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3章 有距離感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3章 有距離感

    一個多小時后,穆天和林語嫣都到了樓清寒的家里。

    寬敞的客廳里,樓清寒剛給他們倆各倒了一杯水。

    冷爵梟的基本情況,保鏢已經跟穆天說過了,穆天也告訴了林語嫣,到了樓清寒家里后,樓清寒又花了二十分鐘的時間跟他們解釋了下冷爵梟的病癥。

    林語嫣滿臉焦急地問道:“現在該怎么辦?有什么辦法可以快速讓爵梟恢復記憶?”

    “基本不太可能,我們找到他以后,只有將目前的現狀告訴他,讓他自己去慢慢拼湊已知的記憶。”樓清寒的臉色極其嚴峻。

    他不像林語嫣,林語嫣也許還在擔心冷爵梟的健康,而他已經在擔心冷爵梟會不會和佟瑤作出什么不該有的事情。

    從目前冷爵梟和佟瑤都關機的情況下,這個佟瑤實在是有大大的問題。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冷爵梟自己關機了,但佟瑤如果有心,她應該打電話來告訴他們情況。

    現在搞得兩個人都聯系不上,是想讓大家都別想睡覺了。

    “怎么辦……爵梟怎么會發生這種事情,穆天你們怎么都瞞著我……”林語嫣已經擔心的開始掉眼淚。

    心里不是沒感覺,知道冷爵梟把佟瑤當成她以后,心里難受極了,但再難受還是更擔心冷爵梟的身體狀況。

    他現在是個病人,可以說像個孩子,記憶的缺失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如果碰上皇甫少華的人該怎么辦……

    她不知道冷爵梟的記憶還剩下多少,所有那些發生的壞事,如果他都忘記了,那對他來說有多危險。

    還有她和他之前的愛情和婚姻。

    穆天和樓清寒誰都沒有看出林語嫣其實已經恐慌的快要發瘋了,她像個無助的女人一樣坐著哭,心里也早已經六神無主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這種場景從未出現,甚至連假設都不曾有過。

    像只有在電影里才出現的場景,讓林語嫣完全沒有了招架能力。

    她深愛的男人,此刻正帶著她的妹妹玩失蹤。

    “太太,你不要著急,陸三已經在查他們的行蹤了,只要一旦有了消息,我們就去找他們。”穆天試圖安慰道。

    他在內心愧疚不已,早知道這樣他絕對不會去醫院幫樂悠悠,冷總的事情比起樂悠悠,樂悠悠完全比不上啊。

    不過就是一個他想追求的女人,而他在冷總身邊待了太多年了。

    早已經超越了上司與下屬的關系,他們是朋友是戰友也是家人。

    “穆天,我等不下去了,我現在就去找慕容景,我要盡快找到爵梟和佟瑤。”她也怕冷爵梟和佟瑤真的發生點什么,那她該怎么辦……

    如果是在冷爵梟失憶的情況,他把佟瑤誤以為是她,假設他真的和佟瑤發生了關系,她作為妻子該原諒還是不原諒呢?

    害怕這種最糟糕的情況出現,她的整顆心早急的亂成了麻。

    她自然沒有忘記佟瑤愛冷爵梟的事實。

    林語嫣很快離開了樓清寒的家,穆天開車,他們的車前和車后都有保鏢車跟著。

    明知道冷爵梟關機了,林語嫣還是不死心的一遍遍撥打他的手機號,聽到關機的語音提示,她的呼吸都帶著痛。

    爵梟,我在這里……

    爵梟,我才是語嫣……

    她在心里無數次的吶喊,妄想著冷爵梟會聽到,如果她和他的感情足夠深,或許真的能產生心靈感應。

    ……

    三小時后,冷爵梟和佟瑤已經將路程開出了一半。

    再過四小時,就可以到達海濱市了。

    一路上,佟瑤提出兩次想要中途休息,想要開一間賓館。

    她的意思很明顯,冷爵梟也懂。

    可不知道為什么,當他真的想象著將佟瑤摟進懷里時,他忽然間有種陌生感,還有隱隱的一種憂傷。

    總感覺心底有個聲音在提醒他,不要這樣,有人會難過傷心。

    到底是誰要難過傷心?

