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0章 超乎想象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0章 超乎想象

    聽冷爵梟這么一分析,林語嫣也有些開竅了:“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等手術結束后我一定要去看看她,她這次是為了我們才被抓的,我覺得太對不起她了,幸好她還活著,不然我這輩子都良心難安!”

    “你也別太自責了,當務之急就是抓住皇甫少華,不然他還會害更多的人!”冷爵梟的眸色瞬間暗了下來。

    突然,病房門被人推開了,亞撒紅著眼跑了進來,冷祁山和王彩霞都在亞撒身后,門外的保鏢沖著冷爵梟點了下頭后又將病房門給關上了。

    病房外的走廊一片安靜,這一層樓都被冷爵梟被長期包了,等樂悠悠從手術室出來完后也會安排住在這一層,以便保鏢們集中一起保護。

    “爸爸!媽媽!我好想你們……”亞撒不敢放聲大哭,之前外婆王彩霞提醒過,不要在醫院里大哭,會讓冷爵梟和林語嫣心里都難受的。

    而且在醫院大哭不合適也不吉利,亞撒牢記,但看到冷爵梟頭上包著厚厚的紗布還是難受地哭了。

    “兒子,不哭!你是男子漢,爸爸沒事,你媽媽她也沒事。”冷爵梟坐起身,怕亞撒觸動了林語嫣的輸液針,他一手攬住了亞撒的肩膀。

    林語嫣眼眶又紅了,她突然覺得很對不起兒子,他們這三天兩頭的出事,讓亞撒心驚肉跳的為他們擔心,她覺得她和冷爵梟真不是合格的父母。

    “媽媽,你怎么哭了?”亞撒用小手想去擦她的眼淚,林語嫣自己抹了抹搖頭道:“媽媽沒哭,媽媽是因為高興,亞撒,媽媽也好想你……”

    冷祁山和王彩霞兩人看著一家人團聚了,他們這二老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來之前,他們自然也是聽說了發生的事情。

    “爵梟,皇甫少華跟你的恩恩怨怨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因為什么……這個人太過卑鄙,以后還不知道會出什么事情。”

    父親冷祁山的話讓冷爵梟也是心情沉重了不少,他自然知道皇甫少華是個禍害,這次是樂悠悠被抓,不知道下次又會是誰呢?

    皇甫少華現在找他們身邊的家人和朋友下手,手段卑鄙無恥冷血,讓人防不勝防。

    現在他們全家人都活在保鏢的保護下,甚至還需要喬裝打扮以便更好的躲在暗處,這種生活什么時候能夠到頭……

    ……

    半小時后,冷爵梟讓二老將亞撒帶走了,醫院不是個好地方,不宜久留。

    冷祁山在臨走前告訴了冷爵梟和林語嫣,說陳小英和她的一雙兒女都搬離了老宅,目前去哪了也不知道,但國外那邊的遣返文件一直批不下來,說五年前陳小英失手殺害的華裔保姆是他殺,說還有人主動去自首了。

    遣返陳小英的計劃落空了,但好在他們從老宅已經搬走了,冷祁山沒有派人去找過他們,現在也沒有再聯系。

    當父親說完這些時,冷爵梟就覺得陳小英他們有了新的計劃,絕對不可能就這么輕易放棄爭奪財產的目標。

    冷爵梟說他會派人留意陳小英他們,讓冷祁山別管陳小英的事情了。

    冷祁山倒也樂意甩手這件事,對于陳小英,他心中始終還是有些糾結的,不面對不接觸最好,還能保持些冷靜的思維狀態。

    王彩霞在走之前也說了,讓林語嫣和冷爵梟放心去處理事情,亞撒由他們當外婆和爺爺的照顧著,身邊也有一堆保鏢不會有事的。

    他們不會知道,為了保護徹底,現在王彩霞和亞撒新住的別墅里,就連女傭,園丁,司機都是保鏢身份,不過這一點,只有冷爵梟和穆天歐陽知道,甚至連林語嫣都不知道。

    等他們離開十分鐘后,林語嫣將皇甫少華之前在洞底對她說的原因告訴了冷爵梟。

    皇甫少華恨冷爵梟的理由,讓他陷入了沉思。

    病房里頓時寂靜異常,林語嫣疲憊不堪地暫時閉目休息了,她也不想打擾冷爵梟想事情。

    本來就想打個盹的她,一不小心睡著了。

    等林語嫣再次醒來時,發現病房外的天都黑了,她看到手背上的輸液針已經拔了,最少過去了三小時!

