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8章 前因后果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8章 前因后果

    冷爵梟的提議讓林語嫣頓時酒醒三分,她驚詫地問道:“爵梟你怎么了?為什么好端端的說這個?”

    他的眼底暗了暗,心情很沉重,想起樓清寒說他的罕見病癥目前還沒有具體治療方法,他心里就感覺到絕望。

    這種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發生的病癥,讓冷爵梟心生恐慌。

    不知道突然哪一天,他可能會忘記語嫣和亞撒,或者忘記其他的家人和朋友,這種未知的恐懼讓他束手無策。

    他看了她一眼:“我是覺得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如果你和亞撒去國外,也許我可以更好的處理事情。”

    林語嫣的眼眸頓時有些暗淡,他這是在怪她和孩子礙著他了?

    她沒有說話,腦子依舊有些昏沉沉的,林語嫣的沉默讓冷爵梟也不想再說話。

    車廂里一時間變的安靜,兩人到回去的路上都沒有再對話。

    ……

    到了別墅后,冷爵梟下車前看了她一眼,看見她靠著車窗睡的挺沉。

    他打開車門下了車關上門,然后走到副駕駛位打開車門后,他將林語嫣抱上了樓,她在半夢半醒間看到額間貼著紗布的男人,她呢喃道:“老公……你應該在醫院……”

    “噓,睡吧,我沒事。”冷爵梟的眼神雖很疲憊但很柔和。

    等把林語嫣送到臥室躺下后,冷爵梟就去洗澡了。

    二十分鐘后,他回到臥室抱著林語嫣一起睡覺了。

    時間已經是半夜了,可冷爵梟依然沒有睡意,樓清寒的話已經成了他的夢魘。

    樓清寒建議他再去國外的醫院看看,如果能夠防患于未然那是最好,現在提前準備起來好過突發狀況時會手足無措。

    這件事,樓清寒也向他承諾了,在冷爵梟還沒有準備好以前,不會將他的病癥告訴林語嫣或者任何其他人。

    樓清寒還說了,說以后他不能再有精神上的大刺激,不然很可能會影響病癥提前發作。

    冷爵梟望著熟睡中的林語嫣,心情沮喪到極點,他為自己得了這種罕見的病而壓抑到不行。

    無人可傾訴,不想告訴她讓她擔心難受,也不想給她過大的壓力。

    她和好友樂悠悠的關系現在本就在特殊時期,如果現在這個時候,他再帶給她這個噩耗那真是雪上加霜。

    當務之急,還是趁早將皇甫少華繩之于法!

    在他發病前!

    蕭毅然這個禍害不去除,他也不放心。

    如果他一旦無征兆的突然發病,萬一他在發病時真的忘記了語嫣和亞撒,該由誰來保護她們母子倆?

    誰來他都不放心。

    沒有誰能夠比得上他對林語嫣和亞撒的愛了。

    帶著心中沉重的壓力和恐懼在黑夜中漸漸睡著了,冷爵梟一晚上都沒有睡好,經常睡了十幾分鐘就突然驚醒了。

    他整個晚上都在噩夢中,夢到自己將老婆和孩子拋在了一邊不管不問,因為他忘記了……

    ……

    早上七點,睡了不到四小時的冷爵梟已經起來去書房了。

    在書房他給穆天和歐陽都打了電話。

    差不多到了八點時,穆天和歐陽來了別墅上樓走進了書房。

    “你們吃過早飯了?”冷爵梟對著筆記本正在打字,問的隨意。

    “吃過了。”

    冷爵梟將電腦合上:“坐吧,有件事我需要告訴你們兩個……”

