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3章 身臨險境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3章 身臨險境

    還不等在場的會員有所反應,柳中庭一個眼神,他手底下的人紛紛舉起武器對準了那三位成員和以及成員隨行的朋友。

    這樣的轉變讓也身為成員的權銀龍驚詫不已,社長這玩的是哪一出?

    突然,砰砰砰三聲,那三名成員的隨行朋友都倒底身亡了,都是被柳中庭的人用武器從背后打中了心臟。

    林語嫣驚的用指甲死死掐住了冷爵梟的手臂,冷爵梟下意識摸上她的手臂給予她力量,想讓她保持冷靜!

    “藍鷹!你他媽瘋了吧!”其中一名成員憤怒出聲,另外兩名成員已經蹲下去看身邊的朋友了。

    柳中庭踱步走向會客廳上的雄鷹座椅,坐下后,他翹起二郎腿說道:“你們三一定后悔來死亡島了,可惜晚了……在你們死之前,我會讓你們死個明白,知道我為什么殺你們嗎?”

    “為什么?”

    “因為你們該殺!你們三不僅是朋友關系,而且還合起伙來賣假名畫,三個人里應外合唱一臺戲,連我這個老手都被你們給騙了……害我白白花了兩億美元買幅假名畫,錢是小事,我的名聲被你們毀了!你們可真是該死!”柳中庭的語氣突變,他的雇傭兵們瞬間將那三名成員踢倒,讓他們面向柳中庭跪著。

    “原來是你……”

    “社長,不知者不罪啊……我們也不知道你就是那位古董商啊!”

    “我們會把錢還給你的!看在我們都是死亡社成員的份上繞我們一條生路吧!”

    “求求你別殺我!”

    “社長饒命啊……”

    柳中庭陰森森的冷笑出聲:“饒了你們,我豈不是一點威信都沒有了?”

    一名成員痛哭道:“社長,你剛才不是說讓我們去和那群罪犯廝殺嗎?我去,我愿意……”

    去廝殺好過被直接斃命!

    “我改變主意了……”柳中庭低頭望著手中的權杖懶得再看他們一眼。

    三名成員都嚇的跪地求饒,銀制的面具在掉在地上時還發出刺耳的聲音,不遠處的權銀龍心下不安起來,這社長是為了私仇而要殺了這三個成員,也怪這個成員運氣不好騙到自己人頭上了!

    可一旦殺了他們三,難道是要冷爵梟他們去頂替三名成員嗎?

    看那三名成員的身高和體型,除了兩名有點像之外,另外一個身高不高,看起來倒是和林語嫣有點像……

    權銀龍猛的抬頭望向林語嫣,他的整顆心都冷凍起來了!

    他的視線和冷爵梟不經意間撞在一起,兩人出奇默契的明白了對方所擔心的事情,都是在擔心林語嫣。

    在權銀龍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辦時,柳中庭的人已經讓那跪在地上的成員拿掉面具了,還讓他們三都脫下了各自的衣服,等他們三只剩下一件衣服時被雇傭兵們都趕去了角落,不出十秒,砰砰砰又是三聲。

    三名成員被打死了。

    在場冷爵梟他們早已經是面色發沉,心中心驚不已,離開死亡島變的難上加難。

    如果他們估算沒有錯,等死亡游戲結束時,他們頂替那三名成員后的下場應該也是被殺。

    “算你們運氣好,我剛剛處理了下我的私人事情,你們用不著在明天去跟人拼命了,扮演好我死亡社的成員便好,如果我心情好就會放了你們也說不定……”柳中庭的套路話當然不會讓冷爵梟他們相信了。

    這時候,冷爵梟和穆天已經被雇傭兵帶過去穿其中兩名成員的衣服了,歐陽依舊被雇傭兵架著站在一邊。

    柳中庭已經走向林語嫣和權銀龍,他直接忽略權銀龍的身高,他對林語嫣說道:“你把面具拿下來,去換剩下那名成員的衣服……”

    他的話讓林語嫣嚇的有點懵了,她滿腦子都在擔心冷爵梟他們,還有她和權銀龍,她真怕走不出這死亡島了。

    她假裝服從的說道:“是,島主。”

    不想在柳中庭面前拿掉面具,林語嫣大步往前走去。

    “等等!你回來!”剛走出去兩步的柳中庭忽然轉身說道。

    這一句話讓冷爵梟緊張了,他死死的盯著柳中庭試圖從他的臉上看出些端倪。

    穆天正在穿衣服,但他一直在留意冷爵梟的反應,見冷爵梟不動了,他擔心的出聲打斷道:“喂!這衣服是我的!”

