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6章 邏輯推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6章 邏輯推理

    “陸三嫖娼?”冷爵梟很是詫異。

    穆天嘆氣道:“老實說我也不信,還包括他的妻子張巧,她說絕對不可能!她不相信陸三會背著她去找小姐,張巧還說一定是有人陷害陸三!出事前,陸三接到一個神秘電話,陸三行色匆匆就離開了家,張巧不知道是誰打來的電話,等她接到電話時才知道陸三已經出事了……”

    “據洗頭房老板口述,說陸三出現時已經是醉酒狀態,有些意識不清了,送他去的一名陌生男子給了洗頭房老板三千塊錢,說讓他們找個機靈點的伺候陸三,我已經派人在全力尋找那名陌生男子。假設陸三確實遭人陷害,對方用這么拙劣的手段治陸三于死地,看來對方是狗急跳墻來不及深思熟慮,想制造成陸三好色吃禁藥不幸猝死的假象來混淆視聽,只是沒想到陸三根本不好色,就連他老婆都為他作證。”

    高隊長將心中判斷說出來后,在場的人都陷入了沉思。

    林語嫣遺憾道:“陸三一直為我們盡心盡力工作,他老婆勸他辭職,為了他女兒,陸三上次也提到過想提前退休了,說幫我們找到皇甫少華后就不作了,說歸說,他還是幫忙查了王佳敏母親張玉芬的事情……”

    還未說完,她便落淚說不下去了。

    前幾天還通過一次電話,轉眼人沒了。

    冷爵梟一臉嚴峻拉起她的手緊緊十指相扣,陸三為他辦事很多年了,早已經像朋友一樣了。

    這次陸三死的這么突然,看來下黑手的人是真急眼了,這是在殺人滅口!

    “最可恨的是陸三老婆帶著孩子剛出家門沒多久,她家就遭遇了火災,陸三書房的電腦和資料被燒得徹底!”陸三在搶救室剛死不久,穆天就接到了線報。

    估計這會兒消防隊還在小區居民樓善后,幸運的是,住在那幢樓里的居民都跑出來了。

    高隊長眸色陰寒:“陸三的存在一定是影響到了誰的利益,對方不惜殺人放火來消滅證據!冷先生,陸三在臨死前有沒有和你聯系過?他有透露過他查到了什么嗎?”

    穆天心里微微緊張,怕高隊長察覺到冷爵梟的異常,他及時道:“冷總不知道,最近一直都是我和陸三單向聯系。”

    冷爵梟眸色一暗,順勢接道:“高隊長,陸三的案情有什么進展的話,你直接聯系穆天吧,我們先走了。”

    失憶后的他,對高隊長這個人自然也是不熟悉了,為避免高隊長的發現,冷爵梟選擇還是暫時不接觸他了,暫時都讓穆天去處理。

    林語嫣臨走前對穆天道:“好好安頓陸三的家人,是我們欠了他們,該好好的補償。”

    人死不能復生,陸三的死,除了那些背后的黑手,林語嫣他們都頗為痛惜難受。

    在離開醫院之前,冷爵梟和林語嫣還是去見了情緒激動的陸三老婆,承諾她一定會找到害死陸三的真兇。

    這么多年來,幫冷爵梟辦事一直都是陸三自己的選擇,現在因為查案子而死,張巧雖然心里痛苦不已,但也不至于對冷爵梟和林語嫣破口大罵,她還是公私分明的,不會將陸三這條命強行掛在冷爵梟的頭上。

    ……

    二十分鐘后,冷爵梟帶著林語嫣離開了醫院。

    在車上時,他難得第一次對林語嫣很認真的提醒:“以后你出門必須帶著龍花龍月,既然當初是我派她們倆保護你的,你不要辜負我的一片心意。”

    “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么辦。你要小心顧影川和顧穎這兩個人,包括陳小英,我有種直覺,陸三的死很可能跟他們有關。”林語嫣腦中想起了慕容景查到的事情。

    想到這里后,她便直接告訴了冷爵梟關于張玉芬出事那天,陳小英和王宣德酒店幽會導致張玉芬情緒激動失足墜樓的事情,她本來想完全查出真相后,再告訴他,可現在陸三突然死了,她心急了,她擔心顧影川和顧穎可能還會害王佳敏。

    又或者,陸三的死和皇甫少華有關,在還不知道真相以前,他們那些人都有犯罪嫌疑。

    冷爵梟想到了一件事,他側眼問道:“關于佟瑤的事情,你怎么看?”

    這么冷不丁的被問,林語嫣的黑眸中除了驚奇就是一閃而過的揪心,她的眼眶有些酸澀不敢看他。

    氣氛有些緊張和壓抑,冷爵梟很有耐心的等著她的回答。

    整整過去了十分鐘,她也沒有表態。

    他冷靜道:“穆天說過當時的情景,雖然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我私下自己分析過,以時間上來推斷,我和佟瑤很可能什么也沒發生,聽穆天說我那晚酒精中毒了,醫生給出的結論是,那賓館里的酒屬于假酒,而且在我的血液里還測出一種藥物成份。”

    這個測試結果,穆天事后在電話里向林語嫣提起過,但還沒說完,當時就被情緒激動且心態消極的林語嫣給拒絕了,說等到冷爵梟恢復記憶后親自問他。

    穆天就沒有再刻意提起。

    現在聽到冷爵梟自己主動說起,林語嫣的心情有些復雜,雖然那晚的真相還得不到確切的肯定,但血液里有藥物的成份太值得讓人懷疑了。

    還不等她提出自己的猜測,冷爵梟繼續道:“如果我那晚真把佟瑤當成你了,在沒失憶前的我既然很愛你,為什么還需要被下藥?我很清楚我在那方面的實力,根本不需要什么藥物!只能說明一點,佟瑤當時并沒有把握,她著急用酒精和藥物想達到她的目的,不料我卻酒精中毒了……”

    雖然這只是他的一面之詞和主觀推理,但林語嫣卻有些相信了,她也不去深究是不是因為自己愿意去相信才會心理失衡偏向冷爵梟。

    至少目前來說,她真的更情愿相信冷爵梟的觀點是事情的真相。

    陷入邏輯推理的冷爵梟沉浸在深思中,他隨意掃了她一眼又道:“我猜,佟瑤可能還拍了我和她的合照,既然目的是為了讓你相信我和她發生關系了,在我酒精中毒昏迷的情況下,她沒理由放過隨意擺布我的機會。林語嫣,你有心理準備吧,指不定她哪一天就給你發合照了……到時候還希望你別被眼淚迷糊了眼睛,麻煩你認真看下我當時的表情,如果我的眼睛是閉著的或者遮掉了,你就該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冷爵梟的這番話讓林語嫣簡直醍醐灌頂,她努力在克制自己的情緒穩定,也盡量不去回憶當晚的場景,仔細認真地聽他的分析,越聽越覺得有道理。

    她有些期待地望向他問道:“你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你不是已經失憶了嗎?”

    不是不愛她了嗎?那還在意她的感受作什么。

    他自嘲一笑:“我知道我失憶了,你能不能別三番五次的提醒我?我只是失憶又不是變白癡,智商和情商都沒丟,如果佟瑤想拉我下水騙你去傷害你,我可不想被她利用,而且我對這女人完全沒印象,我也不希望她的奸計得逞。她要是再敢來騷擾我,我不敢保證我會對她怎么樣。也許這種女人死了對大家都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