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2章 拜你所賜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2章 拜你所賜

    王佳敏惡毒毫無修養的怒吼聲,讓在場的人從冷爵梟的手機里都聽到了,雖都還沒有明白真相,但這種粗鄙的話不禁令人反感。

    “王佳敏,你先把話說清楚,別沒頭沒尾的來這么一句。”冷爵梟忍著心中的不適冷聲問道。

    他的冷漠和平靜讓王佳敏順了下自己的情緒,她總算想起冷爵梟和親生母親陳小英的真實關系。

    她強忍著心中無窮的憤怒,講事情簡單復述了一遍:“我一直覺得我爸有問題!從我媽出事后到現在,他行蹤越來越不正常,我就派人跟蹤他!之前經常被他甩掉,今天終于被我逮到他出軌的證據!而和我爸出軌的女人竟然是你媽陳小英!冷爵梟,如果我媽的死和你媽有關,我發誓我一定讓她血債血償!”

    雖然腦中已經有了初步猜想,可被王佳敏這樣清楚的說出來,冷爵梟還是覺得像是吃了蒼蠅一樣感覺惡心。

    前幾天還想跟冷祁山結婚的陳小英,才過了幾天就換了個男人。

    可王宣德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好色男人,怎么會這么容易就和陳小英好上了?

    恐怕兩人之間的關系并不是偷情這么簡單了……

    或許之前兩人就認識。

    “事情我知道了,雖然陳小英跟你爸的事情我不想管,但既然我答應過你會幫你尋找你媽跳樓的原因,我會過來一趟。有一點我要鄭重聲音,陳小英是陳小英,她跟我沒關系,如果她和你媽的死真的有關,你愛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說完,冷爵梟就掛了。

    林語嫣蹙眉問道:“爵梟,看來王佳敏是證據確鑿了,她可能是當場捉奸……”

    一副黑臉的冷爵梟心中頗為糾結,很不想管陳小英的這種爛事,但又怕她打電話騷擾他父親冷祁山,這種隨便冷血的女人,冷爵梟無奈的說不出話來,居然會和這樣的女人有血緣關系。

    冷思辰面色如常走到病房門口說道:“這件事情我就不管了,也不會告訴大伯,那我先走了。”

    雖然他和唐文軒是一起來的,但現在他卻想提前走。

    冷爵梟望著冷思辰要走的背影喊了聲:“思辰。”

    “什么事?”冷思辰一手握著門把手但并沒有轉身。

    “他也是你爸。”

    親耳聽到冷爵梟的話,冷思辰的黑眸中劃過一絲情緒,他沉默了幾秒后說道:“我覺得過去的關系挺好。”

    說完,他便拉開門走出了病房。

    唐文軒一直站在一邊沒有說話,現在看著冷爵梟都已經拉下來主動走近冷思辰的心了,但冷思辰似乎還是不見情。

    “爵梟,你再給他點時間,我看冷思辰就是在裝,上次他都在亞撒面前當起了他的二叔,其實已經認下和你們的關系。”唐文軒寬慰了一句。

    冷爵梟輕笑一聲:“恩,我知道,思辰這人好面子,有時比我還驕傲,我理解的……畢竟是我們不對隱瞞了這么久,我們會給他時間。”

    聽說冷思辰的母親何春蘭還嗜賭,周圍人的錢都借遍了,還找過冷祁山和冷思辰,父子倆都選擇閉門不見。

    一個對親生兒子不管不問只管自己享樂的母親,讓冷爵梟心中對冷思辰升起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覺,這兩人的命運還真相似,都有一個冷血無情的媽。

    “爵梟,咱們哪一天選個好時機,請爸和思辰一起來家里吃頓團圓飯吧?”林語嫣倒也沒提陳小英和何春蘭這兩個女人,她也知道這兩個親媽是他們都不想見到的。

    “我覺得行,等王佳敏的事情處理完吧。語嫣,我現在去一趟龍騰酒店,你就繼續待在醫院,我很快就回來。”冷爵梟已經起身。

    他拿到衣柜里的衣服后就走進單獨洗手間換衣服去了。

    過了十分鐘,他走了出來,額頭上的厚紗布已經被他拿掉了,只剩下一塊方形的紗布貼在上面。

    冷爵梟換了一身休閑服,頭上戴著帽子,他對剛要起來的林語嫣說道:“乖,躺回去休息,我很快就回來,剛才我給穆天打電話了,我讓他去買飯了,一會兒會送進病房。”

