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9章 本能習慣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9章 本能習慣

    他是丹尼。

    丹尼見她捂著嘴一副要崩潰哭了的表情,他掙脫冷爵梟的懷抱踏在地上后抬頭道:“不管我是亞撒還是丹尼,你都是我媽媽。”

    他的眼神和語氣完全不像是一個不到八歲孩子會有的成熟感。

    冷爵梟蹙眉雙手抱在前面,頗有意見道:“你什么意思,你認她當媽媽,我怎么就成了冷先生?”

    而丹尼那張完全是冷爵梟翻版的小臉上露出了一絲嫌棄的表情,他冷笑道:“冷先生,你一個失憶了的男人,你除了會讓你自己的妻子和兒子傷心難過,你還會點別的嗎?麻煩你先找回自己的記憶,不要讓亞撒活在恐懼中。”

    說完后,他向林語嫣走去輕聲道:“媽媽,你餓嗎?能不能陪我去吃點東西?”

    林語嫣的心情復雜極了,面對這個一夜之間完全變了的兒子,她那只想伸出去的手還隱隱有點不敢。

    丹尼看出了她的猶豫,他笑的一臉無害道:“媽媽,請不要害怕我,我沒有讓亞撒消失,最近他的精神壓力太大,我怕他會傷害自己,所以我出現了。”

    他還將左手臂的袖管拉起,展示了傷口,傷口不深,但看的林語嫣心如絞痛,那手臂上的傷明顯是指甲在上面一次次狠狠劃過的痕跡。

    “亞撒在夜里睡不著害怕的時候,都在用指甲傷害自己,如果有一天他用了刀,后果不堪設想。”

    丹尼的話讓冷爵梟陷入到了沉思,他眸色暗黑透著一絲狐疑,深邃的黑眸里讓人一時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不等林語嫣說話,他走向前拉起丹尼的手說道:“既然你想保護亞撒,那你就替我們保護好他吧,希望你真是亞撒心中的超級英雄。”

    冷爵梟的主動靠近,讓丹尼嫌惡的想甩開手,被冷爵梟及時阻止:“你別歧視我這個失憶的人,我是亞撒的親生爸爸,這一點你無法否認,你暫時占據了亞撒的精神,別想再控制他的身體!”

    “老婆,我們一家三口去吃飯。”冷爵梟的故作輕松無非就是在營造一種家庭氛圍。

    此刻,他竟有些感謝失憶這件事,如果他沒失憶,很可能會和林語嫣現在一樣感覺崩潰。

    這個人格突變自稱自己是丹尼的少年,雖讓人不至于恐懼,但這種陌生感是真實存在的。

    “丹尼,答應我,不要傷害亞撒好嗎?”林語嫣蹲下了,勉強接受了這個出現在兒子身上的第二重人格。

    不管怎么說,站在她眼前的孩子就是她的親生兒子啊!

    她能夠接受了冷爵梟的失憶,為什么不能接受兒子出現了第二重人格呢?

    大不了,她也當亞撒失憶了。

    只能是這么寬慰自己了。

    丹尼眼底一片溫柔:“媽媽,你放心吧,你就把我當成你的第二個兒子吧,從某種意義上說,是亞撒希望我出現的,我不會傷害他。我也已經答應了亞撒,我會保護好你!”

    這時候,冷爵梟給予了適當的鼓勵:“我相信你能夠保護好你媽媽!你除了使用武器還會點什么?”

    雙重人格的出現,也會相應帶來一些特殊的技能,冷爵梟自然是聽說過一些新聞,說患上多重人格的病人,往往會有原來自己完全不同的習慣和行為方式。

    “我會殺人,這算是優點嗎?”丹尼這一本正經的話差點嚇的林語嫣魂都沒了。

    丹尼見林語嫣臉色發白,知道自己玩笑開過頭了,他輕咳一聲:“媽媽,我剛才開玩笑的,對不起,我不該這么說。”

