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4章 護花使者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4章 護花使者

    離開醫院一路疾馳的林語嫣,心中被無數個情緒念頭著,大多數都是消極的,空氣中有一雙無形的命運黑手緊緊掐著她的脖子讓她無法呼吸。

    在這一刻,她很需要一個她能夠相信的朋友聽她訴苦。

    冷爵梟去處理陳小英的事情了。

    東方擎也在國外處理她的事情,如今知道東方擎的秘密后,在林語嫣的內心已經在潛意識里與他慢慢保持距離,至少不能像過去那樣了,畢竟她的那張臉是東方擎親妹妹的容貌,雖然很完美,可東方擎愛他親妹妹東方晴已經超越了兄妹之情……

    她不想作為一個活著的替代品,她是林語嫣不是東方晴。

    而白景瑞,她也不能找了,冷爵梟一定會吃醋,也許對于自己最好的朋友,男人總是更更忌諱。

    冷思辰?他和她的關系也不適合去單獨見面。

    唐文軒?他都結婚了,還是不要單獨見他了,免得引起他妻子周小溪的誤會,顧不凡的教訓已經夠深刻的了。

    路易斯?一個關系不到位還有刑事糾葛的普通朋友。

    謝斌?他最后一次發的短信還帶有一定的暗示,恐怕單獨與他相見時,他總會很容易忘記她已婚的身份。

    林語嫣將這些人的名字在腦中劃了一遍,突然發現她根本沒有人可以找。

    而最好的閨蜜,如今又是這樣的局面……

    果然像是在醫院時的潛意識反應一樣,她當時對保鏢說要去找慕容景。

    可現在她已經改變主意了,上次的尷尬事情早已經有了個深刻印象,雖然算不上陰影這么恐怖,但她已經無法坦然的面對慕容景。

    到底是男女有別,林語嫣長長嘆出一口氣,一個已婚女人的圈子還真的是比想象中還要窄。

    不想將糟糕的一面呈現在兒子亞撒的面前,林語嫣最終在開往新別墅方向的路上又掉頭開往市中心了……

    ……

    一小時后,林語嫣將越野車停在了一家五星級酒店的門口。

    普通酒吧人多復雜,她覺得去高級酒店里的酒吧稍微不太那么亂,人也不會太多。

    此刻,她就想喝一杯,如果喝醉了也好,那就不用去想她和樂悠悠的問題了。

    在下車前,她從灰色的雙排扣羊絨大衣口袋里摸出了一個毛線帽和黑口罩,將它們戴上了,還把掛在領口的茶色墨鏡給戴上了。

    林語嫣穿著機車短靴走進了酒店大堂。

    在她走進公眾視野的那一刻,二樓走廊處的兩個女人正好看到了她。

    陳梅剛才那無意的一撇,她立刻收起自己的香奈兒粉餅放進愛馬仕包里,眼神頓時陰寒起來。

    站在一邊的鐘美華說道:“梅子,我們的運氣可真好,還不等我們去找她,她倒是主動送上門了……”

    “這個災星,真是認識誰,誰就倒霉!你看坐牢的王佳倩還有逃亡的皇甫少華都和她有關,林語嫣這個女人怎么就這么賤,命真他媽的長!”陳梅的唇色顯得她面部有些陰狠。

    “梅子,你媽前些天不是醒了嘛,你媽怎么說,是不是林語嫣的媽推了你媽?”鐘美華不懷好意的問道,她明知道陳梅上次敗訴,冷思辰為王彩霞打贏了案子,還故意挑事激怒陳梅。

    果然陳梅經不起激,她和鐘美華的關系早已經讓陳梅降低了最起碼的思考能力,心中本來對林語嫣就恨之入骨,當年的事情全部歷歷在目,新賬舊恨一起算!

    今晚的林語嫣身邊什么人都沒帶,不下手就是傻子了!

    陳梅拉起周美華就走,她說道:“華姐,你讓你助理王蘭蘭去跟著林語嫣,看看她來酒店的意圖。如果確定是她一個人,咱們找個熟悉的調酒師給她……你懂的。”

    “好,這個伎倆真是屢試不爽,我就不信林語嫣每次都能逃得過!”鐘美華立刻拿出手機給助理打電話了……

    ……

    二十分鐘后,酒店酒吧的最角落處小卡座里,林語嫣正在喝一杯調酒師最新的作品:無心。

    調酒師說,這是一種可以讓人忘掉所有塵世煩惱的雞尾酒。

    林語嫣自然是不信有這么好的功效,說白了,她現在有點來買醉的意思。

    她已經決定了,等一旦酒精上頭開始暈的時候,她就打電話給冷爵梟讓他派人接她回去,今晚她就自私一回,讓她將所有的事情暫且放一放喘口氣。

    她早已經不是當年朝九晚五的規律上班族。

    現在的她,有幸福也有苦澀,心還很累,一堆沒處理完的爛事……

    端起雞尾酒猛灌下一口,一股清涼帶著薄荷香草味的水果味酒精滑入喉嚨,后味涌起濃濃的大海味道,讓人有種置身蔚藍大海里的自由感。

    說不出來的美妙,有那么一瞬間林語嫣真的忘記了她是誰,也忘記了所有腦中的煩惱。

    等口腔中的各種味道漸漸散去,心中的苦澀又從眼底泛出,林語嫣拿起酒杯再次喝下了一大口,一杯酒,在喝到第三口的時候她就喝完了。

    這種短暫的依賴感讓她一時失控,林語嫣又讓服務員去拿相同的雞尾酒了。

    幽暗的燈光下,因為喝酒,林語嫣已經拿下了黑口罩,她始終戴著茶色墨鏡和帽子,試圖讓酒吧里的所有人都忽略她的存在。

    可有些人無論身處何地,總是無形的發光體,吸引著夜色中專門狩獵的獵人。

    林語嫣坐的位置角度,剛好讓一個男人看到了她四分三的側臉,而這個男人從她坐下的那一刻起就已經開始注意她了。

    他同樣戴著墨鏡,黑色的鏡片下將他那獵物眼神隱藏的很好。

    男人邪魅地勾起一絲弧度:林語嫣,我們又見面了……

    他的臉隱藏在寬大的沙發椅背之下,林語嫣并未發現他的存在。

    這時候,男人的一個手下在耳中得到線報,黑衣男人俯身對坐在沙發上的南宮桀附耳說道:“蛇君,有人在林語嫣的第二杯雞尾酒里下藥了……”

    南宮桀的那雙綠眸閃過一絲詫異,他說道:“去打翻那杯酒。”

    “是。”

    五分鐘后,當酒吧服務員再次將那杯雞尾酒放在銀制托盤上端進來時,南宮桀的手下派一個附近的黑西裝男人假裝去碰翻了那杯酒。

    這一幕,剛好讓林語嫣看到了,她立刻站起了身。

    南宮桀的臉已經隱藏在背椅之下,她并未看到就走向那位服務員了。

    服務員一個勁的在道歉,不管是不是客人的錯,服務至上的理念在這里很受用,黑衣人拍拍西裝外套去洗手間了。

    林語嫣走過去問道:“請問這杯酒是給我的嗎?”

    “是的,小姐,真是對不起……”

    她從錢包里抽出五百塊遞給了服務員:“這杯撒了的雞尾酒也當我買了吧,不用找了。”

    服務員一臉感激的眼神,在說謝謝的同時,林語嫣已經笑了下離開了。

    南宮桀的手下將這一幕說了,南宮桀當即決定:“你派人去跟著她,給她下藥的人肯定還會再次行動,安全看到她離開酒店為止。”

    “是,蛇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