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6章 罕見疾病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6章 罕見疾病

    半小時后,柳婷婷引來的冷思辰到了酒店房間。

    他本來不想來,但想起這個配音演員出聲的嫩模就心癢癢了,柳婷婷的模仿聲音很厲害,她只要喝點酒開開嗓子,能夠模仿林語嫣講話,只要不是細聽,還真挺像林語嫣的,就因為這個原因,讓他在暗地里跟柳婷婷打電話時,還幫助了他好幾次。

    雖然他用的是右手,但也足夠了……

    當冷思辰推門進去時,他的照片正被路過的黑衣人偷偷拍了下來。

    很快照片就傳到了在酒吧里的南宮桀手機上。

    南宮桀拿酒杯的手微微一僵,他將酒杯放下了,直接站起了身。

    他對身邊的手下道:“結賬。”

    喝醉的林語嫣,再加這個冷思辰,南宮桀心里已經開始沒底了,他太了解男人對喝醉酒的女人存了什么樣的心思!

    ……

    此時此刻,冷思辰就站在距離三米遠的位置不敢再靠近。

    林語嫣仰面躺著太引人遐想了,他不敢多看,可眼睛就這么定住了。

    壞心眼的陳梅在離開前把空調開的很高,林語嫣在十分鐘前就熱的下意識把衣服脫了下來,現在身上只穿件襯衫了……

    而襯衫卻嘣開了兩個扣子,露出的白皙皮膚令冷思辰艱難地咽了下口水。

    門口吹進一絲涼意,他頓時有了些清醒,立刻疾步走到房門口關上了門。

    接著他拿出手機想要給柳婷婷打電話問個清楚,問為什么林語嫣會在這里?

    望著手機號碼,他就是撥不出去,也不知道在等什么……

    站在原地足足十分鐘也沒有動,最終他將手機放進了牛仔褲的口袋里。

    額間的熱汗不斷地往下流,他的大腦還想不到要去降低空調的溫度,他甚至以為是林語嫣讓他的身體在燃燒。

    一種道德約束和來自內心深處的渴望來回切換在他的大腦中,冷思辰的心跳越來越激烈,他慢慢再次走進臥室……

    看到令他可以徹底當正常男人的女人身體后,有一種被壓制的邪惡瞬間像妖魔般的釋放了出來!

    如果他在這里睡了她然后離開,會有人發現嗎?

    一想到這里,冷思辰開始拼命的尋找房間里的攝像頭。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被他找到的那一瞬間,冷思辰的頭頂就像是被澆了一桶冰水!

    果然是個陷阱!是個陰謀!

    在另外一處房間的鐘美華躲在浴室看監控畫面一下子就黑了,暗罵了幾句,居然被冷思辰發現了!

    她立刻給在客廳的陳梅發短信,讓她打電話給冷爵梟,說讓他把林語嫣接回去。

    反正這件事遲早要露餡,她拿了林語嫣的手機是為了讓冷爵梟找不到林語嫣,但現在冷思辰都發現攝像頭了,看來應該是沒戲了……

    沒想到,當陳梅給冷爵梟打電話時,冷爵梟依然沒接。

    陳梅暗自竊喜,要是事后林語嫣問起來,她可以說冷爵梟沒接她電話,況且她還有撥打記錄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而坐在她身邊無所事事的柳婷婷想起來說道:“陳梅,我想我還是回房間吧,也不知道我約的人會不會來,萬一他來了,看不到我就不好了……”

    “沒事啊,如果你朋友來了,見不到你自然會給你打電話的。”陳梅當然是試圖繼續挽留她。

    柳婷婷一想覺得有道理也就沒再堅持。

    ……

    而此刻還在房間里的冷思辰將踩碎的攝像頭丟在了地毯上,他拿出手機拍了張照,再將破碎的攝像頭放進了酒店提供的塑料袋里,他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柳婷婷所為,如果真是她,那她就真是在找死了!

