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9章 幸運金幣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9章 幸運金幣

    蕭毅然的話讓冷爵梟立即反問道:“你怎么知道語嫣為我受傷了?是誰告訴你的?”

    “這種事情又不是秘密,我會不知道?”蕭毅然的眸色始終盯著躺著的林語嫣,但心中微微劃過一絲心虛。

    “呵……蕭毅然你是不是很想殺了我?”

    冷爵梟的直白讓蕭毅然那雙深沉的眸色一暗,他始終沒有看向冷爵梟,他的嘴角劃開一絲笑意:“冷爵梟,難道你有什么地方對不起我?需要我來殺掉你才能解恨?”

    “蕭毅然,作決定前多三思,免得自掘墳墓。”冷爵梟垂眸不再看他。

    蕭毅然視線轉移,他轉身準備離開病房,打開病房門時留下了一句話:“冷爵梟,林語嫣遲早有一天會離開你,我等著那一天。”

    他的話讓冷爵梟的整張臉都陰沉不已,蕭毅然的存在已經讓他越來越無法忍受。

    等蕭毅然離開醫院后,冷爵梟得到保鏢的確認電話,他去了林語嫣病房對面的監控室。

    一進去就看到里面站著四名拿武器的保鏢,他掃了眼那位犯罪心理學的華裔女專家問道:“剛才的蕭毅然有異樣嗎?”

    女專家朱麗葉站起身點頭道:“剛才這位蕭先生在望著你太太時,他眼中有過一秒鐘的愧疚感,還有在看你的時候也有一秒的憎惡感,從他的微表情上推斷,他應該隱瞞了什么事情,所以在看到你太太時才會有這種情緒。”

    “如我所料,他可能就是狙擊手的幕后主使人。”冷爵梟腦子里過著一遍之前所有來看望林語嫣的人,唯有蕭毅然有那種愧疚表情。

    哪怕僅僅是一秒鐘,五六個隱蔽攝像頭高清晰的對準著他的正臉,捕獲的表情信息也足夠了。

    人在本能下的表情是最真實的反應。

    “冷爵梟,你覺得那名狙擊手還會再來?”慕容景有一絲疑慮,誰會再次在同一個地方出手?

    不過一想到林語嫣現在住院了,短時間內也離不開醫院,真有心暗殺冷爵梟,就一定會再次出現。

    可能會喬裝成任何人。

    冷爵梟說道:“如果他們利用反向思維,那就一定會再出現!”

    接下來,陸三將醫院附近的監控攝像頭的監控記錄都呈獻給冷爵梟查看,林語嫣的病房里有四名保鏢站在里面保護著她。

    不出二十分,一名特警保鏢直接推開監控室的門走進來說道:“冷總!狙擊手被抓到了!”

    “現在在哪?”冷爵梟有些驚訝,居然這么順利給抓到了!

    看來他們設的陷阱成功了!

    “人已經從對面的住院部給押下樓了。不過狙擊手不是我們的人抓到的……”保鏢坦誠道。

    冷爵梟急問道:“那是誰?”

    “保鏢打電話說是一名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男孩給抓到的!”

    保鏢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有些詫異,一時間猜不到這是什么情況。

    “那名男孩現在在哪?”

    “男孩正押著狙擊手往我們樓的方向來……”

    ……

    當冷爵梟站在林語嫣的病房外等那名男孩和狙擊手時,不到五分鐘,就看到一名穿著一身黑色運動服背著雙肩包的男孩出了電梯門,他的前面有一個手腳都被拷住的醫生,是不是真的醫生不知道,但至少是醫生打扮的模樣。

    男孩身后跟著四名冷爵梟的保鏢。

    在同一時間,樓梯口出現了冷祁山和他的保鏢。

    等男孩走到冷爵梟的面前時,冷爵梟問道:“你是誰?”

    男孩長相普通平凡,但一雙眼睛很幽靜深邃,他道:“我要見我的新雇主林小姐,我只回答她的問題。”

    冷爵梟眉峰一挑更加覺得詫異,男孩說的不就是林語嫣嗎?她什么時候也雇了個保鏢?

    “她受了傷還未醒……”

    話還沒有說完,冷爵梟身后的病房門突然從里面打開了,一名保鏢走出來附耳對冷爵梟說了幾句。

    冷爵梟驚的轉身就走進病房,他看了躺著的林語嫣一眼,看到她果然醒了!

    他那只手急忙要去打開玻璃門,可手剛碰上門把手,他又猶豫了,他想起自己現在沒有穿無菌服不敢開門。

    冷爵梟一轉身要去重新拿無菌服時,躺著的林語嫣已經起身……

    余光看到已經起身下地的林語嫣,冷爵梟驚的失語,他滿眼通紅:“語嫣……”

    林語嫣打開了玻璃門對他笑道:“爵梟,你們剛才在門口的對話我都聽到了。”

    “你怎么能下來走路了?”他整個頭皮都要裂開了,心口都快窒息了。

    天大的驚喜和震撼無以言表,林語嫣明明受很嚴重傷啊!

    “爵梟,對不起,是我和樓清寒聯手騙了你。我確實受了傷,但你看這是什么?”林語嫣笑著從病號服里扯出一根項鏈,上面有一枚金幣掛墜。

    金幣掛墜中間明顯有個凹痕,雖然沒有完全打穿成一個大洞,但也有一個單孔。

    這枚幸運金幣上是她的星座,是亞撒前段時候用自己的壓歲錢給她買的,包括冷爵梟也有一枚,但冷爵梟覺得戴星座吊墜很不男人,他就沒有戴。

    沒想到是兒子的東西救了他媽媽!

    冷爵梟激動地沖過去緊緊抱住了她,林語嫣微微擰眉道:“疼……”

    他頓時慌了手腳緊張的問道:“哪里疼?瞧我這魯莽的行為……對不起!是我不好……”

    望著他像個小孩子一樣有些手足無措,林語嫣拉著他的手走向前,她邊走邊說:“沒事,心口有個傷口,上面縫了針,剛才你這一抱,傷口可能有點出血了……”

    冷爵梟立刻抬頭對保鏢低吼道:“快去叫醫生和護士!”

    “不用了!就皮外傷而已,爵梟,你讓天意進來吧,我們該審問那狙擊手了……之前我被送進手術后,我很快就醒了過來,而且樓清寒和其他醫生也發現我只是皮外傷,當時我和他就臨時商量了,要想辦法抓住幕后主使者!樓清寒說醫院是最好的暗殺地點,我當時就同意了演一場戲,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我實在是對你的安全感到很害怕,我只不過想……”

    她還未說完被冷爵梟輕輕摟進懷里,雖然很想緊緊的擁抱她,但又怕觸及到她的傷口,現在變的很小心翼翼。

    “太真好!你沒事……謝天謝地!語嫣謝謝你!”他的聲音都有些哽咽了,努力控制著情緒,可還是被這個膽大的小女人給感動壞了。

    “謝什么,我說過要保護你的……”

    冷爵梟忽然有種錯亂感,他感覺在這一刻的林語嫣像個霸氣的男人,他不禁笑了一聲:“傻瓜,應該是我來保護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