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6章 為他擋槍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6章 為他擋槍

    冷祁山的開腔講話讓冷爵梟和林語嫣同時望向他,冷爵梟喜悅道:“爸!你醒了!”

    這時候,冷祁山已經坐起身,他隱隱嘆氣道:“其實我一直都是醒的。”

    林語嫣蹙眉問道:“爸,這是為什么?”

    “語嫣,這次你和東方擎他們能夠救出爵梟,我替冷家的列祖列宗謝謝你!”冷祁山說完坐起身來。

    “爸,救爵梟是我的本能!”

    冷爵梟望著自己的父親已經穿上拖鞋走到沙發那邊去了,他拉著林語嫣的手也走向沙發處,等他們坐下后,冷祁山眸色有些發沉道:“這次住院的事情是和我樓院長事先商量好了,我是裝暈的……”

    他的話讓冷爵梟沉思了幾秒后問道:“是不是因為陳小英?”

    這問題一拋出來,冷祁山的神情頗為失望:“爵梟,你媽和當年真的是不同了……”

    他不禁淺笑一聲,那笑聲里是有著無奈和落寞。

    “當年我和剛認識你媽時,你媽還算是個單純的年輕女孩。這一別三十幾年沒有見到,現在的她,我是真不認識了……你們不在市里的這幾天,我夜夜擔驚受怕,就怕你們出事回不來!我一直陪著亞撒怕他晚上睡不著,我就陪著亞撒一起睡,我也向亞撒保證了,說你們一定會回來。還好,你們都平安回來了,我這把老骨頭即便是死也瞑目了。”

    冷祁山的話讓冷爵梟和林語嫣聽著不是滋味,冷爵梟眸色冷靜道:“爸,好端端的你為什么說死,我和語嫣不都好好的嗎?你還沒說你為什么要裝暈的原因。”

    兒子的問話最終讓冷祁山也不想繞彎了,他垂眸坦白道:“你還沒回來前是生死未卜,陳小英居然還有心情跟我提結婚的事情,婚禮比你這親生兒子都重要……哼,我算是想明白了,也不想再自欺欺人,陳小英是為了我的財產才想跟我結婚!”

    聽到此,冷爵梟并未意外表情,他倒沒有嘲諷父親當初的天真,他道:“爸,你能想明白這件事我很高興,至少我不用擔心你和她會結婚的事情了。”

    冷祁山轉眼望向他說道:“兒子,其實我對你媽一直有個多年來的夙愿,想與你媽再續前緣,可惜我和你媽今生是有緣無份了。他連你這個親生兒子都可以這樣不管不問三十幾年,我怎么又能奢望你媽會真心愛我?什么夕陽紅這樣的愛情我這輩子是等不到了……”

    公公眼中的傷感和惆悵讓林語嫣心情難受,她安慰道:“爸,你的身子骨還很健康,現在不少小姑娘都喜歡大叔,爸,你看起來很年輕看起來也就四十來歲!”

    “呵呵呵……語嫣你真會說話。”冷祁山的臉上多少有了點笑容。

    漸漸的,他停止了笑,眸色流轉繼續說正事:“爵梟,我知道上次你媽被曝出十年前的婚外情是你的手筆,我還因此派人去查了……這一查把她現任去世老公的事情都挖了出來,我在國外有幾個可靠的老朋友,他們都幫了我不少忙。”

    冷祁山冷笑道:“她老公的真名叫顧真,顧真在二十歲時就因為一次意外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這顧影川和顧穎根本就是陳小英的私生子女,這次顧真利用這件事逼迫陳小英回國找我來撈錢,他威脅陳小英如果不把錢拿到手就去報案……”

    “等等,照你這么說,顧真其實根本就沒死?”冷爵梟挑眉問道,心中有些震撼。

    “不錯!顧真其實就是假死想避開律法,因為他已經破產了……陳小英在五年前失手殺了一名華裔保姆,那名保姆發現她和十年前的那名傳媒大亨依舊保持著不正當的關系,本來要向顧真告密,被陳小英一時情急給誤殺了,她派人拋尸的時候被顧真手底下的人給發現了。”

    冷爵梟得出結論說道:“那陳小英這次受顧真要挾回的國,目的就是為了錢和掩飾她殺人的事情?”

    “目前查到的就這些。”冷祁山點了下頭。

    “爸,那你裝暈倒是為了逃避陳小英的追婚嗎?”林語嫣問了一句。

    冷祁山頗為無奈的淡笑了一聲:“是啊,我還沒想好對陳小英的事情該怎么處理,我是看在爵梟的面子上,才遲遲沒有行動……”

    “爸,你有什么好顧忌的?像這種為了錢接近你的女人就該讓她離開,如果按照我的意思就把陳小英遣送回去!”

