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4章 一路忐忑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4章 一路忐忑

    冷爵梟一聽勾唇一笑:“當然想,想的我現在就想將你就地正法。”

    但說完后他又覺得此刻的林語嫣好特別……

    至少在他印象中,林語嫣還是挺保守的。

    在下車前,佟瑤就看到了休息站身后的一處小賓館,她又動起了歪心思。

    兩人走了沒幾步,佟瑤就假裝肚子難受走不了路,冷爵梟擔心不已說要帶她去找附近城市的醫院。

    這里雖然是高速路邊的休息站點,有的也只是小賓館。

    可就算小賓館比不上五星級的大酒店,但只要她和冷爵梟一旦發生了關系,就是不可逆轉的事實!

    佟瑤已經等不及了,她倒不是真急著要現身給冷爵梟,她只是怕林語嫣他們一旦找到他們,她就沒戲唱了。

    “不用了,爵梟,我就是有點累了……我想找間房好好休息下。”佟瑤裝柔弱靠在他的手臂上。

    冷爵梟自然不想累著她就答應了。

    等他帶著佟瑤去小賓館開房時,被剛走出賓館的兩個男人看到了,其中一人正是陸小桃死后向冷爵梟和林語嫣敲竹杠的金萬國。

    金萬國身為陸小桃的表哥,一直想靠著陸小桃的死發筆財。

    最后案子自然是打輸了,他代替陸小桃的媽收了三百萬的死亡賠償金,而不是當初他要的十億。

    此刻看到冷爵梟獨自一人帶著個女人,金萬國喝了酒的脾氣頓時上來了:“冷爵梟真沒想到在這里會碰到你!你們有錢人真是小氣!我表妹陸小桃的死就值三百萬?你們還是不少人?殺人犯林翔現在都被保外求醫了!是不是你搞的鬼?”

    醉醺醺的金萬國被身邊朋友急著拉走,他旁邊的朋友自然知道冷爵梟,他一個縣城里的私人老板完全得罪不起,對冷爵梟為什么會和一個女人出現在這樣的小賓館,他也沒興趣知道,他只想遠離是非。

    男人要走,金萬國卻不依不饒,一股牛勁想去拉扯不理他的冷爵梟。

    冷爵梟冷眼望著他,完全對金萬國沒有印象,之前也是穆天和律師在處理這件事。

    他沒有見過金萬國,對金萬國口中的內容倒是有了點興趣,他詫異道:“你說陸小桃死了?怎么死的?”

    面對冷爵梟的提問,金萬國氣地破口大罵:“你他媽的別跟我裝傻!你是侮辱我沒腦子嗎?啊?狗雜種……”

    還不等金萬國說出更臟的話,身邊男人緊緊捂住他的嘴,他簡直腸子都悔青了,為什么要和金萬國這種人混在一起,男人趕緊道歉:“對不起冷先生,你千萬別和一個酒鬼認真,他喝醉了胡言亂語呢……”

    佟瑤的掌心早就在發冷汗,趁著男人在道歉,她拉過冷爵梟的手臂繼續道:“我好難受,爵梟,我想休息……”

