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0章 他食言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0章 他食言了

    “沒有……”林語嫣不敢好奇這件事,總感覺有危險。

    她這不好奇,強迫癥的南宮桀又來勁了:“你不想看,那我偏偏想讓你看。”

    “我發現你這人真的好幼稚……讓我想起我在七歲時,我爸帶我坐綠皮火車去云南,當時車上有兩個乞丐,其中一個就和你一樣……”她突然意識到說過頭了,她竟然說南宮桀幼稚……

    本來全神貫注的南宮桀見她突然不說話,他急問道:“那小乞丐怎么你了?”

    看他沒生氣,她就繼續道:“他趁我爸去上廁所的時候,搶了我手里的零錢,還把我的糖果給搶走了,反正我不給他什么,他就搶什么……”

    此時的南宮桀一瞬不瞬的望著林語嫣,直到她意識到那雙直視的眼神,她側眼看他:“怎么了?你生氣了?我沒說你是他……”

    她也就一時想起來舉個例子而已。

    “你沒有猜想過,他一直和你唱反調,一直搶你的東西,是因為他喜歡你。”他的話隱隱透著一絲壓抑后的激動。

    林語嫣不會知道那張金色面具下的雙眸里泛著一起期待。

    “不會吧,他就是單純的想搶東西……”她說的無心,聽者有意。

    南宮桀此刻忽然抓住了她的一只手,林語嫣一愣接著就想抽回,但他捏的死死的。

    “你記得那小乞丐的長相嗎?”他問的有些咄咄逼人。

    林語嫣滿眼詫異,她不知道他為何對這個小乞丐這么感興趣,她搖搖頭:“只記得這件事,對方的臉我早沒印象了,而且當時那男孩子的臉臟兮兮的,衣服也挺破爛的,我記得他倒是長的很高……”

    “林語嫣,你知道我為什么一直戴著面具嗎?因為我痛恨我的這張臉,從小我就被人罵雜種,我媽就是受不了小漁村的流言蜚語,最終自殺了……”南宮桀就這樣毫無征兆的在林語嫣面前爆出了秘密。

    她的眼皮猛的一跳,他為什么會對被關的人質說這些?

    林語嫣的心跳有些加速,她潛意識的去想當年的小乞丐,難道他就是……

    不會這么巧吧?

    就在她的左思右想中,他振地有聲的說道:“我就是當年搶你東西的小乞丐!”

    林語嫣的那些黑眸驚的往后靠去,他的手緊緊攬住了她的腰肢,讓她貼的更近了。

    她的雙手撐在他的身前,那小麥色的皮膚就在她的手掌下,她感覺燙手有些慌亂道:“你放開我……”

    “我不放。”他的綠眸離她是如此的近。

    她看到了那雙深邃而又歷盡生死的滄桑綠眸,林語嫣氣有點喘:“你說你是小乞丐,是就是吧,我沒怪過你搶我東西……你先放開我!”

    林語嫣的掙扎和排斥,還有眼中的恐懼和忐忑,最終還是讓他放開了他。

    一得自由,她大口喘氣剛才真是嚇到了,就在他抱住她的一瞬間,林語嫣心里有股強烈的恐懼感,她怕南宮桀不會放她走了。

    也許是她多想了……

    “這么多年后,我們還能相見,真是人生一大幸事。我答應你,以后我不再戴面具了。”南宮桀的自說自話讓林語嫣有點懵圈,她沒說讓他不戴面具啊……

    不出十秒,金色面具被丟在了地上。

    一時間,林語嫣轉過頭不敢看他,可能是怕看到他的滿臉傷痕,她有過毀容的經歷,能夠感同身受那種非人的折磨。

    而南宮桀卻是一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讓她轉頭。

    當一張擁有小麥膚色的混血俊美外表出現在她的眼底時,林語嫣有些驚訝,坦白道:“原來你臉上沒事啊……”

    她眼中劃過一絲本能對美的欣賞,讓南宮桀的心底有些矛盾,一邊覺得她沒有厭棄他而感到欣慰,一邊又在唾棄自己。

    他苦笑道:“難道你不覺得我留著那罪犯的基因是一種恥辱嗎?”

    林語嫣嘆氣道:“每個人都沒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父母,你又何必拿這件不可逆轉的事情懲罰你自己,你媽媽的人生已經是一場悲劇,難道你也想把自己活成悲劇嗎?”

    “呵,我現在已經把自己活成了人上人!”南宮桀瞬間站起身,滿眼的心高氣傲。

    那雙好看的綠眸里是掩藏不住的野心和戾氣,他低頭看了眼坐在沙發上的女人,心里有絲微恙,有種說不出來的激動在心里徘徊滾動……

    “林語嫣,你和冷爵梟離婚吧!讓我義妹嫁給他,而你嫁給我!”在他說出來的那一刻,心變的十分的堅定。

    他向來如此,想到了就去辦,不顧后果。

    林語嫣整整一分鐘沒有表情,而南宮桀就這樣一直俯視著她也沒有動。

    直到她的眼睛酸澀無比盯不下去,她站起身冷笑一聲:“我真想說你喝醉了,可惜你沒有喝酒……南宮桀,看在我們小時候就認識的份上,你早點讓我和我媽回國吧,我會對你感激不盡。”

    他嘴角微揚,看著這個甚至都不到他肩膀的嬌小女人,心里瞬間塌陷了一大塊。

    “幸好我小時候喜歡的就是你這股子倔強的脾氣,如果我看臉的話,就憑你這張整容臉我還真是不喜歡……不過好在也挺美的。”

    南宮桀的突變真讓她有點措手不及,甚至有些心慌意亂。

    他怎么就是那小乞丐呢?

    還該死的在這里遇見相認了。

    她擰眉說道:“南宮桀,小時候我們不過就是一面之緣,你不必這么耿耿于懷。你剛才的話我就當沒聽見……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再也無法繼續面對下去,越來越尷尬,越說越抓狂了。

    他掃了眼自己的穿著,覺得開始不合適起來,南宮桀道:“晚上我來接你,我們去餐廳吃飯,禮服我會派人給你送來。”

    “我不會去的。”

    南宮桀往前走的腳步一頓,他的綠眸寒了下來:“那我只好去請你媽了……”

    “你!”又上演要挾的戲碼了。

    “語嫣,可能你覺得不可思議吧,小時候的回憶,除了和你在火車上待了那段時間外,我真沒有什么開心的記憶。”南宮桀說完這句話后繼續往前走。

    當他剛打開房門時,林語嫣急迫的大聲道:“南宮桀!一個月時間一到,你就要放了我和我媽!你說過不會食言的!”

    他從容不迫的轉身看了她一眼,笑的很邪肆:“恩,你媽我會派人送回去,至于你,我要食言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