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6章 不記得她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6章 不記得她

    一路包著出租車回去的佟瑤,她半開著車窗,一陣陣冷風灌進來,她也不覺得冷,她還一手拿著罐便利店買的啤酒,一口口地喝起來。

    司機是個女的,在佟瑤一上車的時候,她就認出了佟瑤的明星身份,還說要佟瑤的簽名,心情大好的佟瑤還答應了司機會跟她合影。

    女司機問道:“佟小姐,這大晚上的,你怎么一個人在這里,身邊也沒個男人照顧,你長那么漂亮出門要小心啊……”

    “恩,大姐說的是,謝謝你的關心,今晚我和我最愛的男人在一起,我感覺到很快樂,我的心愿了了。”佟瑤拿起啤酒又喝了幾口,想起林語嫣和慕容景離開的背影,她就有種說出來的成就感。

    這種石錘狠狠一錘敲下時的猛烈,她想不到會這么大快人心。

    她以為她真的和姐姐林語嫣和解了。

    原來她不過就是把那些不甘心藏進了心里,等機會一來,她還是會抓住機會。

    只可惜冷爵梟讓她失望了……

    林語嫣他們看到的那一幕不過就是她想制造出的場景,就算是假的,只要林語嫣相信了,那就達到目的了。

    佟瑤將未喝完的啤酒罐丟出了車窗外,女司機回頭提醒道:“哎呦佟小姐,最好不要往高速上丟垃圾,太危險了……”

    “對不起,我一時大意忘記了。”佟瑤從錢包里抽出一千塊丟在了副駕駛,她笑道:“大姐,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女司機一掃那錢,看在錢的份上又笑逐顏開了:“也沒什么,很多人都在高速路上丟垃圾……”

    佟瑤笑了兩聲,并未真的在聽女司機講載客的那些故事,她的腦中依舊在回想著小賓館里的一切。

    太遺憾了,小賓館里的酒一定是假酒!

    她明明偷偷在冷爵梟的酒里下了藥,為什么他后來直接昏睡了過去?

    以至于她的手不管怎么努力,他的身體就是沒反應!

    氣死她了!

    這副讓所有女人都會流口水的完美男人身材,只能看就是享受不到,佟瑤一路痛惜過去。

    她想到自己為了營造出被冷爵梟粗暴對待的證據,不惜拿賓館里的牙刷摧殘自己的身體,她心中冷笑一聲,為達目的受點傷算什么。

    一想到那帶血的牙刷還留在她的包里,佟瑤果斷拿出來就丟出了車窗外。

    女司機下意識又要教育她,但看到已經收了一千塊的小費上,最后還是選擇閉嘴了。

    ……

    在回去的路上,林語嫣一路哭著回去。

    直到淚水再也流不出來了,她就像個木頭人一樣坐在副駕駛位上毫無表情。

    車里很安靜,慕容景的心情卻是躁怒不堪,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

    原來撞到男人出軌的一瞬間,那樣子是真的很難看。

    他不禁聯想到,如果將來他有老婆,他一定不會讓林語嫣傷心。

    這個念頭一劃過,他覺得怪異極了,為什么會想到讓林語嫣不難過?

    她又不是他老婆!

    這種復雜到不清楚的情愫裹在他的心間出不來也下不去,慕容景開始分析自己的內心。

    林語嫣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樣的位置?

    為什么在他被慕白這個雜碎派人下藥后,他能夠接受林語嫣去幫他?

    雖然最后是靠她的聲音解決了問題,但她還是起到了作用。

    嘴上說讓林語嫣一定要忘記,他自己卻是永遠記在了心里。

    晚上夜深人靜時,偶爾想起林語嫣當時的那種聲音,他就燥熱的睡不著,靠著想象又來了幾次。

    實在有點煩心時,他不惜去夜總會找了幾個女人,可還沒等碰到手,他就砸下錢又逃野似的離開了。

    在試過之后,他才懂了,他是有點喜歡上林語嫣這個女人了。

    可惜她已經結婚了。

    不過就算她沒有結婚,他也沒打算要追她,因為他是個不婚主義者。

    就在慕容景在腦中想的亂七八糟時,一直沉默不語的林語嫣開口了:“慕容景,你說我該和冷爵梟離婚嗎?”

