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8章 被他拒絕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8章 被他拒絕

    “我選中間這個箱子。”東方擎最終作出選擇,即便是錯了也沒辦法。

    管家派站在不遠處的保鏢將中間的箱子打開了,林語嫣和珍妮看不到木箱底的情況,她們屏住呼吸望著東方擎的背影已經走向中間的箱子了。

    待東方擎走到箱子面前一看,一顆忐忑不安的心終于破裂了,他滿眼失望暗罵自己的愚蠢。

    權銀龍將他臉上的表情都收進眼底,不免笑出聲來:“可惜了,你運氣不好……來人,把另外兩個箱子也打開,免得讓東方先生認為我作弊。”

    保鏢將左邊和右邊的箱子都打開了,東方擎沉著臉都走過去看了,戒指真的在左邊的箱子里。

    在東方擎的視線下,權銀龍已經將放在箱底的戒指拿了出來。

    “既然你們都知道規則,就不需要我再重復了。”權銀龍毫無留戀的轉身踏著臺階上樓了。

    他甚至都沒有和林語嫣他們告別,這時候,管家向暗處的保鏢一揮手,那名保鏢就在遙控器上按下了懲罰鍵。

    在林語嫣和珍妮的金色牢籠的上空開啟了一處暗格,兩個金色的噴頭露了出來,不出三秒就噴出了水。

    東方擎眼睜睜的看著林語嫣和珍妮被水給噴了全身,他滿眼都是愧疚:“對不起……”

    “沒關系,只是水而已……”淋在身上啥感覺也沒有,林語嫣下意識抹了一把,突然看到她掌心上沾著一根仿真的粗眉毛……

    珍妮也發現到了這水的不尋常,她詫異道:“老板,這好像是卸妝水啊……”

    雖然無色無味,但珍妮也擦了擦臉頰,她的整個妝容全部花了,尤其是眼睛周圍是一片黑漆漆,防水的睫毛膏也扛不住了。

    “哈哈哈,東方擎,很抱歉,讓你帶著這樣的兩個秘書回去真是難為你了……”權銀龍此刻站在上方的走廊中間俯視著樓下的狼狽女人。

    漸漸的,他的笑聲停止了,隨著強效卸妝水的不斷沖刷,林語嫣臉上的特效妝容慢慢露出她的真容。

    “原來是你。”權銀龍眼睛微瞇,他對樓下的林語嫣一時來了興趣。

    林語嫣此刻閉著眼睛,不斷沖刷下來的卸妝水讓她無法睜眼,東方擎忍不住大聲說道:“懲罰是不是夠了?”

    他的語氣透著隱隱的怒氣,雖說愿賭服輸,接受懲罰就是尊重游戲規則,但親眼看著自己的秘書和林語嫣這么狼狽不堪,作為男人的東方擎第一次覺得像是被人活活打了臉面。

    權銀龍給管家使了個眼色,管家立刻又揮了下手,在暗處的保鏢看到后就關了按鈕,噴灑卸妝水的噴頭停止了。

    “東方擎,我看著林語嫣有東方晴容貌的份上,再給你們一次機會,但這次機會我會給林語嫣,讓她單獨來見我,她有十分鐘的時間說服我幫你們。”說完,權銀龍離開了。

    這時候,金色牢籠快速的往上升,暗格打開,金色的牢籠又藏進了隱蔽的天花板中。

    “東方,你等我!我一定會說服他!”林語嫣心里其實沒底,她不過就是故意這樣說給自己打氣!

