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0章 放線釣魚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0章 放線釣魚

    十分鐘后,男孩天意已經帶著狙擊手走進了病房。

    病房門口站著兩排清一色的保鏢。

    冷祁山此刻也在病房里,他在得知林語嫣真的沒事時,也是高興的老淚縱橫,他是真把林語嫣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般在乎了。

    就在五分鐘前,林語嫣也把天意的真實身份給說了。

    原來他是權銀龍的出色保鏢之一,平時都是秘密保護權銀龍的,這次冷爵梟他們從死亡島逃出來后,在權銀龍和他們分開時,他告訴了林語嫣會派一名手底下的保鏢跟他們回國。

    因為權銀龍怕皇甫少華出賣冷爵梟他們的真實身份,也怕死亡社社長柳中庭派人來暗殺冷爵梟他們,所以派出了他的全能天才保鏢天意。

    一個天意頂冷爵梟十個特種兵保鏢。

    可見天意的出色屬于強中強。

    但林語嫣怕冷爵梟對權銀龍單獨派出的保鏢有想法,她就沒說實話,她想著等皇甫少華被抓住后,天意就可以重新回去了,而且天意也不會明著出現,只是暗地里保護他們,她就覺得更沒有說的必要了。

    冷爵梟在知道林語嫣的顧慮后,笑她想太多,如果是保護她的人,他又怎么會排斥,權銀龍能夠涉險去救他們,冷爵梟已經信任權銀龍的為人了,至少目前是相信的。

    此時此刻,狙擊手就跪在地板上垂著頭,從進來到現在一直沒有說話。

    冷祁山望著他問道:“你為什么要殺我?是誰派你來的?”

    他的話讓冷爵梟和林語嫣一時都驚了,冷爵梟想確認:“爸,你說他暗殺你?”

    “不錯!不過當時應該是天意這孩子救了我的命……打偏了。”冷祁山滿眼疑慮,這幕后主使人居然想殺他們父子二人!

    狙擊手一臉剛毅什么話也不說,一副隨你們處置的表情。

    天意將他身上的雙肩包拿下來打開后丟在地上,很快,五六疊厚厚的美元從包里劃了出來。

    他抬眸望著林語嫣說道:“林小姐,這是我從現場繳獲的賞金,他就是一殺手,代號血紅,是殺手圈有名的第二殺手。”

    跪在地上的血紅寒目森森的看了天意一眼,似乎對天意的描述有不滿的地方。

    天意輕笑道:“我沒說你是第一覺得丟臉?你確實不怎么樣嘛,離第一殺手銀手可差遠了!”

    血紅不服道:“年輕人,你不要太囂張,這次我栽在你手里算我運氣不好!打從我入了這行后,我就沒想著會有善終!你們也別問了,要是慷慨對我下手時利索點!”

    林語嫣望著這殺手寧可求死也不愿意說出幕后主使人,覺得他還挺有原則的就忍不住說道:“血紅,這包里的錢頂多也就二十萬美金,為這點錢就喪命,你覺得值得嗎?只要你把幕后主使人說出來,錢你拿走,我也會放你走。”

    她的話讓冷祁山和冷爵梟都相視一眼,最后沒有意見,既然林語嫣有了決定,他們也不想當場否了。

    血紅看了下冷祁山和冷爵梟,他意識到林語嫣說話能算數,可糾結過后還是固執的說道:“錢,我自然想要,命當然也想要,可如果我把幕后主使者說出來,我以后在殺手圈還這么混?還有人會找我嗎?要殺就殺,不要再廢話了!”

    雖然這是他第一次被抓,已經覺得很恥辱了,但既然入了這行,就沒有回頭路!

    現在路到頭了,他也不想為了茍且偷生不顧職業守則的活下去。

    他的鐵骨錚錚反倒讓在場的人心中升起一絲欽佩,林語嫣托腮想了想看了冷爵梟一眼,而冷爵梟那飽含深意的眼眸正望著她。

    就只是一眼,她便看懂了。

    林語嫣當即說道:“你很有骨氣,我們不殺有骨氣的人,你走吧,如果下次再讓我們抓到你,我們也不會再問你了,直接送你去見祖宗。”

    她的話讓跪在地上的血紅愣了好一會兒,他有些不敢相信。

    不光是他,就連天意也懷疑道:“林小姐,你真想放了他?”

