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2章 中途生變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2章 中途生變

    林語嫣下意識的僵住了,讓身邊的權銀龍立刻出聲罵道:“蠢貨!發什么愣,發武器啊!”他心里有絲緊張,就怕雇傭兵對他們有所懷疑。

    權銀龍的提醒,讓她趕緊去小車里拿鐵盒,在監牢門口站成兩排的雇傭兵向四周掃了幾眼,領頭的雇傭兵望著監牢里的冷爵梟和穆天,他沒什么情緒,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林語嫣捧著兩只鐵盒走了進去,權銀龍就站在移動小車旁,他假意也掃了下四周的環境,其實是在暗中觀察身邊的雇傭兵,這些雇傭兵都是不同成員組成的人馬,島上的雇傭兵小組都是打亂分組工作的,所以權銀龍不敢掉以輕心!

    當林語嫣走進冷爵梟時,那雙深邃黑眸就像是定住般,他甚至忘記了呼吸!

    語嫣!

    他內心的激動和震撼沒多久,就被深深的恐懼和擔憂給占據了這顆心臟!

    自從被送進死亡島后,他們每一天都在高度的隨機應變,不放過任何觀察周邊環境的機會,對雇傭兵談話時得到的消息中已經知道了七七八八,他們要是逃不出去就一定會死在這里!

    兩天前在親眼目睹一名罪犯被打營養針發生抽搐時送走后,冷爵梟就知道了這里的罪犯有機會去救醫,因為那位抽搐的罪犯在第二天又被送回了監牢。

    今天晚上是他們逃離監牢的最后一個機會,冷爵梟知道雇傭兵們在一小時后會換班,而明天六點時,四區的雇傭兵會將所有的罪犯押送到島上的集中營,和其他四區的罪犯都關在一起,早上七點準時開始殺人游戲……

    就像知道林語嫣他們的計劃般,冷爵梟在接到林語嫣手中的鐵盒后突然倒地抽搐起來……

    在身邊的穆天也開始抽搐起來,這一幕讓林語嫣一時間嚇的不知所措,她還沒有給冷爵梟任何暗示呢!

    反應神速的權銀龍已經沖進監牢狠狠的踢了林語嫣一腳,他大聲臭罵道:“你個狗東西,你怎么辦事的?他們怎么抽搐了?”

    林語嫣按照事先編排的臺詞說道:“大哥,不關我事啊……他們自己就這樣了……會不會是今天的營養針過敏啊?”

    這些關在監牢里的罪犯都不給吃東西,都是靠打營養針維持著,之前有過六名罪犯在不同時期發生過抽搐,原因就是營養針打過量腸胃過敏發生痙攣抽搐,需要去找醫生打消敏針。

    領頭的雇傭兵這時已經走了進來,冷眼掃了下冷爵梟和穆天,他也忍不住罵道:“他媽的!盡給老子添麻煩!來人吶,進來兩個人將這兩個廢物送去醫務室,打完針趕緊送回來!你們兩個一起去!”

    被領頭主動點名的權銀龍和林語嫣心下感到慶幸,本來權銀龍想自己提議,這下被領頭直接下了命令那是最好不過了!

    林語嫣和權銀龍假裝有些不情愿的去扶起冷爵梟和穆天,走進監牢的另外兩名雇傭兵也上來幫忙了。

    就這樣,他們一席六人走出了四區,等他們剛走出四區的大鐵門時,身后也傳來雇傭兵的聲音,權銀龍下意識回頭一看,看到還有一名罪犯被一名雇傭兵扶著走出了大鐵門。

    他很快就想到了應該也是冷爵梟的人,不然不會這么巧在同一時間發生抽搐。

    因為他們頭上都戴著面具,上面還有電子爆炸裝置,雇傭兵們是一點也不擔心他們能逃出島去,所以連跟隨的雇傭兵都沒有。

    ……

    二十分鐘后,當他們正準備走進一幢灰色洋樓時,從樓里剛走出來的一群人,讓權銀龍的心猛然一驚!

