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5章 陸三之死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5章 陸三之死

    當林語嫣看到那一行鼻血時,她才回神過來明白冷爵梟是被她打了……

    他蹙眉盯著林語嫣,鼻子上傳來的熱辣痛感一時間感覺腦子有點懵,那雙震驚的黑眸里快速涌上怒氣,在冷爵梟暴怒之前,反應快速的林語嫣早已經打開車門跑了……

    “林語嫣!”

    奔跑中的她還能夠聽到那震耳的怒吼聲。

    都快驚出一身冷汗的林語嫣邊跑邊內疚,今晚的拳擊還真是沒白練,這么快就學會打人了,可打的對象有點像是在找死啊!

    很快下車的冷爵梟一手抹掉鼻血,簡直氣的七竅生煙,他看著前方已經跑遠的小身影,心里像是有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

    林語嫣這個臭女人居然敢打他!

    簡直不想活了!

    不要被他逮住,不然一定要她好看!

    現在這大半夜的,一個女人狂奔街頭太詭異也太不安全了。

    努力平復了下心情后,冷爵梟再次上車準備開著車去追回林語嫣。

    ……

    二十分鐘后,跑的已經出汗的林語嫣快不行了,之前在體育館打拳擊時就沒吃晚飯,靠著心中那股惡氣支撐著,現在又急速奔跑二十分鐘,早餓的脫力了。

    那輛扎眼的跑車就這樣轟轟轟的跟在她身后,冷爵梟一手身在車窗外輕輕拍著車門,車里放著舒緩的鋼琴曲很悠哉。

    他不罵她也不威脅她上車,就這樣一幅慵懶邪肆的表情跟著她,他知道林語嫣快跑不下去了。

    林語嫣時不時回頭看他一眼,心里很是心虛,她不敢上車也不敢停下腳步。

    臉上流了不少汗,她好想大口吃肉喝湯,好餓……

    又堅持跑了五分鐘后,她終于停下了腳步,站在原地氣喘吁吁好一會兒,等她不喘大氣了回頭果斷地走向那輛跑車。

    跑車停在了路邊,此刻的冷爵梟側眼望著向他走來的林語嫣。

    “冷爵梟,我不想再跑了。我向你道歉,剛才是我不對,我不該打你,不過是你先問了讓我生氣的問題,我才一時沒控制住。你失憶了,我不跟你計較,所以我就解釋一遍,我和景瑞一直以來就是朋友,你不該輕易懷疑你的好朋友和你的妻子,不要輕易出口傷人。”

    林語嫣的語氣已經沒有了情緒,她說的比較平靜,剛在跑步的時候將心中的憤怒都發泄完了。

    說到底,她為嘛要和一個失憶了的男人較真,沒有意義。

    她沒有忘記她和冷爵梟在前段時間里多么的相互信任和尊重彼此。

    雖然現在回不到過去的關系,但她不想隨意破壞了當初她和他的努力。

    因為愛他,她愿意在他生病的時候一次次原諒她。

    同甘共苦與他一起面對困境。

    車里的男人望著一臉真誠但很疲憊的林語嫣,本來他想假意讓她上車,想著在她還沒上車前就疾馳而去懲罰她的那一拳,現在有點不忍心了。

    他轉頭望著前方,沉默了一會兒,像是在調整情緒,沒多久,他看了下手表上的時間后說道:“上車吧,回去睡覺,太晚了。”

    林語嫣猶豫了下,這大半夜的確實不想再瞎折騰了,她饒過車頭上了車。

    當車開出去五分鐘后,林語嫣抬眸望著他問道:“鼻子……沒事吧?”

    他滿眼桀驁不理她,專心開著車,車里依然在放著鋼琴曲。

    見他不想說話,林語嫣微微低頭又真誠地說了一句:“對不起,我確實不該打你。當你懷疑我和景瑞時,那一瞬間我真的很失望也很生氣……爵梟,你到底什么時候才會恢復記憶?現在我們要處理這么多的事情,我真的好怕有人會利用你……”

    她的話讓他心里有點感覺發沉,原來壓抑著的怒氣慢慢散了,但心里還是有點不舒服,他寒著眼說了一句:“林語嫣,你是女人,我不打你,這次算你運氣好。”

    他對她的那種深厚感情,現在真是想不起來,尤其現在見識到林語嫣的暴力后,剛剛建立起來的一點點好感又瞬間沒了。

    “一個女人練什么武功,一點也不溫柔。”冷爵梟隨意吐槽了一句。

    他的不支持不理解讓坐在副駕駛的林語嫣一下子感覺很委屈。

    她這么努力不僅僅是為了保護自己,也是為了他,為了他們這個家。

    當初希望她也會點身手的男人,現在卻在嫌棄她不溫柔。

    林語嫣別開臉望向了車窗外,淚水就這么不爭氣地滑落了……

    爵梟,真正的你什么時候回來?

