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7章 雙重人格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7章 雙重人格

    冷爵梟眼底轉瞬即逝的陰狠讓她的心跳猛的加快,是,佟瑤確實很可惡,但罪不至死,她也從未真的想過要害死佟瑤。

    她大不了和佟瑤斷絕姐妹關系,從此老死不相往來。

    “我希望你別作犯法的事情!我沒想過要佟瑤死。”怕這個失憶后的冷爵梟行事太多殘酷,林語嫣忍不住提醒道。

    畢竟她無法保證佟瑤不再作出什么缺德的事情,她也無法時刻盯著冷爵梟。

    冷爵梟有些詫異,笑的嘲諷:“你妹妹明目張膽的傷害你,你卻還護著她?林語嫣你是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嗎?”

    她深深嘆氣道:“家人無法選擇,我不可能像垃圾一樣處理掉佟瑤,爵梟,陳小英對你這么冷酷無情,你該懂我的心里感受。”

    一時間,他沉默了,臉色極其不好。

    陳小英這個女人,真是他人生中最沒必要的存在。

    叮一聲,是短信提示音。

    林語嫣從包里拿出手機,看到屏幕上有條短信,對方發了張照片。

    來信人是陌生手機號碼。

    她忽然有種預感,如果她點開短信,也許真的會看到冷爵梟剛剛分析的合照。

    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林語嫣打開了短信,那晚佟瑤和冷爵梟的事情發生后,她就拉黑了佟瑤的微信。

    一秒后,剛看到陌生人發來的照片后,林語嫣本能的將手機舉起對著冷爵梟淡笑道:“看看你和她的合照吧。”

    冷爵梟蹙眉掃了一眼,果然看到他的眼睛被遮掉了,那嘴唇的狀態明顯是睡著后的表情。

    他笑的冷颼颼:“真是個下賤的戲子。”

    當他的眼神不再關注那張照片后,林語嫣將手機重新放進包里了,她不作回應,表面上表情平靜,但心里卻很激動和感慨。

    她想不到冷爵梟的推理會這么精準,就算她不想去相信他都覺得有些勉強了。

    佟瑤果然心虛,就連發的合照都是修過后的,按照佟瑤想要刺激她的目的,佟瑤怎么可能會舍得把冷爵梟的眼睛給遮掉,她應該巴不得找到好的角度讓林語嫣確定是冷爵梟才對。

    還假惺惺的用個陌生號碼發來這張合照,到時候說不定又來跟她演戲,說什么手機丟了照片才會泄露,或者又說是被偷拍了。

    佟瑤這個虛偽至極的女人,林語嫣在心里已經發誓,如果還相信她,那她林語嫣就是徹徹底底的傻逼。

    “這回你相信我了吧?”他突然說了一句,心里隱隱有點放松,被林語嫣這個女人指控他出軌,心里莫名感覺不爽,要換成其他過去的女人,他才懶得花時間去解釋和分析。

    林語嫣高冷的來了一句:“這件事等你恢復記憶后我們再談,現在說了也沒用。”

    “還沒用?真相不是明擺著嗎?林語嫣,你也太矯情了!其實看你的表情明明都相信我了,還故意假裝不信,你這樣端著累不累?”冷爵梟一臉不悅掃了眼窗外,天都快亮了。

    此時的林語嫣閉目休息了,這一晚上折騰的身心俱疲都餓過頭了,現在只想倒頭就睡。

    他見她貌似睡著了,也就不再打擾她了。

    四十分鐘后,冷爵梟和林語嫣都回到了別墅。

    鑒于冷爵梟還沒有那種心思,他沒有選擇和林語嫣一起睡,他去客房睡了,把臥室讓給了林語嫣。

    這對林語嫣來說也正合她意。

    在一天沒得到確定答案之前,她不想讓冷爵梟再碰她的身體,佟瑤和他的那件事,她想起來還是心里有抵觸。

    兩人疲憊不堪的各自躺下后就睡著了。

    ……

    第二天上午九點,林語嫣接到了母親王彩霞的電話,她本來要去參加陸三的追悼會,但亞撒的事情讓她急得一時亂了方寸。

    在下樓吃早飯時,她在餐廳就把亞撒的事情跟冷爵梟說了。

    明知道他已經忘了兒子的存在,但事關亞撒,她不得不說,也許還能幫助冷爵梟恢復記憶。

    “什么?亞撒變了?變成什么樣?”冷爵梟頓時就吃不下早飯了。

    他的記憶還沒找回來,他和林語嫣的關系正在相處中,但名義上的親兒子又發生狀況了。

    林語嫣拿著餐巾紙手情緒不能自控,噼里啪啦掉眼淚:“爸請了心理醫生,一早就給亞撒看過了,醫生診斷說亞撒有了雙重人格……說是一種癔癥分離式的心理障礙!醫生在了解我們家最近的一些變故后,說亞撒很可能是受了刺激后才導致的精神障礙,也可以說是潛意識里想保護他自己……嗚嗚嗚……冷爵梟,該怎么辦?亞撒會不會得精神分裂癥啊……”

    “別胡說!事情不可能會變的這么遭!既然是剛發現的,一定可以及早治療!”冷爵梟想起照片里那張孩子的笑臉,心里有股悶悶的抽痛感,腦子里想不起情感上的具體記憶,但身體本能上卻有一些習慣反應。

    他想著陸三葬禮的事情,最后作出決定:“陸三的追悼會我去參加,你就別去了!你如果太擔心亞撒,就讓龍花龍月陪你去別墅看看他,如果他愿意和我們一起住,我們就接他回別墅,也許跟我們長期相處后,對他的病情會有幫助。”

    林語嫣一邊想著兒子的事情,一邊想著陸三的葬禮,她再三思考后說道:“我和你一起去參加葬禮,陸三是我們的朋友,我也該出席,送他最后一程。亞撒的事情短時間內也好不了,我們還是從長計議吧,不能讓亞撒看出我們的焦慮和消極,對他的病情不利。”

    他道:“那也行,快吃早餐吧,一會我們就出發。”

    ……

    參加完陸三的追悼會和葬禮后,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在回去的路上,冷爵梟很意外的接到了顧影川的電話,顧影川說的很簡潔,說陳小英被王佳敏從樓梯上推下來了,右小腿骨折了,額頭縫了十針,說冷爵梟如果有時間該去看看她。

    本來就沒感情的母子倆,在冷爵梟失憶后,他就更沒感覺了,當場回絕了顧影川。

    之后顧穎又打來電話說了類似的話。

    在車里,林語嫣很是不解,她說道:“你說這兩兄妹是什么意思?陳小英真的希望你去看她嗎?還是他們只是想讓你主動去關心陳小英,好給外人造成一種你和陳小英關系融洽的假象?”

    經她這寫劇本編漫畫的一分析,冷爵梟也不說話,他拿出手機就給王佳敏打了電話。

    他開了免提。

    王佳敏身心疲憊的聲音傳來:“什么事?”

    冷爵梟眸色一暗問道:“你為什么要推陳小英下樓?”

    “呵,冷爵梟,你這是來找我興師問罪嗎?你不是說她不是你媽嗎?怎么,現在忍不住關心起來了?”王佳敏語氣突變,滿滿的諷刺和寒意。

    他朗聲一笑道:“王佳敏,你推陳小英下樓的事情我不會叫好也不會心痛,你們家的事情我本不想再摻和,但阿姨的死因我一定會查到底,陸三的死很可能跟你媽的事情有關,還希望你別被顧影川兄妹給利用了……不過我好像提醒的太晚了,你推陳小英下樓,我猜你爸和你現在已經決裂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