    此時管家已經派了兩名女傭過來了,他對林語嫣說道:“見先生之前還望林小姐去沐浴,先生不喜歡見穿戴不整齊的人,女傭會帶你去浴室,衣服也會為你準備好。”

    東方擎怕林語嫣感冒了,他也及時道:“語嫣,你快去洗澡吧,我和珍妮會等你出來。”

    林語嫣點點頭就隨著女傭離開了。

    ……

    十分鐘后,林語嫣很快速的洗了澡穿了女傭提供的女傭服去見權銀龍了。

    權銀龍正在城堡樓頂的黑玫瑰園里,他拿著剪刀在剪玫瑰花,在林語嫣走進去的一瞬間,他便知道了,但他一直沒有說話沒有停下剪玫瑰的動作。

    女傭已經離開了,當時間過去五分鐘后,林語嫣始終一言不發,她不想打擾了他。

    見她不說話,權銀龍終于放下手里的剪刀,走向不遠處的一張歐式長桌,他拿起手機看了看說道:“林語嫣,你還有五分鐘的時間可以說服我。”

    林語嫣一臉驚異,原來從她進來后就已經在計算時間了……

    “權先生,我剛才是為了不想打擾你……”在她來見權銀龍之前,林語嫣快速去見了下東方擎,而東方擎最終把權銀龍的身份告訴了她。

    當她知道權銀龍就是當初冷爵梟說的商業上的勁敵時,她有一瞬間的退縮,她和東方擎的顧慮是一樣的,怕權銀龍不僅不幫忙還要加害冷爵梟。

    但東方擎說,還是信一次權銀龍吧,至少已經來了,試過總比不試過要好。

    “呵,雖然我明知道你說的是借口,但看在你這么尊重我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了,就給你十分鐘,開始說吧。”權銀龍坐在了一條手工黑色木椅上,他一手把玩著食指上的戒指若有所思。

    林語嫣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氣說道:“權先生,我想請你幫我救幾個人,他們都被送去了地獄窟!”

    她一說完他便抬眸盯著她,那雙銳利如刀鋒的黑眸透出一絲危險,他寒聲道:“你走吧,你沒有說服我。”

    “可是還不到十分鐘!”林語嫣滿眼不甘心,她不能接受剛開口就被拒絕的結果。

    權銀龍笑的有些陰冷:“就算給你一小時,你也說服不了我。”

    “為什么?”

    “因為你說了不該提的話題!”他說的語氣森冷。

    林語嫣不敢說出冷爵梟的身份,她只能試探的問道:“究竟要怎么樣你才肯幫忙?”

    “這種忙我可不會幫,我犯不著冒著得罪一幫人的風險去討好你,就算你是東方擎的朋友……等等,讓我猜猜,你要我救的人是不是冷爵梟?”權銀冷眼中閃著興奮之色。

    就在剛剛他想起了一件事,管家在五小時前說冷爵梟缺席了重要合同的續簽會議,他之所以額外留意,因為在兩年前,那份商業合同本來是他的!

    這么重要的續簽會議都能缺席,不像冷爵梟一貫的專業作風。

    而現在他的前妻林語嫣竟然出現在這里求他幫忙,權銀龍自然是往冷爵梟的身上去聯想了。

    冷爵梟失蹤的事情并未被報道出來,消息被高隊長和唐文軒那幫人都全力壓制了,皇甫少華就更不可能去故意攪局了,他被當成頭號嫌疑犯摘清嫌疑還來不及,更不可能去四處宣揚冷爵梟失蹤的事情了。

    林語嫣眸色擔憂的望著權銀龍,她心里矛盾極了,在想說和不敢說的兩種決定中來回切換,想的腦袋都快炸了。

    她臉上的這種矛盾被他也看出來了,權銀龍換了副表情說道:“你放心,我和你前夫……”

    “我和爵梟沒離婚,他還是我丈夫!”前夫這個詞只能用在蕭毅然的身上,她不忍心別人這么稱呼冷爵梟。

    權銀龍的眼眸微閃但也沒有什么大反應,他點了下頭繼續道:“我只想說我和你老公雖然在生意上是競爭關系,但我不是小人,你不用擔心我會公報私仇。東方擎既然能夠帶你來見我,看來他對我還是信任的,就沖著這份信任我也不能自打臉面不是?你老實告訴我,你求我要救的人是不是冷爵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