    冷爵梟說這話時毫無感情,沒有因為陳小英是他的親生母親而有所顧慮。

    見兒子這么鐵血讓冷祁山有點猶豫:“爵梟,你真舍得?她可是你的親生母親。”

    “爸,你我心里都清楚,我和陳小英除了有血緣關系,你覺得她是一個真正的母親嗎?如果讓他們一家三口繼續留在我們的身邊把我們當傻子一樣耍,就算你受得了我都沒法接受!”

    不等冷祁山有所表示,冷爵梟繼續勸道:“顧真這種無賴居然把主意打到我們頭上,我們一分錢都不會讓他得到!陳小英的那雙子女不是私生子嗎?我猜他們就是那位傳媒大亨的孩子,陳小英當了有婦之夫的小三。”

    冷祁山望著聰明的兒子笑了一聲:“我還沒說,你又猜到了。”

    “行吧,既然你都沒意見,我知道該怎么處理了……我沒有直接行動是不確定你對你媽的態度是什么,如果你對你媽還有所期待,我怕我讓國外那邊遣送你媽回去會讓你難過,我不想讓你恨我。”冷祁山說了心中的顧忌。

    “爸,我這輩子只有父親沒有母親。”冷爵梟想起陳小英見他的第一次,陳小英稱他為‘冷先生’時就已經徹底死心了。

    他不再有與母親相認找回親情的絲毫念頭,一切隨緣不要強求。

    無法去強迫一個不愛你的人去真心的愛你。

    林語嫣一直在聽,這種話題她都選擇不發表意見了,不過她的手從始至終都和冷爵梟十指相扣,她想給予他最直接的力量和支持。

    “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也知道該怎么辦。爵梟,你和語嫣先回去好好休息,你們不在的這幾天,亞撒是真的很勇敢也很乖,你們這幾天好好陪陪他。”

    ……

    不出五分鐘,冷爵梟和林語嫣就離開了病房,病房周圍留了二十名保鏢保護著冷祁山。

    在冷爵梟和林語嫣到了醫院的地下停車場,一群人十輛車準備離開時,樓清寒匆忙的從樓梯口跑下來。

    樓清寒的出現,讓坐在車里的冷爵梟對林語嫣說道:“我去見他。”

    她點了下頭說在車里等他。

    樓清寒上次給顧不凡下了禁藥讓他失去理智,還收買記者詆毀林語嫣和顧不凡的名譽,這件事情對于林語嫣來說還不能輕易原諒樓清寒。

    他作為一家醫院的院長,用破壞大腦神經的禁藥去毒害自己的妹夫實在有為醫者心!

    而且還是為了自己的妹妹報私仇!

    甚至都不曾問過她和顧不凡,直接用這種卑鄙拙劣的手段給她和顧不凡定了罪名,林語嫣每每想起來都恨不得報警!

    可他到底是冷爵梟的發小,冷爵梟也說了,這次就算了,樓清寒在很多事情上幫過他,這次樓清寒也是被他妹妹樓靜給利用了,給他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林語嫣在車里大概等了十來分鐘,最后看著不遠處的冷爵梟和樓清寒一起走過來了。

    她便知道樓清寒是有話要說了。

    帶樓清寒走到后,林語嫣為了冷爵梟主動打開車門下車了。

    “林語嫣,上次的事情,我要向你鄭重道歉!我樓清寒活到現在,也就這件事讓我最感覺恥辱!父母死的早,我對樓靜確實有些過度保護了,這次我被她利用了一次,我已經狠狠教訓過她了,她也很愧疚,她說她只是太愛顧不凡了……我希望你能夠看在樓靜已經失去女兒的可憐母親身份上原諒她一次。”樓清寒穿著白大褂,表情一臉的尷尬和歉疚。

    林語嫣心里自然是沒那么容易原諒樓靜的惡意,但她也勉強的說了一句話:“很多事情,讓時間去證明吧。”

    她不想再繼續客套下去,剛轉身準備上車,眼眸中閃過一顆紅點,她下意識往紅點的方向望去,瞳孔立刻撐大,她急吼道:“小心!”

    隨著她猛力撲向冷爵梟,使冷爵梟退后一大步。

    保鏢們已經舉起武器沖向聲音來源處……

    冷爵梟緊緊抱著癱軟在懷的女人身體,她被打中了!

    他紅著眼大聲喊道:“語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