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5章 你保護我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5章 你保護我

    三天后,冷爵梟和林語嫣他們都安全回國了。

    回市后,高隊長第一得到消息稱皇甫少華失蹤了。

    在網上的國際新聞在滾動播放一則新聞,說國外一支海軍部隊在死亡島發現了一百多具燒焦的尸體,目前都暫時無法確認身份。

    海軍之所以能夠順利找到死亡島,正是權銀龍的匿名舉報。

    這次他想跟死亡社劃清界限,只能選擇一刀兩斷,也是為了讓自己徹底脫離死亡社。

    冷爵梟從頭到尾都沒有真正見過權銀龍,他一直沒有將面具拿下來,而林語嫣也沒有勉強,但冷爵梟知道了他的身份,也知道權銀龍是東方擎十年前的好朋友。

    當時在權銀龍離開海盜船之前,冷爵梟跟他說過一句話:今后有任何需要幫忙一定來找他。

    這次他大意中了皇甫少華的計謀,恐怕皇甫少華是不敢再回本市了,因為已經在全球通緝他!

    冷爵梟他們在回來后就將一則附加之罪加到了皇甫少華的身上,說他匿名舉報了死亡島的存在,至于死亡社社長柳中庭能夠相信多少就看柳中庭自己了。

    冷爵梟和林語嫣回來后在第一時間準備去老宅看望亞撒他們。

    他們要報平安,讓冷祁山和王彩霞他們都放心。

    而至于顧不凡和冷思辰他們,冷爵梟直接發了群發的短信。

    他們的安全回歸,讓所有人都放心了,但皇甫少華沒有被抓住,林語嫣還是感到惴惴不安。

    回市后,冷爵梟讓穆天又去調遣了五十名特種兵保鏢加強保護亞撒他們。

    還不等見到亞撒他們,冷爵梟在車里就接到了忠叔打來的電話。

    他臉色陰的發沉,說了不到兩句話,他就掛了電話。

    坐在副駕駛的林語嫣問道:“怎么了爵梟,出什么事了?”

    冷爵梟深沉的吐出一口氣:“忠叔說我爸在昨天暈倒了,到現在都還沒醒!”

    “那爸現在在哪里?”林語嫣蹙眉問道,他們剛回來就聽到這么不好的消息,心情難免很沉重。

    “現在在樓清寒的私人醫院。”

    ……

    一個半小時后,冷爵梟和林語嫣在一群保鏢的簇擁下走進了樓清寒的私人醫院。

    不出十分鐘,當他走進冷祁山的高級病房時,他便看到了那礙眼的一家人!

    陳小英正坐在沙發上看雜志,顧影川和顧穎這對兩兄妹都在低頭玩手機。

    “你們都給我滾出去!”這是冷爵梟走進病房后說的第一句話。

    林語嫣就站在他的身后,她冷漠的掃了眼陳小英他們并沒有打招呼。

    顧影川抬頭看到冷爵梟就冷笑道:“冷爵梟,你這一回來好大的火氣啊?你不在市里的時候,可是我們在照顧山叔……”

    “呵,照顧?自從你們三個災星來了后,我爸接二連三的出事,你們到底安的什么心?想我爸的財產想瘋了?”冷爵梟眸色陰寒的掃了他們三一眼,包括他的親生母親陳小英。

    這時候,陳小英面色如常的將手里的雜志合上,她優雅的站起身說道:“冷先生,你關心你的父親這個我可以理解,但你平白無故就冤枉我們那就是你的不對了。你父親年紀大了,老人家有點小病小災的很正常,樓院長已經把你父親檢查過了,他過兩天就會醒了,既然你來了,就讓你和你太太照顧祁山吧。”

    說完,她攏了攏身上的皮草坎肩說道:“影川穎穎,我們走。”

    顧影川和顧穎跟在了母親陳小英的身后,顧影川在經過林語嫣的時候,他笑的有些莫名其妙,可以說不懷好意。

    冷爵梟忍住不揍他的沖動,顧影川這個男人,他會想辦法對付他……

    當陳小英他們離開后,歐陽和穆天就走進了病房。

    歐陽把病房門關上了,穆天站在冷爵梟身邊問道:“冷總,我們不在市里時,顧影川去找過皇甫少華一次,不知道皇甫少華會不會聯系顧影川。”

    “你讓高隊長繼續派人監視顧影川,顧影川這個廢物還沒那么大膽,皇甫少華現在是通緝犯,他要是不想坐牢應該不會理會皇甫少華。”

    林語嫣的表情很不輕松,她說道:“爵梟,我們也派一些人去保護佟瑤和百里玄吧,如果皇甫少華知道是百里玄透露了消息,我想他一定不會放過百里玄,雖說百里玄是他的表弟,可現在他都成了通緝犯,保不齊要狗急跳墻了!”

