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5章 強人所難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5章 強人所難

    冷爵梟忽然道:“我們可以從王宣德那下手,他當時不肯說出和他見面的人,我們直接去查就好了,嘉怡大酒店的對面就是龍騰酒店,龍騰酒店是出了名的偷情場所,上到大堂經理,下到酒店里的保潔工都會幫客戶隱瞞隱私。”

    “你倒是很清楚龍騰酒店的幕后方式……”林語嫣這平淡的語氣卻讓冷爵梟又聽出一股酸味來。

    他不禁好笑道:“當初巴不得你吃醋,現在你真吃醋了,我怎么感覺心里反倒不是滋味,原來不被人信任是這種感受……”

    “哎呦,你也太多心了,我說什么都被你曲解,行,我什么都不說了!”林語嫣大力地掙脫他的懷抱,懶得再搭理他。

    冷爵梟無奈地笑了:“小女人……我之所以知道這件事,是因為過去搜集商業資料時需要知道客戶的私生活,要是有人耍手段時,我也有點料可以爆,懂嗎我的老婆大人?”

    林語嫣心下明了,但臉上還有點端著沒說話。

    他說道:“你再不理我,晚上你對我求饒可就沒用了……”

    這暗喻讓歐陽和穆天這兩個大男人臉頰都有點燒得慌,林語嫣氣地瞪了他一眼,對口型無聲罵道:“不要臉!”

    “呵呵呵……”

    兩人就這樣一路分析一路拌嘴到家為止。

    到了別墅后,冷爵梟和穆天他們直接去書房了,因為權銀龍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視頻。

    這件事還關于林語嫣,權銀龍說先不要告訴林語嫣,冷爵梟也想聽聽到底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而林語嫣已經去了臥室,她關上門以后就開始打電話,亞撒還在學校,中午是不回家吃飯的。

    現在亞撒聽課時,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都是保鏢,聽說讓學校的老師們都頗為壓力,對任何學生別說打了,連罵一句都不敢。

    這倒是讓林語嫣放心多了,網上那種個別有違師尊的人渣老師別想欺負她兒子!

    不過林語嫣也是因為當媽后變的神經緊張了,像亞撒那所貴族高等學校,要是出現那種老師,首先學校會嚴肅處理,那種心理有問題的老師本身就不會被招進來。

    但凡事也有例外,總之亞撒帶保鏢去學校的事情讓林語嫣基本上比較放心,只是偶爾還會擔心有人會綁架的事情,也是因為過去有心理陰影了,但冷爵梟和林語嫣還是認為讓兒子有個正常完整的成長過程,應該和老師同學們相處在一起。

    不能一直躲在家里單獨教學,對亞撒的身心健康大大不利。

    一連十幾分鐘,林語嫣打了五次慕容景的手機,一直打不通。

    慕容景在農家樂時主動說會幫查找樂悠悠的事情,至于王佳敏母親的事情,他說愛死不死關他屁事。

    他倒是很率真也很直接,只有他自己愿意的事情才會無條件甚至冒著生命危險幫忙,但如果是不愿意的事情,管你是誰的朋友給多少錢,他也是不會幫的,再說了,慕容景錢不要太多,他可以光躺著就能賺錢了。

    所以現在對于慕容景的聯系不上,讓林語嫣很費解,心里不免也慌亂起來,別是慕容景也出事了……

    她一直都知道,慕容景和他同父異母的哥哥慕白明爭暗斗了很久,是慕容景沒玩夠,說慕白被陰的還不夠慘。

    慕白在暗地里也是恨極了這個弟弟,冷爵梟之前答應過慕容景了,他不會管發小慕白的事情。

    慕容景幫了這么多次忙,冷爵梟和林語嫣自然是要還他的人情,說白了,外人也不好管他們的事。

    在林語嫣打到第七個電話時,慕容景終于接了,只不過他的聲音有點虛弱:“林語嫣,你快來救我!就你一個人來,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冷爵梟……我等你一小時!我在……”

    又是一個防著冷爵梟的人,林語嫣微微蹙眉猶豫了一下,想到慕容景這么多次冒危險幫他們,她問道:“你確定就我一人也可以救你?你不是開玩笑吧?”

    “相信我!”

    林語嫣當即決定道:“好!那你等我!”

    地址在電話里已經說了,她掛了電話后就出門了,不想去打擾冷爵梟,但她跟忠叔說了要出門,還打了電話讓龍花龍月都跟她一起去。

    ……

    四十分鐘后,林語嫣急匆匆跑進一家大白天在營業的夜店。

    她嘴里念著包間號碼,終于在十分鐘找到了。

    龍花龍月一直跟在她的身后,這次出門急,三個女人都只是簡單喬裝打扮了下。

    林語嫣戴著口罩和帽子,龍花龍月都戴著大墨鏡,脖子上圍著遮住半張臉的大圍巾。

    當林語嫣推開包間門時,從里屋傳來慕容景氣喘吁吁地聲音:“是……是你嗎?林語嫣……”

    “對!是我!”她一走進去就感受到燈光昏暗看不真切,等眼睛適應了后,她看到慕容景躺在一張情趣沙發上……

    隨意就掃到了他的褲子被褪到了腳背上

    林語嫣頓時氣罵道:“慕容景你神經病啊!開這種下流玩笑……”

    她轉身就要往外沖,差點和跟在她身后的龍華龍月撞了個滿懷。

    “林語嫣!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我被人下藥了!再過半小時我就要進醫院了……”慕容景的聲音羞憤且充滿痛苦,他似懇求又似驕傲的語氣真讓人聽著萬分糾結。

    停住腳步的林語嫣再次慢慢走回,她只是背對著慕容景站在門口問道:“既然被人下藥了,我們送你去醫院不就行了,你怎么還怕去醫院啊?你要是不想去,你找個女人也行啊,我幫你找也沒問題!”

    慕容景像是要氣出血來,他咬緊牙關想將事情講明白:“林語嫣,你真是要氣死我啊,我在你心里就這么蠢嗎?我被一個相信了十年的線人給出賣了,才會這么狼狽!但凡這要是普通的下作藥我會沒有辦法?我還用得著你送我去醫院?這種藥非得那什么……”

    說到最后,聲音都輕的幾乎聽不見了。

    林語嫣吃驚不已,她滿臉漲的通紅:“你這種忙我幫不了!你再想想其他辦法吧……我還是去給你找其他女人吧……”

    “林語嫣!你怎么就不明白!我接受不了別的女人碰我!我把你當男人……你不愿意幫就算了……他媽的,別被我抓住那孫子,我非要閹了他不可!”慕容景已經在想這件事很可能就是那缺德的慕白主使的。

    他的執拗讓林語嫣為難至極,她想不到慕容景還這么不把她當外人,但這種忙她怎么也不會幫的,要是讓冷爵梟知道還了得……

    難怪慕容景說不讓她告訴冷爵梟,原來慕容景覺得丟人不想讓第二個人知道,而且還是這種強人所難的忙。

    “林語嫣你走吧,媽的!先別再看我笑話了!我的一只手被手銬拷住了,你快想辦法把我手銬解開吧……”慕容景的聲音越來越虛,強忍著痛苦和折磨。

    就在林語嫣進退兩難之時,龍花主動提出:“太太,我和龍月進去幫他吧……”

    慕容景無力地低聲吼道:“你們別過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