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3章 被迫遠離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3章 被迫遠離

    林語嫣吃驚地望著樂通達,她一直知道周小琴是個嘴比較快的人,有什么情緒當場就說了,但樂悠悠的爸爸卻是很成熟穩重的,被樂悠悠經常夸贊她爸爸的睿智,說話從來留有余地,可現在對她說的話明顯是說到頭了。

    “爸,你……”樂悠悠也很震驚,一向不輕易否定人,不情緒化的父親居然能說出這種話。

    然而樂通達并沒有理會自己的女兒,他的眼睛始終一瞬不瞬地看著林語嫣,在等她的答案。

    病房里那種高漲的壓迫感和冰冷感讓林語嫣身子漸漸發涼。

    當她和樂悠悠的友情遭到來自長輩的反對,這種情況,林語嫣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她該答應嗎?

    可她和悠悠是成年人了,連自由的交友權利都沒有?

    這種內心的煎熬讓林語嫣很壓抑,有種有苦說不出的感覺,因為在她的認知里,她承認樂悠悠這次被綁架確實是因為她和冷爵梟,但她以為這不足以影響她和悠悠的友情。

    至少樂悠悠當時在洞底見到她的時候,對她的態度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只是沒想到,她還來不及去彌補去懺悔,來自樂悠悠這邊的父母就想完全阻隔了這一切。

    “叔叔,阿姨,我以后會盡力保護悠悠的安全……”

    林語嫣的試圖挽留讓樂通達很不滿意,他的聲音立刻變得很嚴厲:“林語嫣!不要跟我們當父母的人去保證這種沒用的承諾!你保證不了!就連你自己你老公都保證不了你的安全!你有什么能力去保證我女兒不受到傷害?如果這次我女兒真出了什么事,你的良心這輩子能安嗎?你拿什么來彌補我們?在大錯還沒釀成之前,我們當父母的有權利保護自己的子女!這是我們的本能!”

    幾句話讓林語嫣差點站不穩,她心堵的說不出話來,再也沒有底氣去試圖說服樂悠悠的父母。

    想到樂悠悠如果再次出事的可能,林語嫣最終妥協了,她垂眸落淚道:“好,我會遠離悠悠的生活……對不起!叔叔阿姨,是我的錯。悠悠,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幫忙,你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林語嫣,你怎么回事?你真當自己是小學生嗎?你看看你自己,你再看看我!我們都是成年人了,我們的友情還需要我父母來掌控嗎?”樂悠悠聽不下去了,她的臉色也冷了下來,她以為她父母只是處在氣頭上,說話難聽了點,林語嫣應該明白的,但她沒想到林語嫣會真的答應。

    這讓樂悠悠覺得荒謬極了,她難道真是父母眼中的小孩子嗎?交什么朋友還需要征得父母的同意?

    “我的傻女兒,你先管好你自己吧!自從你離婚后都幾年了啊?到現在也不結婚,讓我和你爸天天為你擔心!你一個女人為什么拼命工作?你缺錢嗎?我和你爸將來死了,所有的財產還不都是你的!你跟這個林語嫣混在一起,有過好運氣嗎?”

    “她三天兩頭出事,遲早有一天把你的命也搭進去!這次你被綁架的事情就當是老天爺給你提個醒!我和你爸決定不出國了!就要看著你!”周小琴氣的臉紅脖子粗,努力克制的貴婦形象此刻也不管不顧了。

    “媽!我都多大了?你們不能這么管著我……”樂悠悠一臉痛苦表情,就算母親說話不好聽,但她也不敢真的去罵母親,說到底母親還是因為愛她才會管的這么寬。

    “悠悠,不要和叔叔阿姨吵架,你的傷還沒好,穆天會照顧好你的,我先走了。”過多的話也不適合繼續說下去,林語嫣心里難受極了,她不希望樂悠悠和她父母的關系鬧僵,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林語嫣轉身就走,病房門剛關上,樂通達就接著訓斥樂悠悠,其中不免還說了不少林語嫣的壞話,周小琴甚至還說林語嫣的八字和樂悠悠不合,樂悠悠說這是迷信,周小琴吼了一嗓子:是不是要等林語嫣將我們全家都克死了!你才滿意?

    樂悠悠最后閉嘴了,林語嫣含著淚離開了病房……

    心里痛苦萬分,不想回到病房,林語嫣走著走著去了醫院的地下停車場。

    等她回神時,她發現身后跟著十個黑衣保鏢。

    她邊走邊哭的場景,讓身后的保鏢們也不敢輕易上前去打擾她。

    此刻,林語嫣問身邊最近的保鏢:“你有車鑰匙嗎?”

    “有的,太太。”保鏢恭敬地回道。

    她一臉淚意道:“你把車鑰匙給我吧,不用跟著我了。”

    她就不信了,她是不是每時每刻都需要保鏢跟著才能活命!

    保鏢急色道:“太太,冷總交代過,我們必須時刻保護著你。”

    林語嫣眸色一沉道:“我現在心情真的很遭,沒空跟你解釋,你把車鑰匙給我,出什么事我自己承擔責任,你們冷總不會怪罪你們的。”

    “可是太太……”

    她突然失去耐心吼道:“別太媽廢話了!把車鑰匙給我!”

    一想到樂悠悠的事情,她真是郁悶透了,現在只想離開這個令她窒息痛苦的醫院!

    保鏢戰戰兢兢地遞出了車鑰匙,林語嫣瞬間接過按了下解鎖的按鈕。

    前方不遠處的一輛黑色越野車響了下,她邊走邊道:“你們放心,我去找慕容景,不用跟我了。”

    樂悠悠父親樂通達的話讓林語嫣心里難受極了,他說的沒錯,她有什么能力去保護樂悠悠!

    她就是個廢物,一切都要靠冷爵梟。

    如果沒有冷爵梟,她這次和樂悠悠就會死在靈鷲山。

    這種深深的挫敗感和無力感,再一次充斥著她的大腦,她知道在一刻她是相當不冷靜的。

    她尚且未從罪惡愧疚感中掙脫出來,樂悠悠的父母就給她壓下了一座山,沉重不堪的精神壓力讓她想忽視想說服自己的能力都沒有了。

    身為一個成年人她害自己的閨蜜被綁架,她還差點害死樂悠悠,這是林語嫣始終無法去避重就輕的事實。

    就算皇甫少華恨的是冷爵梟,但她身為冷爵梟的妻子,這份恨也一并承受了,她沒有怨言。

    可樂悠悠這次也受到牽連,她從內心深處不能原諒自己。

    但從本質上看似乎不是她的過錯,可事情又和她有關,追責到底的無解才是林語嫣最痛苦的地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