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5章 絕望離開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5章 絕望離開

    漫長的兩個半小時過去了,林語嫣他們一席三輛車到達了休息站。

    下車后的保鏢也找到了冷爵梟的那輛車。

    林語嫣戴著口罩帽子往小賓館的方向走,龍花扶著她。

    慕容景和穆天本來跟在她們的身后,最后,慕容景吸了口氣快步向前先去打探消息了。

    在慕容景給了小賓館前臺五百塊的小費下,前臺很快就說出了冷爵梟和佟瑤的房間號。

    整整快三小時了,冷爵梟和佟瑤都沒有出房間離開。

    林語嫣的腳步有些虛無,她從最開始關心冷爵梟的病情外,到現在滿腦子被那種可怕的場景占據了腦子,已經無法冷靜的思考了。

    但偏偏腳步還是不停使喚的往冷爵梟所在的房間走去。

    為了知道真相,慕容景甚至在最后又拿出兩千塊買通了那名前臺,將房卡拿到了手。

    等他上樓走到走廊最偏僻的房間時,林語嫣他們都站在房門外,誰也不敢敲門。

    慕容景隱隱嘆氣,一手舉起房卡用眼神詢問林語嫣。

    林語嫣那雙通紅發腫的眼睛垂下后,過了幾秒她點了下頭。

    慕容景拉起手她的手,刷卡直接進去了。

    穆天和龍花都不敢進去,怕真看到不該看的,他們選擇站在了門口。

    房間門輕輕鎖上后,林語嫣有了退縮的跡象,她的腳步不敢動了,就在不遠處的地方,她看到地上有一件女人衣服。

    她的呼吸聲已經開始粗起來,一手捂著心口有種心要裂開的感覺。

    她已經沒了勇氣繼續走進去看個究竟。

    本能的想轉身離開,可她的手被慕容景死死地拽住了,他的心自然沒有林語嫣那種痛苦。

    他的目的很簡單,如果冷爵梟真的和佟瑤發生了關系,那這就是事實,是無法改變的。

    與其逃避,不如迎面直上,在他的眼中,他相信這種打擊毀不了林語嫣。

    而冷爵梟暫時失憶的事情也需要面對去解決問題。

    林語嫣痛苦的被他一步步艱難地拉著往前走,直到她和他都站在了臥室里。

    盡管在腦中已經腦補了無數次,當親眼看到冷爵梟和佟瑤摟在一起的時候,林語嫣有種當場被車撞死碾壓的感覺,痛的直接要往后仰去……

    慕容景眸色深沉地攬住了她的腰肢就往外走。

    房間里的走動聲,并未讓冷爵梟醒來,他睡的特別沉。

    地上一堆他的衣服和佟瑤的衣服,從現場的情況看,無疑是發生了關系。

    而從始至今都沒有睡的佟瑤忽然睜開了雙眼,在聽到房門口的慕容景惡狠狠地說了一句后,她又閉上眼睛裝睡了。

    她聽到慕容景對穆天說:去叫醒你們那該死的老板!我帶語嫣先回去了!

    林語嫣在走出房門沒多久就雙腳發軟,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

    慕容景直接攔腰抱起她氣呼呼的離開了。

    他真的很生氣,氣的五臟六肺都疼,有種當場氣炸的感覺。

    他知道冷爵梟他媽的得了怪病失憶了!