    林語嫣尷尬地笑了笑,手已經去拉起這個患病的兒子,內心鈍痛不已。

    她滿心沮喪和擔憂,期盼自己乖巧可愛的兒子早點回來。

    一家三口手拉著手走向餐廳,三人的表情都有些怪異各有所思,冷爵梟倒是覺得現在的兒子挺酷,好像更像他……

    “你會開車嗎?”他突然問丹尼。

    “兒子才不到八歲,他哪里會開車!何況他也沒學過啊……”林語嫣忙解釋,覺得這失憶的老公也太不靠譜了,怎么連基本的常識都沒有了。

    然而丹尼卻很平淡地回道:“會開,什么公交車,卡車,摩托車都會,可惜我被困在了這具小身體里無法開,剎車踩起來不溜呢……”

    林語嫣:“……”

    冷爵梟頓時哈哈大笑起來:“不怕,你爸爸有錢,我給你定制超跑,專屬你這個年紀的,怎么樣,高興嗎?”

    丹尼冷漠地掃了他一眼:“高興,謝謝金主爸爸。你不就是想聽我喊你一聲爸嘛,幼稚。”

    “好好好,乖兒子!等著你老爹送你跑車,不錯不錯,有兒子的感覺還是可以的……”

    林語嫣翻白眼,她甩甩腦袋,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她真怕被這對父子倆弄瘋,一個失憶,一個雙重人格,也許她也該精神失常下,才配的上這個不正常的家庭。

    ……

    晚上十點半,林語嫣已經洗完澡躺下了,她拿著個相框看著曾經一家幸福的三口之家,冷爵梟的笑容美的令萬物失色,兒子的燦爛大笑讓她的整顆心都融化了……

    而林語嫣卻將淚水滴在了玻璃片上,陷入自己悲傷世界的她,連冷爵梟已經坐在她身邊了都不知道。

    直到他開口問道:“你打算每天以淚洗面?你老公沒死,你兒子也好好的活著,你到底在哭什么?”

    她猛地抬頭,淚眼劃過了她的臉頰,讓冷爵梟的內心像是刮過了一陣疾風,沒多久,心口上出現了一絲絲血口,不會痛的他受不了,但很壓抑和無措,有種說不出來的窒息感。

    他的手指伸向她的臉頰,擦掉了她的眼淚。

    冷爵梟眼底那一閃而過的心疼讓林語嫣流淚更兇猛了,頃刻間,他本能地抱住了她安慰道:“別哭了,你再哭下去,我整顆心都亂了……”

    “爵梟,你想起我了嗎?”她哽咽道。

    “沒有想起那些回憶……”他停頓了下,眼眶有點紅,說的有點迷茫:“但為什么我有心痛的感覺?”

    沒想到這話讓林語嫣驚喜地問道:“真的?你有心痛感嗎?有多痛?”

    她這莫名其妙的喜悅讓他有點反感:“你什么意思?知道我有心痛感你很高興嗎?你是不是有病?“

    “你傻啊,你心痛證明你不喜歡看見我哭,不喜歡看見我哭,證明你在乎我愛我啊!”林語嫣擦了擦眼淚,一副可憐兮兮受人欺負的呆萌表情。

    這讓冷爵梟感覺嗓子隱隱有點暗啞,身體也莫名熱了起來,他不知不覺被林語嫣那嬌艷的嘴唇所吸引,之前她洗過澡,渾身散發出一陣陣沐浴露的清香。

    鼻尖下全是她的誘人味道……

    還不等他去細細研究,來自本能的習慣拉過她的手臂一個俯身,將她死死壓住了,冷爵梟邪魅地勾唇一笑:“壓的你好順,我過去是不是經常這樣?”

    她的臉紅了,明明是冷爵梟,但又覺得他說的話像是個陌生男人,有種熟悉又陌生的刺激感。

    等她反應過來時,她腦中飄進佟瑤的臉,立刻就掙扎著要坐起來:“冷爵梟,你快起來!你好重!我要睡覺了……你去客房吧!”

    他輕易將她的手腕交疊壓在她的頭頂,若有所思地壞笑道:“這動作也相當的熟!我決定今晚就跟你彼此熟悉下,也許能治好我的失憶癥……”

    “不行!在你沒恢復記憶前我們必須分房……”

    睡字被冷爵梟吞噬在嘴唇里,他輕咬了她一口曖昧道:“夫妻倆分什么房,記憶雖缺失但不影響我辦事,屬于你的我還是有義務要還給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