    果然,他還是遭遇了這種史上大難題。

    慕容景蹙眉想了幾秒說的直接:“反正事情你也看到了,我不會勸你,我不想管別人的家事。你要是真愛冷爵梟,就忘記這件事翻片兒,你要是不愛冷爵梟,就離婚,你自己決定。”

    說她不愛冷爵梟,怎么可能呢,林語嫣含著淚說道:“我就是因為太愛了……”

    “得了吧,你也沒想你想象中那么愛他,要不然你怎么扭頭就走呢?你明知他病發了,你也不關心他的病情,只因為他和佟瑤發生了關系就承受不住了……”

    “慕容景!你別說的那么輕松好嗎?你不是我,你無法感同身受我當時的心情!如果換成是你深愛的女人失憶了和你的親哥哥慕白發生了關系,你會怎么樣?”林語嫣火了,她接受不了慕容景把這件事完全不當事的態度。

    見到她還有力氣生氣,慕容景心下有了絲放松,證明她還有喜怒哀樂,別是死氣沉沉誰也不理就行。

    他嘆氣道:“是是是,我說錯話了還不行?其實我理解你的心情,當時的情況這么復雜,你也沒有心理準備,一時無法面對也很正常。”

    還不等林語嫣說話,穆天的電話打來了。

    距離他們在小賓館,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小時。

    林語嫣望著手機來電顯示不敢接,她怕還有更多殘酷的真相。

    手機一直響,慕容景深呼吸一口氣:“把手機給我,我來接。”

    她猶豫了下把手機給他了。

    慕容景按了接聽鍵冷聲道:“冷爵梟這死人恢復記憶了?”

    此刻的穆天正站在手術室外,冷爵梟已經被送進去了,穆天解釋道:“冷總之前酒精中毒了,他現在在手術室洗胃,醫生說他至少已經昏迷兩個多小時了,賓館里的場景,有可能是佟瑤在演戲。在冷總還沒有蘇醒以前,我希望太太不要過早下決斷。”

    林語嫣在慕容景接電話時刻意就聽的很仔細,車廂里很安靜,穆天的話她都聽到了。

    不等慕容景的回答,她一手奪過他手里的手機問道:“穆天,他沒事吧?”

    穆天聽到是林語嫣的聲音,他更加耐心的說道:“太太,冷總還在手術室,如果醒來看不到你也許會慌,你們在哪?”

    幾乎沒有猶豫,林語嫣遵從了自己的內心:“你把醫院坐標發過來,我們現在就去!”

    “好,那我們等會見。”

    手機掛了后,慕容景嘆氣:“口是心非的女人。”

    林語嫣也不回話,她知道他聽到她在電話里說的話了。

    十五分鐘后,慕容景在可以掉頭的地方又掉頭開往那家醫院了。

    林語嫣坐在副駕駛位,她想起穆天說的話,不免心生期待起來,也許事情真的不像他們所看到的那樣。

    從佟瑤主動關機不找她躲避任何人的行為看,佟瑤就是居心不良!

    林語嫣再次強迫自己平靜下來。

    至少先去醫院看看冷爵梟的狀況,就像慕容景說的,她不夠愛冷爵梟,明知道他已經失憶的情況下,還氣的直接離開,她有點太冷酷無情了。

    但當時的場景,她實在沒有力量承受那一切。

    不管怎么說,她要給冷爵梟一個當面解釋的機會。

    “林語嫣,如果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如果冷爵梟真的跟佟瑤發生關系了,你會原諒他嗎?”慕容景心生好奇,他不知道愛情能夠偉大到什么程度。

    林語嫣都能為冷爵梟擋武器,還去死亡島冒死相救,難道偉大的愛還抵不過他失憶后的錯誤出軌?

    然而,就在慕容景以為林語嫣會選擇原諒冷爵梟的猜測下,林語嫣回了他三個字:不知道。

    他無聲地笑了,覺得愛情這東西挺奇妙,也挺復雜的。

    ……

    兩小時后,當林語嫣和慕容景到達醫院病房時,穆天站在病房外等著他們。

    他一看到林語嫣就走向前輕聲道:“我有話對你們說。”

    林語嫣的那顆心猛地揪緊,她心慌道:“怎么了?”

    穆天滿眼無奈:“一會兒你們進去后,別問在小賓館的事情了……”

    “為什么?”慕容景顯得有點生氣,還不讓問?這是什么道理?

    “冷總的病情好像更嚴重了……”

    他的話讓林語嫣不禁倒退一步,慕容景眼疾手快攬住她的腰扶住她。

    慕容景急道:“你能不能把話說清楚,這一驚一乍的,想急死我們?”

    穆天舉起拳頭捂住嘴,滿眼糾結,他知道這消息來的不是時候,這讓小賓館的事情又暫時說不清楚了,可現實就是這樣,有時只會將事情變的更糟……

    放下拳頭重重呼出一口氣,穆天沉聲道:“就在十分鐘前,冷總醒了,但他已經不記得林語嫣的名字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