    “天意,很抱歉,讓你白忙活一場,既然他不愿意說就算了,反正我不想殺他。”林語嫣說的很平靜,臉上并未有什么不甘心。

    天意隱隱嘆氣一聲不再說話,林語嫣的決定,他也不敢有意見,他只需要守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了。

    不出二十秒,血紅的手銬都被解開了,天意冷冷地掃了他一眼:“這次是算你運氣好,留你一條命,血紅,如果我是你,我會退出殺手界,臉都丟光了就不要再出來現眼了。”

    血紅的表情很凝重,眼底還夾雜著一絲恥辱感,他拿起地上的背包,背影很僵地走出了病房,期間沒有說過一句話。

    天意看著他離開后,嘲諷道:“還真是個沒良心的東西,一句感謝的話也沒有。”

    林語嫣輕笑一聲:“血紅即便是被你抓了,可他骨子里還是很傲氣的,我猜他心里也很矛盾吧,被我們就這么放了,他的心情應該挺糟糕的。”

    “林小姐,如果血紅是個言而無信的人呢?”天意提出質疑。

    冷爵梟這時候說了一句:“他把名聲看的比命還重要,他一定不會再來了,我猜他拿著賞金去找幕后主使人了,我的人會一直跟著他,過不了多久血紅就會‘幫’我們找到。”

    天意這才恍如大悟,原來他們是想放長線釣大魚……

    論抓人,天意有自己的高超身手和天賦直覺,但論智謀和玩人心,確實不如這些商人,就連這個林小姐,天意都覺得她很聰明,她和她老公配合的很好。

    ……

    兩小時后,林語嫣喬裝打扮成護士離開了病房。

    病房里躺著個充氣娃娃繼續裝下去。

    冷祁山在一小時前已經離開了醫院,他并未回老宅,而是去了他的另一幢別墅,冷祁山也喬裝打扮了,在沒有抓到要殺他們的幕后主使人之前,凡事還是小心為妙。

    不出十分鐘,林語嫣上了一輛普通的出租車后,戴帽子的大胡子司機就將車開走了。

    她坐在車后座突然笑出聲來。

    司機問道:“我的樣子很好笑嗎?”

    “爵梟,你怎么也變的這么胖了,不僅有雙下巴還有啤酒肚……哈哈哈……”難得看冷爵梟喬裝成這么面目全非的樣子,他還戴了大墨鏡,整體看就一個中年發福的普通大叔形象。

    冷爵梟掃了后視鏡一眼,剛準備還擊林語嫣胖護士的甜妞形象,可一想到她的傷口又關心的問道:“你的傷口怎么樣了?別笑了!回頭傷口又裂開了……”

    林語嫣笑到中間時,其實也感覺到心口處傳來火辣辣的刺痛感,跟十幾根小針扎她似的難受,她一手捂著心口說道:“好了,我不笑了,還真有點疼。”

    “語嫣,答應我,再也不玩那種苦肉計了行嗎?我心臟越來越經不起這種嚇唬了……”冷爵梟發自肺腑的懇求道。

    他就算心智再強,在愛面前也會脆弱的一塌糊涂。

    對于這件事,林語嫣確實心生愧疚:“老公,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下次我絕對不再這么玩了。”

    冷爵梟一手握著方向盤將車開的很穩,一點沒有超速,他無奈道:“真拿你沒辦法,真想打你教育教育你,可你現在受傷了,我就當一段時間和尚吧……”

    他的唉聲嘆氣讓林語嫣氣笑了:“色鬼!一回來就想這種事!你老想著睡我就不覺得膩啊?”

    “呵,膩什么膩,我們才剛新婚不久好嗎?你這么說,難道對我已經開始膩了?”冷爵梟說到后來的音色都提升了不少,隱隱透著不悅和失落。

    林語嫣憋著笑說了一句:“你放心,你在我眼里還是完美的大帥哥!對你根本不會膩!”

    這種肉麻的話說出來時,她自己都感覺到臉紅,幸好臉上那厚厚的仿真假脂肪臉皮裹著她的真容,臉紅害臊什么的也都被掩蓋住了。

    她的故意討好讓冷爵梟暢快地笑出了聲:“好,我記住了,等你身體康復了我讓你好好享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