    冷爵梟的注意力重新被她帶回,他不再理會那兩個男人,轉身摟著佟瑤的腰肢就走了。

    等他們一走,男人推著金萬國離開了小賓館。

    剛才金萬國那一嗓子罵,引來躲在暗處的一位狗仔注意,他來這里是來暗訪一處黑工廠的,為了不讓人發現他的行蹤,他特地住在小賓館。

    可金萬國剛才和冷爵梟他們很戲劇的一幕,讓這位狗仔觀察了片刻,從冷爵梟和佟瑤的背影看,以及金萬國嘴里的名字,狗仔確定了冷爵梟的身份。

    他立刻將這則消息曝給了寫娛樂八卦的好友同行。

    而遠在海濱市的同行在得到消息時就慌了,這樣的大新聞,他哪里敢曝。

    冷爵梟出軌小姨子皆大明星的佟瑤,他要是敢曝出來就是不想活了。

    但這樣的重磅消息不想就此白白浪費了,狗仔不愿意便宜了身邊的同行,他也料定沒人敢曝,這位狗仔想了十分鐘后想方設法輾轉幾個人聯系到了林語嫣。

    把消息賣給正牌夫人是最好的選擇了。

    最好夫妻打的不可開交,這樣他們曝八卦的也可以寫續集了……

    沒想到,等林語嫣接到這位狗仔的電話時,她極其淡定道:“你沒有選擇曝出這則新聞是對,因為事情根本不是你所說的那樣,我老公和我妹妹是去海濱市找人,我妹妹生病了,我老公是在照顧她,至于找什么人,我不便透露。不過謝謝你的好意,你的酬勞不會少,我會讓我老公的秘書聯系你,將你的酬勞打款給你。”

    很快,電話就掛了,林語嫣死死握著手機,臉色發白。

    剛才的電話是免提的,在車里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慕容景坐在副駕駛位,他膝蓋上放著筆記本電腦,冷爵梟的手機有防追蹤的系統,他們找不到。

    但佟瑤的手機就不一樣了,慕容景剛把她所在的位置定位不久,狗仔就打來了電話,無疑是得到了更加確切的證實。

    “太太,你別多想,也許他們只是去賓館休息下。”穆天說出來的時候連自己都不信。

    賓館,冷爵梟和佟瑤進去了,什么理由,不難想象。

    就算真的沒有什么,也難免道不清說不明了。

    一向說話犀利的慕容景開腔了:“語嫣,現在我們的距離離他們還有兩個多小時,這兩個多小時的時間里,他們如果真發生什么,你要有心理準備。我不想安慰你,免得到時候你失望更大,想想冷爵梟現在的狀態,他是一個病人,你不要對他太過苛求了。”

    說白了,在慕容景的眼中,他沒有把男人的忠貞看的這么嚴重,林語嫣和冷爵梟既然是真心相愛就不會為了那種事情而導致離婚,如果真被佟瑤這賤人擺了一道,也只能自認倒霉了。

    因為冷爵梟跟佟瑤睡了一覺,林語嫣就要跟冷爵梟分手離婚,在慕容景看來有點小題大作了。

    更何況,還不一定就會發生這種事。

    慕容景的話讓林語嫣的心如同刀割,即使現在還沒親眼所見,也沒得到確切答案,但光只是想象,她就已經痛的說出來話來了。

    龍月被留在了市里的醫院照顧樂悠悠,而龍花就坐在林語嫣身邊,她怕林語嫣想不開就一直陪著。

    面對慕容景直男癌的言情,龍花聽不下去了:“慕容景,你能不能少說幾句?你只會讓語嫣的心情更糟糕!”

    “心情糟總比到時候崩潰的好!”慕容景毫不留情道。

    他知道他說的有點殘忍,但他不想去為了安慰而安慰,隨便想想就知道了,冷爵梟把佟瑤當成了林語嫣,而冷爵梟現在又是失憶的狀態,只要佟瑤耍點心機,冷爵梟還能全身而退嗎?

    林語嫣捂著嘴流著淚,她不想讓自己哭出聲來。

    狗仔的那通電話讓她的心沉了底。

    想象是可怕的,在見不到事實前,心中的野獸全部被釋放了出來,極其殘忍的在啃食著她的信念和勇氣。

    在來的路上,她一次次告訴自己,冷爵梟的處境是情有可原的,一定要原諒他的過失,如果他真的和佟瑤發生了什么。

    可為什么她對自己越來越沒信心,她怕事情真的演變到那種場景時,她會不會崩潰?

    “語嫣,我不想為冷總故意說好話,我只想提醒你一句,當你真的看到了你不想看到的那一幕,希望你能夠多想想冷總幾次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你的事實。”龍花望著林語嫣痛心疾首卻依舊在隱忍的樣子,心里難受的不行。

    她幾乎也認定了慕容景的觀點,在賓館這樣的場景,以佟瑤的手段,冷總還能把持住真的不太可能……

    穆天一直在開車,他已經不敢再對林語嫣說什么,他只能一心祈禱著什么也沒發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