    “佟瑤這次能夠告訴你們關于地獄窟的事情,讓我有點意外……”冷爵梟想起了林語嫣在回來路上時跟他說的那些事情。

    “是,我當時也挺意外的。”

    冷爵梟轉眸向歐陽道:“在皇甫少華沒抓到之前,你們派二十名保鏢二十四小時保護好佟瑤和百里玄。”

    “是,冷總,我這就去辦。”歐陽轉身就離開了病房。

    他們這剛回市,很多手里的事情需要辦,先將最緊急的在第一時間處理。

    等歐陽離開后,冷爵梟繼續對穆天說道:“在董事長沒醒來之前,我將辦公地點就設在病房了,你現在回公司一趟,把公司最緊急的文件拿過來給我處理。”

    “好的,冷總……要不我先給你和太太去叫點外賣吧?你們下飛機后一直沒吃過東西。”穆天的眸色有點擔心。

    “行,你也別餓著肚子,自己先去吃飯吧。”

    穆天頷首也離開了病房。

    等他一走,林語嫣在頃刻間投入了冷爵梟的懷抱:“爵梟,真好!我們總算平安回來了!”

    “是啊,這次大難不死,算是撿回一條命。”冷爵梟緊緊抱著懷中的女人,他的黑眸望著冷祁山,心情頗為沉重。

    兩人靜靜的抱了一會兒,冷爵梟率先問道:“語嫣,要不要回去見見亞撒?”

    林語嫣搖搖頭說道:“不了,剛才我們在來的路上已經和亞撒視頻過了,現在這時間他該睡覺了,由媽陪著呢,你別擔心了。我們還是在醫院陪著爸吧……”

    因為冷祁山都住院了,冷爵梟在來醫院的路上就讓忠叔去老宅接亞撒回家了。

    “語嫣,下次不管發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再以身犯險!你應該要相信你老公可以逃出來……”冷爵梟想起在死亡島監牢里看見林語嫣的第一眼依然心有余悸。

    如果他們沒有那么幸運,如果他們都死在了島上……那亞撒豈不是成了父母都雙亡的孤兒?

    “爵梟,我知道去救你很危險,我也知道你很睿智很英勇,但我冒不起險,萬一你真的需要我的幫助呢?”林語嫣眼泛淚光抬頭望著他。

    這個她愛到骨血里的男人,黑密的胡渣增添了濃濃的男人味,回來后還來不及刮胡子呢。

    他那雙深邃如浩瀚星辰的黑眸正一瞬不瞬的望著她,心里被她眼中那全心全意的愛給包圍了……

    冷爵梟一手摟緊她的腰肢,低下頭去親她的雙唇,而林語嫣踮起腳尖配合著他。

    他的女人此刻就真的在他懷里,而不是在死亡島的時候,隨時隨地都感覺到好像要失去她。

    那危險充滿變數的地方,讓一向鎮定的冷爵梟都不能夠保持慣有的冷靜,這個隨時都有可能會在那喪命的死亡島,一輩子有過這種感受將會是畢生難忘的經歷。

    良久,他讓她得到了自由的呼吸,勾唇淺笑道:“老婆,等你休息兩天,我親自教你點功夫如何?”

    林語嫣先是一愣,轉眼她的黑眸中閃現興奮之色:“好!我要學!就算我不能像你這么能打,我學點拳腳皮毛也好。”

    他眸色流轉泛起一絲好看的光彩:“如果你決定了,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到時候哭鼻子也得學,你能辦到嗎?”

    “怎么不能?我可是女漢子!你忘了是誰跟著權銀龍去死亡島救你的?”林語嫣本來不想邀功,此刻為了提升士氣也難得顯擺一次。

    冷爵梟笑出聲來:“好,等你學好了,以后你保護我……”

    她一手拍在他的身上保證道:“沒問題!大哥以后罩著你!”

    已經聽了半天的冷祁山終于忍不住說道:“兒子,咱不能吃軟飯啊,你一個大男人怎么能讓你媳婦保護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