    他也知道冷爵梟他媽的把佟瑤錯當成了林語嫣。

    盡管他把話說的很難聽,希望林語嫣有心理準備,當他親眼看到那一幕時,同時也看到林語嫣眼中的心碎,接著他又聽到了自己的心碎聲。

    他是真的希望冷爵梟沒有讓林語嫣失望。

    可最終還是失望了。

    ……

    在慕容景將林語嫣送進車里后,他快速開車離開了這個令林語嫣絕望窒息的地方。

    房間內,龍花看了眼昏睡中的男人,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老板讓她真的頭疼。

    想起林語嫣離開時的絕望痛苦的眼神,她恨不得活活掐死佟瑤。

    行動先于意識,龍花毫不留情地將佟瑤拖下來,頃刻間,假裝驚醒的佟瑤尖叫聲響起:“你要作什么?你瘋了……你神經病啊……”

    佟瑤被拖下地,她腿上的血跡瞬間沖進穆天的眼中,他立刻轉身不再看。

    龍花撿起地上屬于佟瑤的衣服,一把狠狠砸在她的臉上,冷聲罵道:“不要臉的賤貨!快穿上衣服滾出去!”

    “你以為你是誰!你竟敢這么對我?”佟瑤將衣服捂住身體,見穆天并未離開,她慌亂地站起身抱著衣服進了洗手間。

    雖然氣的她牙癢癢,但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佟瑤對著浴室里的鏡子露出得意的笑意。

    她終于贏了一回林語嫣。

    就算用了不光彩的手段,但她并不后悔。

    佟瑤在穿好衣服后,她很聰明不選擇留下,現在穆天和龍花都在場了,她的那些謊言也派不上用場了,她走出浴室后去拿了自己的包。

    她沖著穆天柔聲道:“穆秘書,等姐夫醒來后,你幫我告訴他,希望他不要自責,雖然對我粗暴了點,但我不會怪他的……”

    “再不滾,我就打的你爬不起來信不信?”龍花是一點也忍受不了,她的火爆脾氣在佟瑤面前完全壓不住了。

    佟瑤也不跟她一般見識,她冷笑道:“真不知道你在生氣什么?難道你也喜歡你家冷總?”

    “佟瑤,小心我打爛你的嘴!”龍花那兩只暴起的拳頭始終不敢打下去,就是因為怕冷爵梟醒來后還是把佟瑤當成林語嫣,如果冷爵梟在乎佟瑤,他們這些當屬下的能有什么權利管。

    所以就算龍花為林語嫣打抱不平,她也不敢真把佟瑤怎么樣,只能一股怒氣往肚子里咽。

    佟瑤走路怪異的離開后,穆天頹喪地坐在了椅子上,剛坐下,但怕那椅子之前有過什么,他頓時站起身氣的不知道說什么。

    對于佟瑤這個女人,他也很生氣,但如果是冷爵梟自愿和她發生了關系,這種事也不能全怪佟瑤了。

    “冷總為什么還不醒?沒道理!穆天,你不是說冷總一向睡的很淺嗎?我們在房間里這么大聲,他居然還不醒?”龍花率先發現了問題。

    她這一說話,穆天也冷靜了不少,剛才都被這樣的場景給整懵了,一時間都無法冷靜的思考。

    穆天立刻走到前面呼喚冷爵梟:“冷總,你醒醒!冷總,我是穆天……”

    喊了半天,冷爵梟也沒有醒過來,這下,穆天和龍花都慌了,穆天立刻打了最近的120急救電話。

    他讓龍花走出了房間,他為冷爵梟穿上了衣服,不想讓醫護人員看到他沒穿衣服的樣子。

    不出二十分鐘,救護車來了,冷爵梟被送往最近的醫院急救了。

    在離開酒店房間時,穆天特地在被單上看了一眼,那點點滴滴的血跡,讓他心堵的說不出話來。

    他依然記得佟瑤腿間的血跡,也不知道是佟瑤來例假了,還是冷爵梟真的太過粗暴……

    佟瑤臨走前留下的那句話讓穆天刺耳的想忘記,但又忘不了:穆秘書,等姐夫醒來后,你幫我告訴他,希望他不要自責,雖然對我粗暴了點,但我不會怪他的……

    亂了亂了,全亂了,穆天心亂如麻,他望著躺在救護車里的冷爵梟,他無法想象如果冷爵梟恢復記憶知道真相后,會不會恨的想殺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