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4章 不會自殺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4章 不會自殺

    這封恐嚇信讓林語嫣驚出一身冷汗,她下意識看向冷爵梟所在的方向,但又想起信封里的話……

    如果周圍就有那綁匪的眼線,她就不能掉以輕心!

    首先不能確定這封信里的內容是真是假,雖然樂悠悠確實處在失蹤找不到的情況,但也不一定真的就被綁架了。

    也許對方是在騙她?

    可能嗎?

    只能說是百分之五十的幾率,不管是真是假,她是萬萬不能告訴冷爵梟的,因為不知道眼線在哪里!

    這時候,冷爵梟好像已經談完了,朝她的方向走來了。

    林語嫣快速收起信封放進了隨身攜帶的黑色手抓包里。

    待冷爵梟走到她面前時,他見她面色有些發白,額間還有絲虛汗,擔心道:“語嫣,你怎么了?身體有什么不舒服嗎?”

    殯儀館太多人了,空氣難免不太新鮮,氣氛又很壓抑喪氣,林語嫣一時不適應也很正常。

    “沒事,你和他們談的怎么樣?”林語嫣輕聲問道。

    他黑眸一頓神情頗為嚴肅:“我們回去再說。”

    ……

    回去的路上,冷爵梟和林語嫣坐在后座,歐陽在前面開車,穆天坐在副駕駛,前后各五輛保鏢車保駕護航,陣勢頗為壯觀。

    車廂里的氣氛一直挺壓抑的,穆天捧著筆記本正在查看郵件,他打開內容看了后轉頭說道:“冷總,陸三剛才發來一段機場的視頻,樂悠悠本來走進候機室時是一個人,等她出來時她被一個戴帽子的陌生男人扶著走出來了……”

    “那男人的身份查到了嗎?”冷爵梟冷聲問道。

    穆天遺憾道:“目前還沒查到,不是本地人。”

    這個消息讓林語嫣心中一緊,她開始真的相信樂悠悠被人在機場帶走了!

    因為這次是樂悠悠失蹤,穆天很積極熬夜各種查找,盡情使用人脈資源。

    雖然他和樂悠悠的感情八字都還沒一撇,但心中對她已經超出了普通朋友的界限,在冷爵梟他們面前,穆天依舊表現的很專業,可在內心早已經夾雜了私人感情有些急迫了。

    “你讓陸三繼續查吧,這么個大活人被帶走一定會留下線索!”冷爵梟腦中還在想王佳敏母親張玉芬的事情。

    經他在殯儀館更多和王佳敏的交談后得知,張玉芬在嘉怡大酒店頂樓跳下樓時,樓頂處還留了一個望眼鏡,也不知當時她在看什么。

    從調取的通話記錄里看到,張玉芬的手機里有個陌生公用亭的電話號碼。

    而且路邊的監控攝像頭剛好只能拍到電話亭的背面,至于在電話亭里打電話的人根本看不清,對方戴著了大口罩和黑墨鏡,穿著連帽衫,完全看不到對方的容貌。

    但能夠肯定的是對方是個男人。

    “爵梟,你之前說王佳敏找不到她爸爸,她爸爸當時在哪里?”

    林語嫣一問就問到了點子上,冷爵梟頗為欣賞地望著她:“不錯,你跟我想到一塊兒去了,在殯儀館我問王宣德了,他說去見一個老朋友了,我問老朋友是誰,他又說不出名字,神情很不自然。不過倒是能夠看出他對他老婆的死感到很痛心,我看他站在殯儀館都快站不穩了……”

    也不知道是為什么,林語嫣突然就想到了女人這個詞,她蹙眉推測道:“你說王宣德當時是不是在見一個女人?或許還在幽會,有人打電話將張玉芬引到嘉怡大酒店,然后現場留下望眼鏡,張玉芬看了后想不開就跳樓自殺了?”

    王佳敏一直強調說是被人推下樓的,但目前來看也不能排斥她跳樓自殺的可能。

    冷爵梟沉思了一會兒,對林語嫣及時提出的推理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聽起來狗血,但想到王宣德當時那種躲閃尷尬的表情,是有點那種意思……

    但張玉芬跳樓就不可能了,這個推理不成立。

    他抬眸望著林語嫣分析道:“你的推測我覺得有可能,王宣德在外面有女人也不是什么新鮮事了,早在王佳敏和王佳倩小時候,王宣德在國外就有女人,那時我也還小,在我爸跟人聊天時我聽到過,記得當時我爸還不敢相信說不可能,說相信自己的老朋友。”

    冷爵梟嘲諷道:“也就我爸這個癡情種在外面沒有亂玩女人,現在談生意的人哪個不是在外吃喝嫖賭,有些人隱蔽些不被發現罷了。”

    說到此刻,林語嫣下意識看了他一眼,那種眼神像是質問和探究。

    “你為嘛這么看我?你不會是懷疑我也是這種人吧?”冷爵梟的面色頓時冷下八度,被自己深愛的女人懷疑那滋味簡直委屈憤怒極了。

    林語嫣忙解釋:“你別激動嘛,我什么也沒說啊……”

    她想問的勇氣頓時澆滅了,看到他殺人似的眼神,她就知道他是真的生氣了。

    看來她連心底有絲調侃懷疑的念頭都不該有,不然都是侮辱了這個絕世好男人。

    不過林語嫣也覺得奇怪,冷爵梟這種自律和潔身自好的態度讓她挺欽佩的!

    但轉眼又想起他很多年前那些清一色的女伴們,心里就有點吃味堵得慌。

    她內心的小心思一下子被冷爵梟看穿了,他拉過她的手臂,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說道:“又想起過去的事了?你傻不傻?偏要折磨自己……”

    林語嫣癟嘴沒否定,他冷哼一聲低頭就咬了她一口,她疼的眉頭緊皺喊道:“你還真是狗啊!說咬就咬!”

    坐在前面的歐陽和穆天都面色尷尬專心看著前方,一點視線都不敢往后看。

    冷爵梟倒也無所謂,穆天和歐陽早已經是自己人見怪不怪了,他伸出長指敲了下她的腦門:“誰讓你這么笨,咬你一口讓你記住,不該想的事情不要再想!”

    “不想就不想,誰理你過去那些破事!”林語嫣捂嘴輕輕揉著,絲絲血腥氣被滲進嘴里,她在心中暗罵冷爵梟這個大野狼真粗暴,她都被咬出血了!

    礙于歐陽和穆天在場,她也不想和他繼續斗嘴下去,現在樂悠悠失蹤了,王佳敏母親的事情又請求冷爵梟幫忙,他們現在實在是沒精力貧嘴嘮家常了。

    “好了,別生氣了,你要是不甘心,你再咬回去不就行了,我保證不還口。”他一手箍住她的腰肢將她緊緊靠在他的身上。

    林語嫣象征地掙扎下,見他抱住她不放,她也懶的再搞別扭,她換了副表情問道:“那你說張玉芬跳樓自殺有可能嗎?”

    他堅定地說道:“不可能!就算張玉芬親眼看到王宣德出軌的事實,她也不可能什么話也沒有就跳樓了,她除了愛王宣德,她最愛的其實是她的兩個女兒,尤其現在王佳倩還在服刑期,居王佳敏說她媽媽每隔三天就要去看王佳倩,如果不是我的勢力壓制著,我想張玉芬早就想辦法把王佳倩弄出監獄了。”

    “如果她不可能自殺,那就真的是被人謀殺了……”林語嫣滿眼疑云,到底是誰殺了張玉芬呢?

    張玉芬的存在又影響了誰的利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