    他試圖讓冷爵梟不要引起雇傭兵的注意,穆天的這句話有效果了,冷爵梟隨即將手里的一件紫色襯衫甩給他。

    然而他們這邊的動靜只引起柳中庭的冷漠一撇,他很快就走到林語嫣的面前問道:“你是哪個區的?”

    林語嫣恭敬回道:“回島主,我是四區的。”

    “你的嗓子怎么了?”柳中庭的眼睛微微瞇起,這聲音聽著怪怪的。

    他的問話讓她已經有些冒冷汗,她假意咳嗽了下,咳嗽的還挺逼真:“這兩天感冒了,島主你離我遠點,免得我將感冒傳染給你……”

    林語嫣剛要后退的步子,被柳中庭一手大力握住她的手腕,她一時僵住緊張的都失語了。

    冷爵梟就在這一瞬間將手里的粉色襯衫給扯裂了,布料聲在空氣中驟然劃破,權銀龍繃著臉望著這緊張的一幕。

    “靠!這都是些什么破衣服,還沒我監獄里的衣服結實呢……”冷爵梟氣急敗壞的低吼道,他這快反應讓穆天和歐陽都心中為之一緊。

    林語嫣接著又猛烈咳嗽起來,咳得似乎都能聽出嗓子里有痰的感覺了,柳中庭最終放手了,他的黑眸中快速閃過一絲嫌惡,但心中的疑問依舊沒有消除。

    他直接對他的副手說了一句:“帶上這個小個子雇傭兵!將那兩個罪犯先給我關進密室。”

    “是,島主。”

    冷爵梟死死捏著手里的衣服,眼睜睜看著林語嫣被柳中庭的人帶走了。

    穆天就站在他身邊,他緊張的都快哭了,他現在是確定了,原來小個子雇傭兵就是太太啊!

    他真怕冷爵梟一個沖動就去跟人搏命!

    歐陽目睹這一切,心里早已經跟過山車似的了。

    包括在場的權銀龍,他的心幾度扭曲,就怕林語嫣露陷,現在她被直接帶走了,這之后會發生什么他都沒底了。

    權銀龍想了想趕緊快步跟上了,冷爵梟他們三,他暫時是沒轍了,柳中庭的私人雇傭兵這么多,他也阻止不了冷爵梟他們被帶走關起來。

    還是跟上林語嫣去看著究竟更實際。

    ……

    不出十分鐘,林語嫣被柳中庭帶去了他的私人房間。

    房間外面守著雇傭兵,權銀龍假意去問柳中庭的副手,問關于冷爵梟他們三會如何被安排,還說他等著林語嫣一起回四區復命。

    那名副手倒也沒那么冷酷,主動向權銀龍交代了冷爵梟他們三的安排,副手還說讓權銀龍明天跟在冷爵梟他們身后,如果他們有任何企圖逃跑的行為,讓權銀龍格殺勿論,權銀龍自然是點頭哈腰的同意了。

    此時的房間里,柳中庭掃了眼在進門前已經被奪了武器的林語嫣,他走向沙發處隨意的坐下了。

    林語嫣站在房間的正中間,后脊背早已冰涼一片,她臉上全是汗液,如果不是頭上的迷彩面具遮著,她眼中的恐懼早就全部傾泄而出了……

    柳中庭眸色流轉若有所思,手中的權杖堅實的杵在大理石地板上,他聲色發寒的問道:“你老實告訴我,你一個女人是怎么進的死亡島?你是誰的雇傭兵?”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