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3章 暖心安慰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3章 暖心安慰

    他雖心有排斥,但望著她的眼神完全沒有拒絕的能力,他的手本能地伸出接過了相冊。

    林語嫣還想對他說點什么,但似乎又感覺沒話可說,到底還是把自己想的太大度,只要一想到他和佟瑤的事情,她就難受的不想說話。

    她感到心口像是壓了塊被黃蓮浸泡透了的巨石,沉重不堪,苦澀難當。

    “穆天,辛苦你了。”林語嫣望向穆天接著一步步往下走。

    冷爵梟那只想拉她手臂的手最終沒有伸出,他死死握著相冊,目光沉沉地望著林語嫣直到離開客廳走出別墅為止。

    心里莫名襲上一絲擔憂,他問穆天:“林語嫣身邊是誰在保護她?”

    “龍花龍月兩姐妹。”穆天答的飛快。

    “恩。”冷爵梟拿著相冊上樓了,心律依舊有些不穩,腦中想起林語嫣看他的那一眼覺得隱隱的傷感。

    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心底滋長,冷爵梟開始不再排斥他失憶的事實了。

    也許,他真的失去了很重要的記憶。

    ……

    半小時后,在書房里將相冊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的冷爵梟已經不能淡定了。

    這一張張全家福中,他笑的實在是太幸福了。

    冷爵梟甚至覺得有種遙遠的陌生感,那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男人臉真的是他?

    光只是從相片上,他就能看出,這個叫亞撒的孩子是他的親兒子無疑。

    而這個叫林語嫣的女人,沒失憶的他一定很愛她……

    那一張張林語嫣熟睡中的相片,拍照片的人一定是將她當成了全世界,才會拍下她睡覺時那么無聊的照片。

    林語嫣,她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女人……

    ‘篤篤篤’傳來一陣有規律的敲門聲,穆天抱著資料站在書房門口,他特地留給冷爵梟看照片的時間,盡量不去打擾。

    但冷爵梟缺失的那些記憶和信息還需要惡補呢……

    穆天已經打算好通宵,只要冷爵梟不把他一腳踢出書房。

    “進來。”

    得到允許后,穆天抱著資料走進去了。

    將相冊合上后,冷爵梟看了他一眼問道:“穆天,你晚飯吃飽了嗎?”

    穆天有絲錯愣,他點點頭。

    “很好,今晚你要加個班,加班費按年終獎金給你,將你所知道的信息全部拿出來。”冷爵梟最終接受了他失憶的事實,決定不再逃避拒絕,盡可能將那些能夠補回來的記憶裝進腦子里。

    就沖著相冊里的陌生女人和孩子,母子倆臉上的幸福笑容讓他眷戀感覺溫暖,他不想因為缺失的記憶就去傷害他們,那只能是改變自己了。

    “冷總,只要你愿意讓我幫你,我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覺……”穆天鼻子一酸很是感慨,他總算不被嫌棄了。

    “別煽情了,開始吧。”冷爵梟將后背靠在了沙發上,憑他學霸的天才特質,他相信很快可以將那些該知道的信息全部囊括其中。

    漫長的夜晚才剛剛開始……

    ……

    同一時刻,林語嫣和龍花龍月已經乘坐一輛越野車去了私人體育館。

    這處封閉的體育館是冷爵梟的私有房產,就像穆天所說的也已經屬于林語嫣了。

    這一晚上的心情壓抑,林語嫣急需一個發泄突破口,她要去練功揮汗,將所有滿滿的負能量都在一拳一腳中打出去!

    龍花龍月的心情自然也不好,頂頭老板如今遭遇了失憶這樣的狗血大變故,對她們這些一向打慣了的人,去體育館拳打腳踢自然是最好的解壓方式,好過花錢買醉。

    四十分鐘后,林語嫣她們就到了體育館,關上門來就此開練。

    之前還在路上時,白景瑞給林語嫣發過一條微信,問她在哪。

    林語嫣想都不想就將體育館的地址告訴了他。

    到了體育館專注練習拳擊后,林語嫣早已經將白景瑞忘在腦后了。

    龍花捧著沙包對林語嫣進行著一對一的指導,林語嫣戴著拳擊手套把沙包當成了冷爵梟,一拳一拳重重打在沙包上,想起在別墅餐廳里的一切,讓她氣的腎上腺素激增,像是有使不完的勁。

    “語嫣,這兩天你進步神速!沒想到你這個豪門太太是個被遺忘的練武好苗子!”龍月蹲在不遠處,幫林語嫣在磨飛刀,上次練習時,林語嫣嫌棄飛刀有點不夠鋒利,偶爾會脫靶。

    林語嫣沒有回頭繼續打拳,黑眸專注而又透著一股狠勁,倒是龍花回了一句:“才練了沒幾天,我就有點震驚了!長期堅持下去,語嫣可能會搶了我們當保鏢的飯碗。”

    “你們兩個再吹捧下去,我也不會給你們漲工資的!要漲工資去找那智障!”林語嫣說完又是狠狠一拳,力度很強,龍花甚至需要死死抱住沙包才不至于被沖力打退。

    聽了她的形容詞,龍花龍月抿嘴不敢笑,老板娘罵老板是智障,她們發誓會牢牢記住的……

    ……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過去了一小時,龍花都已經有點站不穩了。

    林語嫣也總算打累了,等她摘下拳擊手套時,她才發覺她的手臂和雙腿早已經累的發麻酸軟。

    “我去洗澡。”林語嫣跳下了拳擊臺。

    龍花和龍月開始擬定下一次林語嫣的練習項目。

    二十分鐘后,林語嫣換了身休閑的運動服從浴室里走出來,她手里拿著一瓶礦泉水邊走邊喝。

    “語嫣!”

    林語嫣慕然轉身,看到安靜的走廊盡頭站著一個男人,是白景瑞。

    他手里拎著一個男士挎包正揮手向她打招呼。

    “景瑞你不是在巴黎嗎?”林語嫣開始走向他。

    白景瑞穿著件修身的黑色羊毛衫,腿上是一條藍色牛仔褲,腳上一雙休閑皮鞋,駝色的羊絨大衣顯得他挺拔精神,腿長的人真是天生的衣服架子。

    待他走到她面前后,笑的一臉柔和:“不放心爵梟,還是回來看看,你們準備什么時候去國外治療?”

    林語嫣的眼中劃過一絲無奈,她笑的有點自嘲:“不知道,他現在跟我的關系鬧得挺僵,晚上吃飯時差點打起來。”

    “怎么會這樣?我聽穆天說爵梟不是在快速學習中嗎?”白景瑞的表情已經有些不淡定了。

    “他是在學習……可惜人的情感是學習不來的,他的整體記憶出現大面積的缺失,缺失的那塊記憶連帶著感情也沒了。”她的語氣很平靜,垂下的眼眸黯淡無光。

    以為夠冷靜的自己,卻在不知不覺中流了淚。

    在她落淚的瞬間,白景瑞的心抽痛了,他不受控的一把抱住她安慰道:“語嫣,別難過,給爵梟時間,我相信他一定會好的。”

    一直在裝堅強的林語嫣有點扛不住了,她瞬間哽咽起來:“如果他一直是這樣,我和亞撒該怎么辦……景瑞,你不知道,失憶后的爵梟是有多混賬!他說話太難聽了……”

    白景瑞輕輕撫著她的長卷發,掌心中的絲滑讓他的整顆心都凌亂了。“我知道你很難受,心里也受了不少委屈,別憋著,這里沒有外人,痛快的哭出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