    十分鐘后,穆天和歐陽都坐在椅子上,正面對著冷爵梟,他們倆都被這樣的消息震驚的說不出來。

    三人相繼沉默了五分鐘。

    “冷總,樓清寒說的病癥,是不是就跟電影初戀五十次里的女主角差不多?”歐陽一臉嚴峻,眼眶有些發紅,心里極其不好受。

    穆天專注地望著冷爵梟,表面上他還撐得住,心里早已經有些崩潰,但為了冷爵梟在精神上少點壓力,穆天控制著他自己的情緒,盡可能的保持冷靜。

    冷爵梟被歐陽的問話一瞬間變的有些臉色不好,他隨意地拿過桌上的煙盒,抽出香煙點燃后抽了幾口。

    空氣在壓抑沉重的氣氛下越來越稀薄,冷爵梟突然站起身走向落地窗,對著外面初升的太陽打開了一扇窗。

    冬天里的太陽溫暖而又明媚,照在人的臉上柔和且舒適,可今天的陽光在冷爵梟的眼中成了沒有溫度的光線,刺眼的很。

    他垂眸望著園丁已經在開始修整花草樹木,看到不遠處那棵臘梅花已經開出了花,他真想叫林語嫣爬起來去看……

    語嫣說過,等臘梅花開了,她要剪一支放在臥室,到時候香味會鋪滿整個房間。

    想到這里,冷爵梟不由自主地勾唇一笑,但很快這笑意就漸漸淡去,他轉身問道:“蕭毅然最近就沒什么動靜?”

    穆天一愣,見冷爵梟已經轉移話題,他也不好再刻意問,就如實回答:“蕭毅然一直和殺手血紅沒有聯系,安排在他別墅里的線人也沒有發現異常。”

    “哼,看來他也不是很蠢,懂得反偵查了。”冷爵梟手指間夾著香煙再次走回到座位。

    “冷總,皇甫少華目前還是沒有消息,我相信一定有人暗中在幫他。”歐陽的表情有一絲壓制下的怒氣,提起這個皇甫少華,他恨不得活活打死他。

    當初死亡島的仇,算是讓歐陽和穆天都同時恨上了。

    “當年的事情查的怎么樣了?”冷爵梟抽了一口煙問的平靜。

    歐陽的眼神總算有了絲興奮:“查到了!陸三順著那條線索去查,雖然當年的病例和案子都被皇甫少華毀掉了,但那一晚還有一個知情人健在,這個人皇甫少華不知情。我派一位心理醫生打扮成路人去拜訪了這位知情者,這是知情者的錄音。”

    他已經從公文包里拿出了錄音筆。

    “打開。”冷爵梟依舊面色如常。

    歐陽頷首,將錄音筆打開了。

    不出五秒,蒼老的聲音從錄音筆中傳來……

    二十分鐘后,冷爵梟重新站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他的眸色暗黑深沉,心里有股血色的壓抑讓他有種窒息感。

    從這位知情的老者口述證實,看來當年的皇甫少華為了保證他不受欺負,卻被幾個混混給圍毆了,其中一個還動了刀子……

    最終讓皇甫少華不幸失去了生育能力,也失去了正常男人的權利。

    如果不是有人匿名報了警,恐怕他和皇甫少華都有可能被刺死。

    但事情發生后,醉酒的冷爵梟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第二天皇甫少華就已經離開了國內,如果不是病情太過緊急,也不至于花費財力送出國去救治。

    可以說皇甫少華是因為保護冷爵梟而終身不能再有女人,也不能再有孩子了。

    得到這個真相后,冷爵梟的心情極其復雜。

    一方面,皇甫少華對他們家庭所作出的一切,讓冷爵梟恨之入骨。

    另一方面,他又覺得確實是虧欠了皇甫少華。

    斷子絕孫這種遺憾,是他終生所虧欠的。

    皇甫少華的家族這么有錢,到如今還沒有將他治好,看來是不可逆轉的身體創傷……

    “歐陽,你讓陸三放出消息,說我想和皇甫少華當面見一見。”最終,他有了這個決定,不管怎么樣,他始終欠皇甫少華一個道歉。

    就算皇甫少華現在已經不需要了,但現在得知真相的他還是需要這么辦,良心難安這種事情除了道歉就是彌補了,如果可以,冷爵梟希望可以消除點皇甫少華對他的恨意。

    如果換位思考,把他自己作為當年的受害者,也許一年年過去,他的內心也會活的越來越扭曲,越來越充滿恨意。

    “冷總,你去見皇甫少華太危險了!”穆天反對,他能夠明白冷總的心思,但皇甫少華不一定領情,說不定還借機報仇。

    冷爵梟一臉冷靜道:“連你都這么想,那皇甫少華真有可能會見我。欠他的我會彌補,但他欠我的也該還回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