    我真的好想你。

    明明是同一個人,就因為記憶上的缺失,卻讓她如此的不能適應。

    就算她的難受很隱忍,輕輕吸鼻子的聲音,還是讓開車的冷爵梟知道她這是哭了。

    他眉峰挑起不悅道:“你打了我一拳,我沒跟你算賬,你現在反倒跟我在這里哭鼻子?你很委屈嗎?”

    現在的冷爵梟當然是不能理解林語嫣的心中所想了,兩人之間雖坐的很近,心卻因為彼此記憶的差別離得很遙遠。

    有多遠呢,也許就是愛和不愛的區別吧。

    冷爵梟的話讓林語嫣無言以對,能說什么呢,一個完全只在自己角度想問題的男人,怎么會理解她心底的苦呢?

    就算她現在對他說一百次我愛你,他也不會有什么感覺。

    林語嫣的沉默和不回應讓冷爵梟心情煩躁,他的車速有點微微加速,瞬間關了音樂。

    面對這個名義上是妻子的陌生女人,他有點無措,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樣的問題,因為他才是失憶的當事人。

    當車廂里的氣氛越來越尷尬時,林語嫣的手機響了,是穆天打來的電話。

    她拿出手機的一瞬間,他也掃了一眼,冷爵梟立刻道:“開免提。”

    他很不高興,想不通這兩天穆天為什么會給林語嫣打電話。

    林語嫣也沒有故意惹他不痛快,她按了免提。

    “太太,不好了!陸三出事了!”穆天的聲音焦急而又沉重。

    冷爵梟回道:“出什么事了?”

    手機那頭明顯沒聲音了,過了三秒,穆天有些緊張道:“冷總你也在?”

    他明明記得冷總對他說要去找唐文軒。

    “你別廢話了,快說陸三的事情!”冷爵梟面色發冷,他猜測陸三遭遇了不測。

    穆天正色道:“陸三的老婆剛給我打來緊急電話,她說辦案人員在十分鐘前給她打了電話,說陸三出事了,讓她趕緊去第一人民醫院一趟,現在人就在搶救室!”

    “待會我們醫院見面再說。”冷爵梟拿過林語嫣的手機單方面的掛斷了。

    她擔心道:“不知道陸三這次出事是不是和張玉芬有關……”

    冷爵梟沒說話,只是加速了去往醫院的車速。

    他知道張玉芬的這件事,穆天在昨天就跟他講過王佳敏家里目前的情況。

    ……

    一小時后,冷爵梟和林語嫣到了第一人民醫院。

    在他們剛剛趕到搶救室時,就得知陸三的死訊。

    搶救室里,穆天站在旁邊一副悲涼表情,陸三的老婆張巧正抱著陸三的尸體抱頭痛哭。

    “老公……你怎么能夠丟下我和女兒啊!孩子還小啊……你叫我以后怎么辦……老公你不能死啊……”張巧哭的肝腸寸斷,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搶救室的幾位護士陸續走了,再聽下去也難免傷心落淚。

    醫院這種地方每天都死人,送到醫院沒搶救過來的人也不少。

    主治醫院沖著穆天點點頭紅著眼離開了,人沒搶救過來,作為醫生的感覺很挫敗無奈,內心也很難受。

    在醫生經過冷爵梟和林語嫣的身邊時,他有些敬畏地沖著冷爵梟點了下頭便離開了。

    穆天在看到冷爵梟的時候,正要說話,冷爵梟舉手阻止了,眼神示意他出來說話。

    搶救室里,張巧身邊還有兩位親屬陪著,就在林語嫣不知道該不該走進搶救室時,她被冷爵梟拉著手腕離開了。

    在走廊上的高隊長看到冷爵梟他們向走廊樓梯口走去時,他示意身邊的警員繼續審問一名打扮艷俗的女人。

    五分鐘后,四人聚頭在一處偏僻的走廊盡頭。

    高隊長率先說道:“冷先生,通過現場的勘察,初步分析,陸三的死因是由于服用了禁用藥物,俗稱偉哥。”

    他的話讓冷爵梟有絲疑惑,穆天接著道:“冷總,是這樣的,陸三出事時,他正在一家洗頭房和一名小姐發生關系,后來陸三心梗時,洗頭房老板知道后就打了120急救電話并且報了警。”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