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7章 急功近利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7章 急功近利

    皇甫少華的話讓林語嫣頗為意外。

    她甚至有那么一瞬間不知道該怎么思考,皇甫少華的意思,顯然將他的嫌疑給自我摘除了。

    他真的和王佳倩姐妹的事情無關?

    冷爵梟也跟她講過,說皇甫少華沒有動機。

    現在聽到他因為王佳倩姐妹冤枉林語嫣的事情,他還主動來道歉不惜用金錢來彌補,這讓林語嫣更是看不清皇甫少華的為人了。

    就算不關他的事情,他這樣無事獻殷勤好的有點過頭了。

    林語嫣只能是打太極的方式先應付過去了再說,她淺笑道:“少華,既然事情是你手底下人的那就和你無關,你又何必耿耿于懷,就算真要道歉,你該去給王佳倩和王佳敏道歉,她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語嫣,我心里過意不去,總覺得欠了你什么……”他依舊一副很抱歉的表情。

    她將文件收起放進了自己的隨身挎包里,感謝道:“謝謝你的這份資料,我能拿回去看嗎?”

    “當然可以。”

    林語嫣準備離開了,她摸不清皇甫少華的心思,感覺跟他在一起說話總覺得心里不太踏實。

    “少華,謝謝你預定了我的漫畫書,下次不要再破費了。”

    皇甫少華見她好像要走,主動問道:“你這是急著去哪?我送你吧,正好我也要走。”

    林語嫣笑著拒絕道:“不用了,我們不順路。”

    他甚至都沒有說他要去哪,她就說不順路,皇甫少華懂了,她是不想他送。

    “那好吧,我也不勉強了……在你離開之前,有件事,我想問問你,你為什么和冷爵梟離婚了?”皇甫少華問的有些疑惑,他們突然離婚,連他都覺得很意外。

    林語嫣眸色轉為難過道:“一言難盡,我先走了。”

    見她不愿意提離婚的事情,皇甫少華勾唇一笑:“像你這么漂亮的才女,一定會找到更適合你的男人。”

    他眼中的別樣暗示讓林語嫣假裝看不見,她心中不免冷笑,看來他不是冷爵梟的真正朋友。

    皇甫少華一不為冷爵梟抱不平,二不勸和,這樣完全置身事外的行為倒顯得挺沒人情味,如此可見皇甫少華跟冷爵梟的關系真的很一般。

    林語嫣當面和他打完招呼后,就先走一步離開了。

    沒多久,皇甫少華也下了樓去了地下停車場。

    當他坐進自己的車里時,秘書吳婉兒坐在副駕駛回頭問道:“少爺,林語嫣和冷爵梟離婚的事情是真的嗎?”

    皇甫少華眸色一沉說道:“假的,她哪里像個離婚的女人。我看是冷爵梟和她商量好了假離婚,很可能他們已經懷疑到我頭上了……”

    “那怎么辦?我們現在按兵不動嗎?”吳婉兒眼底有些不甘心,沒想到讓冷爵梟查到了德森的事情,而他們只能滅口切斷線索。

    畢竟德森在私人鉆石礦里抓到過王佳倩和王佳敏,雖然后來給放了,但還是不能夠排除嫌疑。

    相比吳婉兒的一絲焦灼,皇甫少華的眼中劃過一絲陰狠:“假離婚是吧,我就讓他們變成真離婚!婉兒,有件事交代你去辦……”

    ……

    兩小時后,當林語嫣從慕容景的茶樓里出來時,她一臉冰霜望著站在車前的龍花說道:“現在去紅葉山莊!”

    “是!”

    林語嫣坐上車以后,腦中里一直在想著慕容景查到的信息。

    喜憂參半的感覺,喜的是原來路易斯那對龍鳳胎不是他親生的,憂的是如果路易斯知道真相后會不會由痛苦難過變為震驚憤怒?

    可這樣的真相如果她不說晚上怎么睡得著?

    何況她也想說,不想讓弟弟劉光明瞞在骨子里。

    至少讓劉光明面對路易斯時不會再覺得愧疚難當低人一等!

    ……

    一個多小時后,林語嫣到達紅葉山莊時,路易斯也剛剛下車,兩人在露天停車場碰到了。

    “語嫣,你怎么來了?”路易斯眼底明顯是喜悅的,但奈何他還在‘服喪期’,如果表現的太高興反正有些不正常了。

    林語嫣拿著慕容景給出的證據走到路易斯面前,她真誠的說道:“路易斯,現在方便談談嗎?”