    但他覺得以柳婷婷的智商還不夠膽,她要是心機很重的女人,他早就不和她聯系了。

    在得知這是別人布下的局以后,冷思辰的妄念漸漸消退。

    他總算意識到房間里的熱很不正常了,在關了空調后,有人來敲門了。

    心中襲上一絲警惕,他順手將被子往林語嫣身上一擋,然后就大步走向房門口了。

    通過門上的貓眼,他看到是個酒店里的女服務員,門立刻就開了。

    女服務員恭敬道:“您好先生,這里有一張字條是一位酒店的客人讓我代他交給您的。”

    冷思辰眸色一暗,他接了過來:“好,謝謝。”

    女服務員頷首離開,他順手關門。

    打開字條一看,上面寫著一行字:別忘了,林語嫣可是你的嫂子。

    如果不是冷思辰他自己發現了攝像頭的存在,也許他可能真的會失控……

    他立刻將這張紙丟進馬桶里沖走了。

    看來,這里有兩撥人,一方要偷錄他和林語嫣的視頻。

    一方又在幫他提醒他,又或者根本就是一路人自編自導。

    不容冷思辰去細想,涉及林語嫣的事情,他還是選擇第一時間通知了冷爵梟。

    不巧的事,冷爵梟的手機依然沒有人接。

    就在一小時前,冷爵梟剛踏出龍騰酒店時接到了樓清寒的電話,電話里,樓清寒說:爵梟,我不管你現在在哪,盡快來一趟醫院!

    當時冷爵梟還以為林語嫣出了什么事就問樓清寒,樓清寒說是關于他的。

    冷爵梟就沒有再多問,掛了手機后直接回醫院了。

    陳小英的事情算是明白了,王宣德在酒店房間里被自己的女兒王佳敏逼的沒辦法,只好說出了真相,說陳小英是他過去深愛的女人,而陳小英還為他生了一雙兒女,正是顧影川和顧穎。

    王佳敏本以來陳小英只是和她爸偷情,想不到卻是一段深藏多年的婚外情!

    接受不了這個沉重打擊的王佳敏當場就離開了,冷爵梟在冷眼看了一圈后也離開了。

    他離開時的表情雖然面色如常,但心底早已經是滿目瘡痍……

    在回去的路上,冷爵梟不禁在車里大笑出聲,笑到后來笑出了眼淚。

    陳小英愛著王宣德,愛著她和他的孩子顧影川和顧穎。

    卻唯獨不愛她和冷祁山的孩子,也就是他冷爵梟。

    陳小英真是他的親生母親嗎?

    這一個猜想一冒出來,冷爵梟當時就開始懷疑他和陳小英的血緣關系。

    親生母親真的會這么冷血嗎?

    轉眼,他又想到了冷思辰的親生母親何春蘭,又覺得理所當然了,冷血的母親實例就出現在他的圈子里,有什么不敢相信的。

    就這樣,帶著一路沉重的心情回到了醫院。

    本想去病房里找林語嫣,當車剛開進醫院地下停車場的時候,樓清寒又打來電話,他特別強調,要單獨見冷爵梟。

    樓清寒從未有過的謹慎和冷靜,這讓冷爵梟充滿疑問的到了樓清寒的辦公室。

    一進去,樓清寒就鎖了辦公室的門。

    當林語嫣喝醉拿手機打給冷爵梟的時候,他那時正處在心情很糟糕的階段,誰也不想聯系。

    更別說陳梅和冷思辰給冷爵梟后來打的電話了,一概不接。

    冷爵梟想著等見完樓清寒之后,他直接去病房找林語嫣。

    他還不知道林語嫣不在醫院的事情,林語嫣在離開前警告過保鏢不準去煩冷爵梟。

    自從冷爵梟走進辦公室后已經過去了十分鐘,他一開始坐在沙發上一直在想陳小英的事情,想著要找機會抽陳小英的血型和他的血型去作個親子鑒定測驗……

    而樓清寒一直不敢直視冷爵梟的眼睛,他的辦公桌前放著一份檢測報告,那雙手緊緊握拳,所有的心思對著那份報告。

    當冷爵梟回過神來時,他問道:“你到底要告訴我什么?不會是查到我得了什么病吧?”

    他的刻意隨意卻讓樓清寒更加心情沉重。

    “你別一副我要死了的表情,直說。”冷爵梟此刻的心也慢慢重視起來。

    樓清寒吸了口氣說道:“你的血液檢測報告出現異常數據,我懷疑你可能今后會有短暫式的全面遺忘癥,往簡單來說,你可能會在某一天突然忘記之前的事,甚至身邊的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