友就會更好說話?

    說不定還能放了她……

    一想到這種可能,她抬眸望著他的面具說道:“我確實不了解你,可能對你有誤會……但你這樣關著我的事情讓我對你沒好感。”

    “是嘛……”他的聲音有了絲失落。

    兩人忽然沉默了一會都沒有說話。

    大概過了五分鐘后,南宮桀主動說起自己的故事:“林語嫣,你知道外面的人為什么稱我為蛇君嗎?”

    她沒有說話,他自己繼續說道:“我九歲的時候被我們同村的幾個孩子合伙丟進了蛇窟……我們小漁村有座野山,山里有口深井,已經廢棄了……但因為井水里面住了不少水蛇,所以稱為蛇窟。”

    南宮桀小時候的遭遇聽起來還挺讓人同情的,林語嫣眸色有絲動容,她微微蹙眉問道:“你的稱號就是這么來的?”

    “恩,沒死,還把幾十條水蛇都給活活咬死了。”

    他的聲音聽著很淡定,但誰又能想到當年的他在晚上嚇的瑟瑟發抖,當水蛇游離到他身上時,南宮桀是摸到一條咬死一條,就是一種本能要活下去的渴望支撐著他。

    整整一個晚上,將深井里的水蛇都給咬死了,他外婆在第二天傍晚才帶著兩個漁民找到了他。

    林語嫣的心很自然的擰起,聽的有些頭皮發麻,才九歲就被人丟在蛇窟,還咬死這么多水蛇……

    她想到兒子亞撒也不過快七歲的孩子,南宮桀也就大兩歲就遭遇到那些,太不幸了。

    “所以你的臉是被蛇咬傷后留下了很多疤痕?”林語嫣下意識的去猜測,她不會知道容貌一直是南宮桀的最大忌諱。

    可破天荒的是,他在聽到她的問題后也沒有動怒,只是一言不發的枯坐著。

    他想到了母親和罪犯親爹。

    林語嫣漸漸感受到身邊的男人所散發出來的陣陣寒氣和戾氣……

    她的后脊背開始有些發涼,她主動道歉:“對不起,也許我問了不該問的,我不是有意的……”

    “呵……林語嫣,你知道嗎?剛才你的這個問題,讓我在心里算了下時間,我今年三十六歲了……從我十五歲的時候我就開始戴自己制作的面具了,這一戴便是二十一年!我能夠活到現在,其實戴面具也幫了不少忙。”

    南宮桀發自感慨讓林語嫣驚問道:“你戴了二十一年的面具?那這里的人誰也沒見過你的容貌嗎?”

    他冷笑一聲:“你想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