    戴著死亡社成員特質面具的為首男人正是社長柳中庭!

    他銀色包頭面具上的藍鷹激光圖標很是扎眼,島上的雇傭兵都知道他就是死亡島的最大負責人。

    “他們三怎么了?”柳中庭就站在原地不動了,那雙面具下的眼睛黑漆漆的看不真切,周圍的燈光雖然很亮但因為是晚上光線還是差了點。

    權銀龍和林語嫣都選擇沉默,身邊的雇傭兵就回答了:“島主,這三人之前發生了抽搐,我們帶他們來打針,回頭會很快送回去。”

    柳中庭穿著一身深藍色的復古宮廷裝顯得相當貴氣,他右手拿著一根銀色的權杖,權杖的頭部是一只目露兇光的水晶鷹頭,鷹的眼睛上鑲嵌著兩顆紅寶石,他眸色一沉走了過來。

    冷爵梟他們不免有絲緊張起來,但沒有表現出來,還是一副痛苦捂著肚子的表情,為了逼真,他們三甚至都將身體的真實體重靠在了雇傭兵們的身上,林語嫣倒還好雖然吃力,但冷爵梟盡量將身體的重量往右手邊的雇傭兵身上靠。

    “你們三個人都給我站直了!讓我看看你們的體型和身高。”這話顯然是對冷爵梟他們三說的。

    林語嫣心里其實緊張極了,不知道這個社長是什么用意!

    來之前,權銀龍將所有成員的外號都告訴她了,他們這些人都不知道對方的真名,在群里聊天時用的都是外號,而權銀龍的外號是紅鹿。

    如果高隊長提供的消息準確,皇甫少華現在應該也在死亡島上了。

    至于皇甫少華是被誰帶進死亡島的就不得而知了,但權銀龍肯定的說,他覺得皇甫少華在過去并未參與過死亡社的死亡游戲,應該是新人,他應該是認識死亡社成員里的其中一人。

    柳中庭的話立刻讓另外三名雇傭兵對冷爵梟他們呵斥道,讓他們站直,權銀龍和林語嫣為了不露出破綻,也用力將冷爵梟和穆天的身體掰直。

    半分鐘后,柳中庭輕笑道:“不錯,算你們運氣好,和他們挺匹配的……”

    冷爵梟心底發沉,不知道他說的意思,只能選擇沉默。

    “將這三名罪犯都帶上跟我走。”柳中庭揮了下手率先走向前了。

    這突發的一幕讓林語嫣他們有點措手不及,還來不及應變已經被柳中庭的人押著往前走了。

    冷爵梟含有深意的偷望了眼林語嫣,而她也正好在看他,兩人的目光在碰到的一瞬間,彼此都知道認出了對方,林語嫣扶著他手臂的那雙手緊緊攙住他,而冷爵梟為了不讓右邊扶著他的雇傭兵發現他的異常,他始終裝成痛苦的胃‘抽搐’病人。

    ……

    十幾分鐘后,柳中庭帶著冷爵梟他們去了一處島上的會客廳。

    會客廳里的四周站著三十幾名穿深藍色雇傭兵服裝的男人,這些人顯然是柳中庭帶上島的私人雇傭兵。

    會客廳中間有一張可坐下二十人的長方形木質雕花桌子,此刻正有三名死亡社成員坐在椅子上。

    他們三人身后都站著隨行的朋友,其中一人關切的問道:“社長,你身體沒事吧?”

    柳中庭哈哈笑出聲來:“沒事,就是吃壞了肚子……本來我正要去尋找你們三人的替身呢,就是這么巧,隨便這么一碰就被我給碰上了!”

    他的話讓所有人都不知所云,剛才那名成員繼續問道:“社長,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們不用下注玩游戲了,我給你們安排了更好的游戲,比如讓你們和那些罪犯們拼命,是不是更有意思?”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