    他那雙灰藍色的眼眸微微一閃,平和道:“方便,一起進來吧。”

    待林語嫣和他一起走進紅葉山莊的書房后,兩人坐到了面對面的沙發上。

    從下車開始到現在,她一直沒有見到弟弟劉光明不免好奇問道:“不知道我弟弟在哪里?”

    自從劉光明在幫路易斯辦事后,弟弟一直很少聯系林語嫣,這幾天更是一個短信也沒有了。

    路易斯沒急著回答,他先問了一句:“喝酒嗎?”

    她看了眼茶幾上的紅酒和洋酒,感到有些吃驚,這大白天的在桌上放了一堆的酒,看來路易斯最近是沒少喝酒。

    “最近你是不是喝很多酒?”她還是忍不住問了。

    他嘴角一勾道:“是啊,最近煩心事太多,有點在借酒消愁了……”

    林語嫣心里一頓,她趕緊將手里的文件遞給他,不想再耽誤下去,憤怒總比痛苦要好,她道:“路易斯,這里有份重要文件想交給你,盡管我知道真相可能會讓你生氣,但我希望你能夠知道這件事。”

    他倒酒的動作一停,先將文件接了過來放在了他的面前,他接著倒酒,給他和林語嫣都倒了一杯。

    路易斯舉起酒杯笑了一聲:“能陪我喝一杯嗎?”

    林語嫣臉上劃過一絲猶豫,但最終還是接了過來,她平靜道:“那就陪你喝一杯,反正我不開車……”

    他很自然的與她碰杯一飲而盡,喝完后,他說道:“你是不是已經知道被撞死的那對龍鳳胎不是我的親生孩子?”

    林語嫣喝了一口酒后立刻將被子放下了,她黑眸驚詫道:“原來你已經知道了?什么時候知道的?”

    他垂眸掩去眼底的一片暗流說道:“我剛在回來的路上知道了,還沒得及告訴你弟弟。”

    路易斯自然是撒謊了,他不可能告訴林語嫣真相。

    不然他當初就是利用這件事當了回小人,故意騙了林語嫣,故意借此跟冷爵梟談合作還將劉光明扣在他這里工作。

    “那我想給孩子的親生父母補償,不知道我能不能見他們?”最主要的是她希望路易斯放了劉光明,別再強制扣下他了。

    路易斯面無表情的拒絕道:“不好意思,我因為太生氣這件事,我已經讓他們離開本市了!你見不到他們了,你放心,賠償的問題不需要了,你弟弟我也愿意讓他重獲自由,不過他可能自己都想留下了……”

    話音剛落,路易斯的手下道長泰正和劉光明一起走進了書房。

    劉光明一進來就喊道:“姐真的是啊!道哥還說你來了,我不信就來看……果然是你。”

    見弟弟一臉燦爛的笑容完全不像第一次在紅葉山莊時頹喪,林語嫣心中不免高興的同時也隱隱有點擔憂,也不知道這擔憂從何而來。

    “光明,路易斯剛才說讓你重新獲得自由,你可以離開這里了。”她主動提起也許弟弟會很高興。

    劉光明的表情卻一臉垮下來,轉眼望向路易斯問道:“師父,你開玩笑的吧?我這昨天剛開始學牌技,你就要趕我走啊?”

    聽到弟弟的話,林語嫣抬眸望向路易斯,而他也正好望著她,他淡淡一笑:“你看,光明不高興了……”

    “光明,你什么時候開始學牌技了?”她有點詫異,說不上高興還是不高興。

    “姐!你不懂!我已經認了路易斯為師父,以后我要繼承師父的賭術,然后再去澳城發展!”劉光明一臉信心滿滿。

    這樣的反轉劇情是她所不能想到的,雖然她不知弟弟有沒有天賦學賭技,但賭博這件事終究是有風險的,林語嫣有點擔憂便說了:“光明,可你大學里學的不是這個專業,你這樣突然轉行不覺得可惜了過去所學的東西嗎?”

    劉光明不以為然道:“有什么可惜的!工作不就是為了賺錢嘛!你們都有錢了,我還沒什么錢呢,以后發財就靠我自己!我要有了師父的賭技,將來一夜就可以暴富!到時候什么豪車美女,要多少有多少……”

    弟弟的價值觀瞬間讓林語嫣的整顆心緊張起來,她眸色一沉道:“光明,你先出去,我有話跟路易斯說。”

    路易斯使了個眼色,道長泰就帶著劉光明離開了書房。

    林語嫣見書房門一關上,她轉眼就道:“路易斯,我希望你不要當光明的師父!請讓他離開紅葉山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