    難道是歐陽蘭蘭?

    這個女人本來就是為了爺爺才娶了她,他又何必去在乎。

    林語嫣就在他的身邊,而且還回來了,他該高興才對。

    可為什么又隱隱覺得哪里不對?

    “爵梟,你在想什么?”佟瑤的心里已經有了絲焦急,她能夠想象到林語嫣和穆天他們一定在派人找他們了。

    遲早會找到他們,可她還沒有將冷爵梟搞到手。

    越急越想將姐夫撲倒,佟瑤恨不得讓他將車停到野地里去發生關系。

    既然已經作出了選擇,她就堅決不會放棄這次機會!

    “爵梟?”她又喊了他一次。

    冷爵梟回神望向她:“對不起,我剛才走神了,我只是在想,為什么我昨天和前天的事情都記不太清楚了……之前我們在市里時為什么會在花店?我們是一起走進花店的嗎?”

    所有的這些細節他全都不記得,越來越多的困惑感讓他心生疑慮,漸漸的,他看向佟瑤的眼神有點變了。

    為什么林語嫣的臉有種很遙遠的距離感?

    面對他的提問,佟瑤的臉色微變,她笑道:“你之前傷過腦子,你看你額頭還帶著傷呢,醫生說你有暫時的遺忘癥。”

    她只能開始瞎編亂造了,雖然有點心虛,但還是昧著良心說謊了。

    佟瑤的解釋讓冷爵梟暫時接受了,他也沉默不再問了。

    就在快要過高速收費站時,佟瑤再次緊張起來,之前一次收費,她就怕冷爵梟看那張收據上的時間。

    她掃向周圍的一處休息點臨時起意:“爵梟,我有點渴,我想去站點買瓶水。”

    冷爵梟同意了,將車開往了服務站點。

    在下車前,他拉住她的手問道:“等等,你還沒有告訴我,你之前失蹤去了哪里?”

    佟瑤頓時發愁,當年林語嫣在馬爾代夫失蹤是因為阿杰綁架了她,看來冷爵梟對這段記憶缺失了。

    這是他第三次問她失蹤時去了哪里,她以為她不想回答,他就不會再問了。

    沒想到還是繞不過去。

    “爵梟,這真的很重要嗎?你之前和歐陽蘭蘭背著我結婚,我太難過就自己一個人去旅游了幾天,后來我知道你和她只是形式上的婚姻,我才又回來找你了。”佟瑤最終編出來這樣的理由。

    冷爵梟心下自責不已:“是我對不起你,答應我,以后再也不要離開我好嗎?”

    就算佟瑤的臉偶然讓他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腦中還時不時會出現另外一張很完美的女人臉,雖然他想不明白,但還是不想被這種奇怪的感覺受影響。

    他在佟瑤的額頭親了下,而佟瑤卻順勢要親上他的唇,就當兩人的唇即將碰上時,一個足球猛的砸到了車前的擋風玻璃下。

    佟瑤和冷爵梟都嚇了一跳。

    他很快下車,看到前方跑來一個小孩和一對道歉的父母,說孩子不是故意的,如果玻璃有任何損傷,他們會賠償的。

    一對路過休息站點的縣城小夫妻,他們不認識冷爵梟開的豪車牌子,如果知道,恐怕會嚇尿。

    冷爵梟讓他們離開了。

    佟瑤戴著墨鏡和口罩也下車了,她怕路人認出她明星的身份被人偷拍照片傳上網絡。

    她主動向前伸出手臂挽著他,笑的很害羞:“爵梟,你想不想我的……身體?“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