    “爵梟,真的不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嗎?”林語嫣有點不放心,怕他去了后和王佳敏和陳小英都吵起來。

    他眸色沉穩道:“別擔心,我能處理好。”

    沒再拖拉,他和唐文軒打了聲招呼后就離開了病房。

    冷爵梟走后,唐文軒就陪著林語嫣說了一會兒話,但很快他就被妻子周小溪的一個電話叫走了。

    待在病房里的林語嫣有點無所事事,她其實很想出院,但是為了陪冷爵梟一起住院,她也就留下了,因為她沒有受傷只是之前有點體虛,輸了營養液后好了不少。

    她去自己的衣柜里拿出衣服從里面掏出手機,給穆天打了電話,穆天告訴她,說樂悠悠在十分鐘前已經醒了,如果她想去看她就可以去。

    林語嫣想著還是穿的精神點去見自己的閨蜜,不要讓樂悠悠為她擔心,也想鼓勵樂悠悠早點康復。

    林語嫣還刻意給自己擦了下唇膏,讓自己的臉色看起來好點,之前母親王彩霞來看她時,特地給她帶了個簡單的化妝包,里面有些基本的化妝品,她想女兒也許用得著。

    不出二十分鐘,林語嫣就去樂悠悠的病房了。

    等她敲門得到允許后,一推開門她就看到了一個大行李立在墻邊,樂悠悠的父母就在病房里。

    樂悠悠的父親樂通達在看到林語嫣的一瞬間擰了擰眉峰,似乎很不想看到她。

    “語嫣,你怎么樣?身體沒事吧?”樂悠悠此刻正坐著,一條小腿上纏著厚厚的紗布。

    林語嫣先喊了聲叔叔阿姨好,接著回道:“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悠悠,你看看她,還擦了口紅呢,一臉精神奕奕能有什么事。”樂悠悠的母親周小琴不咸不淡說了一句。

    這種語氣在場的人都能聽出來,周小琴對林語嫣不待見。

    雖然心里有點不是滋味,但林語嫣明白樂通達和周小琴看她不順眼的理由。

    林語嫣沖著樂悠悠的父母深深一鞠躬,真誠充滿歉意道:“叔叔阿姨,我實在對不起你們,我也很對不起悠悠,這次悠悠受傷是因為我……”

    “你當然對不起我們!也對不起悠悠!林語嫣,悠悠這次受傷完全拜你所賜!我們希望這是最后一次!以后麻煩你離我們家悠悠遠點!免得又讓我們悠悠無辜受牽連!”周小琴雖然沒有說的很義憤填膺,但語氣冷漠至極,算是已經很顧忌女兒樂悠悠的面子了。

    樂悠悠的臉色有點難堪道:“媽!你別說了,不關語嫣的事情……”

    “你腦子壞了?差點連命都沒了!你還為她說話?你什么時候有碰到過這種事情?為了讓你出國來見我們,我不惜騙你要闌尾炎開刀,就是為了給你介紹一個好對象!對方是我和你爸精挑細選過的,現在好了,你這一受傷,見不了人了,那優秀男人肯定被別的女人搶走了……”周小琴看到女兒就來氣,都受傷了還幫林語嫣這個掃把星說話!

    林語嫣心下了然,難怪她覺得很意外能夠在醫院看到樂悠悠的媽媽,原來她媽媽根本沒生病只是為了騙悠悠出國。

    “語嫣,那什么,你別往心里去……我爸媽就是太關心我了才會說這些……”樂悠悠嘴角掛著笑,但也笑的挺勉強。

    不想閨蜜夾在中間為難,林語嫣主動道:“悠悠,叔叔阿姨怪罪我是應該的,你受傷確實是因為我,我真的很抱歉。叔叔阿姨,我知道你們現在不想看到我,我先走吧,我會再來看望悠悠……”

    話還沒說完,樂通達說話了,他眸色沉重說的毫不留情:“林語嫣,我知道你老公冷爵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但我們樂家只是普通商人,你們家的那些私人仇恨不要連累到我家悠悠,我和她媽媽就一個獨生子女,希望你能夠體諒我們當父母的苦心。所以有話我就直說了,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和悠悠有來往,希望你是個懂得分寸的姑娘。”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