    轉眼一看最愛的男人依舊在她的身邊,就挨著她躺著,林語嫣看到她的一只手被他包在掌心里,冷爵梟此刻閉著雙眼,看來也睡著了。

    她想要去問樂悠悠的事情,這時候,她的手還未掙脫就被他緊緊握著,冷爵梟瞬間睜眼說道:“別去了,穆天在半小時前來過,說樂悠悠還在睡,小腿手術很成功,她以后就算跳芭蕾舞都沒問題,你就放心吧。”

    林語嫣的整顆心安定下來,她的身體又躺了下來,她側過身面對著冷爵梟輕聲道:“爵梟,你當時是怎么發現我去了靈鷲山的?”

    他勾唇一笑:“小樣兒,偷了我的武器,我會不知道?”

    她笑了一聲問道:“你裝跟蹤器了?”

    冷爵梟解釋道:“你那時握在手心里的電子裝置本身就帶有定位系統,這是國外最新研究出來的高科技武器,我還沒來不及用,你倒試上了……不過語嫣,我要告訴你,這是款指紋識別的系統,如果沒有我的指紋掃描核對,誰拿了也沒用,就算砍了我的手去掃描也用不了,因為有心律感應器,一旦手指脫離我的身體,依然不好使……”

    林語嫣頓時驚地坐起來:“你是說,我當時就算引爆了也沒用,因為只有你才能引爆?”

    雖然不想打擊她,但他還是回答了:“是。”

    “我去!那我當時真是在找死……萬一皇甫少華他沒聽我的,我和樂悠悠很可能就完了……”

    他也坐起身,伸手輕輕敲了下她的腦門說道:“看你下次還敢不敢單獨行動,真是不要命了!”

    冷爵梟隱隱嘆氣滿眼無奈,這個小女人總是會出他超乎想象的事情。

    不過想到她為了救自己的好朋友能夠鋌而走險,心里多少對她也是有些敬佩,他的女人還真不是個她貪生怕死的人。

    這一點,早在林語嫣不怕死的去死亡島救他時就得到了證明。

    如今再一次驗證,冷爵梟接受了她的軟肋,以后連樂悠悠他都要負責全權保護了,反正現在的身家老小都是他的責任,再多保護一個人也沒什么問題。

    “爵梟,這次我確實很莽撞,但當時我也是沒辦法,我不知道我身邊的人誰是皇甫少華的眼線,而且當時皇甫少華威脅我,說我不能告訴任何人,尤其是你,我是真的不敢拿悠悠的生命冒險……”林語嫣滿眼愧疚,幸好冷爵梟沒事,只是額頭受了點傷。

    “我的傻老婆,你多的是機會告訴我,如果你怕身邊有奸細,怕通訊設備遭人竊聽,你哪怕偷偷給我傳個紙條告訴我也行啊,用不著傻乎乎自己去嗎?你要是也被抓了,你和樂悠悠就只有被任人宰割的份了,你還拿什么救人?”他眼中的恨鐵不成鋼也是糾結萬分,一面他希望她就這么單純下去也好,一面又希望她盡快強大起來,這身邊層出不窮的事情,他都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什么時候開始,他們活在了危險中。

    可這問題不能去深究,不管是該來的和不該來的,都不會以個人的意志而轉移。

    林語嫣喪氣地猛拍自己的腦門怒道:“媽的我還真是個蠢貨!看樣子我沒有當間諜的料!我要是相信你,把事情偷偷告訴你,讓你在背后和我里應外合,或許你就不會受傷了,或許連保鏢們都沒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